自由投稿
星期三, 6月 1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分析:首尔面对美中陷入两难 中国逼迫韩国并不明智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韩国总统文在寅受邀参加七国峰会,并且参与签署了《开放社会声明》。韩国媒体报道说,文在寅签署的这项声明并不直接针对中国。东亚关系专家说,刚刚结束的七国峰会,并没有将首尔拉进华盛顿联合盟国对抗北京的阵营;北京事先的施压使首尔陷入两难困境。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大会堂会见到访的韩国总统文在寅。(2019年12月23日)

韩国总统文在寅受邀参加七国峰会,并且参与签署了《开放社会声明》。韩国媒体报道说,文在寅签署的这项声明并不直接针对中国。东亚关系专家说,刚刚结束的七国峰会,并没有将首尔拉进华盛顿联合盟国对抗北京的阵营;北京事先的施压使首尔陷入两难困境。

北京警告首尔勿在美中之间选边站

在七国集团峰会召开前夕,中国外交部长王毅6月9日与韩国外长郑义溶通电话,曾经警告首尔不要在美中对抗中偏袒任何一方。王毅表示,首尔和北京不应该允许中韩关系因华盛顿的“印太战略”偏离轨道。

亚太问题专家告诉美国之音,北京在七国集团峰会之前对首尔的警告,使得首尔陷入两难境地,而北京的做法其实是不明智的。

英国牛津大学(The University of Oxford)中国历史与政治学教授拉纳·米特(Rana Mitter)认为,首尔将会继续努力平衡美中双方的政策,既不会放松与美国安全的关系,同时也希望能够进入中国市场。

在米特看来,当前的拜登政府与前总统特朗普相比,似乎更愿意寻求与亚洲盟国建立公开的合作关系。这使得北京深感担忧,因此北京必须确保其它亚洲国家牢记,它们与中国有着牢固的经济联系。而且中国此前也曾经利用经济压力手段,而去获得地缘政治利益。

米特同时指出,北京热衷于利用贸易激励措施来吸引韩国和其它合作伙伴的手段可能不会向以前那样奏效。“过去一年来,中国的贸易抵制政策,使得澳大利亚受到负面待遇;这会使得亚太国家对是否过度的接触北京持谨慎态度,”米特说。

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政治军事分析中心主任理查德·魏茨(Richard Weitz)也认为,当前文在寅执政下的韩国政府,仍将会努力保持和维护中美两国之间的平衡。

魏茨说:“虽然首尔不会接受公开的反北京路线,但是将会坚决回应中国向其施加压力,就像当时中国要求韩国不要在其领土上部署美国‘萨德’(THAAD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一样。”

华盛顿智库“史汀生中心”(The Stimson Center)东亚研究项目主任、高级研究员辰己由纪(Yuki Tatsumi)对美国之音表示,由于文在寅总统目前在韩国国内很不受欢迎,因此首尔需要强调其与美国结盟的实力。 但这与中国对韩国的要求不相容,因为北京要求首尔与华盛顿保持距离。

“坦率地说,首尔陷入了两难的困境。不确定文在寅政府能否平衡好这一点。 我对此持悲观态度,” 辰己由纪通过电邮告诉美国之音。

七国峰会是否动摇首尔立场

韩国英文日报《韩国先驱报》(The Korea Herald)日前一则报道说,韩国总统文在寅被“七国集团”邀请参加本次峰会,“标志着韩国地位的提升”。

报道援引青瓦台的话说,韩国被邀请参加七国集团峰会表明,韩国已经跻身于发达国家的行列,能够与全球领导人并肩站在一起。

今年的七国集团峰会由英国主办,除了韩国之外还邀请了来自澳大利亚、印度和南非的四位领导人。

《韩国先驱报》的报道说,今年的特邀国家要比2009年邀请20个国家要少很多;而韩国则是连续第二年应邀参加七国集团全球领导人峰会。

韩国总统文在寅5月21日与美国总统拜登举行峰会后,北京便对峰会后美韩两国总统发表的联合声明表示关切;因为北京一直担心美国试图吸收韩国进入“四国对话”(QUAD)机制,或者首尔与华盛顿走得越来越近。

此次文在寅再度被邀参加这次七国集团峰会,并且积极参与了某些共同声明。这场刚刚结束的峰会是否会撼动首尔的立场?

韩国《中央日报》(The Korea JoongAng Daily)报道说,虽然《七国集团峰会公报》直接谴责中国在新疆地区侵犯人权,呼吁香港保持自治,并且要求彻底调查新冠病毒的起源,但是文在寅参与签署的《开放社会声明》(The Open Societies Statement)并没有直接提及中国。韩国政府的相关人士也对媒体表示,这“完全没有针对特定国家”,否认这项声明针对中国。

哈德逊研究所的魏茨博士认为,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刚刚结束的七国集团峰会,将有助于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使得首尔在对抗北京方面更靠近“四国”机制(QUAD)或者更加亲近华盛顿。“只有保守的反对党领袖在首尔重新掌权,才有可能发生这种变化,”魏茨说。

史汀生中心的东亚问题专家辰己由纪则认为,除非拜登政府软化对中国的姿态,否则首尔没有太多的选择。而中国逼迫韩国做决定,这是一种不明智的策略。

“在是选择双边联盟,还是选择与曾不吝使用欺侮手段的国家保持不确定的关系之间,首尔必须‘亮明旗帜’,成为维护现有自由国际秩序国家中的一分子,”她说。

中俄欲联合主导朝鲜问题

除了争取首尔积极参与抗衡北京的战略之外,华盛顿对该地区的主要关注焦点还有朝鲜半岛局势,以及朝鲜核武器问题。拜登总统试图重振同盟关系和多边主义,以对抗中国在印太地区日益增强的自信,以及来自朝鲜的安全威胁。

观察人士注意到,鉴于拜登总统朝鲜的态度存在不确定性,北京和莫斯科最近频繁沟通,有兴趣在困扰朝鲜半岛的问题上进行合作。

中国外交部官网6月15日的新闻公报说:中国朝鲜半岛事务特别代表刘晓明,会见了俄罗斯驻华大使杰尼索夫,同意保持密切沟通,加强协调合作,共同推动半岛问题政治解决进程。

而在6月8日,中国外交部网站曾发布消息说,中国朝鲜半岛事务特别代表刘晓明与俄罗斯副外长莫尔古洛夫前一天“就朝鲜半岛局势交换意见”。

史汀生中心的辰己由纪对美国之音说,相信北京与莫斯科就朝鲜半岛问题的频频互动“会让首尔感到紧张,但我认为首尔对此无能为力”。

不过,牛津大学教授米特则认为,首尔方面总体上还是希望,更密切的中俄关系,可能会有助于对朝鲜造成更大的压力。“然而,这不是可以由任何一方,或者以任何方式提供保证的战略结果,”米特说。

哈德逊研究所政治与军事分析师魏茨表示,华盛顿和首尔都一直非常密切关注中俄的和平计划,美韩领导人先是与朝鲜领导人举行直接会晤,然后又为回应朝鲜停止核试验和远程导弹试验,而减少了美韩联合军事演习。

“但是这一战略未能取得任何更进一步得进展,因此拜登政府可能会采取不同的做法,”魏茨说。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