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6月 1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渔船赶尽杀绝,造成韩国渔业资源枯竭,渔民生计艰难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每年4到6月,中国与韩国之间的海域——中国称黄海、韩国称西海,都会迎来梭子蟹的春汛。对于韩国而言,与肥美的梭子蟹同时到来的还有成群结队、不分昼夜非法捕捞的中国渔船。中国渔船的非法捕捞问题困扰韩国已久,2001年《中韩渔业协定》生效后非但未能得到解决,还呈现日趋严重的趋势,已成为导致韩国西海渔业资源枯竭、海洋环境恶化的主要原因之一。

韩国国防部通过美联社提供的照片显示,中国渔船2016年6月10日出现再韩国江华岛附近水域,非法捕捞梭子蟹。韩国军舰随即开始驱逐这些渔船。

每年4到6月,中国与韩国之间的海域——中国称黄海、韩国称西海,都会迎来梭子蟹的春汛。对于韩国而言,与肥美的梭子蟹同时到来的还有成群结队、不分昼夜非法捕捞的中国渔船。中国渔船的非法捕捞问题困扰韩国已久,2001年《中韩渔业协定》生效后非但未能得到解决,还呈现日趋严重的趋势,已成为导致韩国西海渔业资源枯竭、海洋环境恶化的主要原因之一。

西海复杂的分界问题还使非法捕鱼成为一个与韩国海洋主权密切关联的问题。目前韩国与中国尚未就专属经济区的划定达成协议,两国间存在临时措施水域,而能否对该水域的非法捕捞进行有效管理将直接影响今后的谈判。实际上,近年来中国海军在中国单方面指定的两国海上分界线附近的活动逐渐频繁、范围不断扩大,去年底还越过该线,侵犯韩国北方界线(NLL)水域。韩国外交、军事领域的专家告诉美国之音,随着美中竞争的日渐激烈,中国将韩国西海内海化的试图正越来越露骨。

韩国西海的非法捕捞之殇:资源枯竭 环境恶化

“中国非法捕鱼已经有三四十年的时间了,刚开始是一两艘小型渔船,现在每天都有几百艘”,今年58岁的仁川延坪岛渔民朴太元告诉美国之音。延坪岛是韩国西海五岛之一。这些岛屿极为接近北方界线,相比韩国,与朝鲜的距离更近。附近水域盛产梭子蟹,在为当地渔民提供经济来源的同时,也成为了中国渔船从事非法捕捞的主要地区。据韩国中部地方海洋警察厅的数据,今年4月平均每天有183艘中国渔船出现在北方界线一带,是去年同期的3倍多。

“据我所知,这些中国渔船大多是无证非法的渔船,付不起北韩(朝鲜)的捕捞费用,就把这里当作据点了”,朴太元说。朴太元所指的是朝鲜与中国的捕捞权交易。今年3月底联合国安理会对朝制裁委员会发布的专家小组报告书指出,朝鲜违反安理会决议,在网络上非法向中国渔民出售捕捞权以赚取外汇。不过中国称报告中的信息缺乏准确性且无具体证据,拒绝做进一步调查。

更令朴太元感到愤怒和担忧的是这些中国渔船的捕捞方式。他告诉美国之音,鱼群主要顺着3条水路洄游至延坪岛附近水域,而中国渔船在韩国捕捞季开始前就在最主要的一条水路不断进行作业。“本来应该顺着那条水路到这里的鱼群全部被抓,我们这边就没有鱼过来了”。韩国西海梭子蟹的渔获量逐年下降,今年的日均渔获量更是只有往年的一半。“这种情况真的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已经切身地感到渔业资源在枯竭”。

这种鱼荒还有可能成为长期现象。“中国渔船在捕捞时只使用底拖网”,朴太元介绍,这种网“搅动海床,船拖着一边往前一边把所有鱼类都兜进去。不只是各种贝类,而是把海床里的、水里的鱼类一口气都捕上来带走”。由于底拖网对海洋生态环境破坏巨大,在韩国受到十分严格的管制,但“中国用这种方式捕捞已经很久了,我们很担心海里的生态系统是否还完整”。

相较中国渔船的粗放,延坪岛渔民则受到种种限制,规则的不对称催生了恶性循环。“我们只能在日出前30分钟到日落后30分钟间捕鱼,但中国渔船完全不受限制,有些渔船为了能在南北之间越境,只在夜间捕捞”。韩国政府还对当地渔民的渔船等设备制定了严格的标准,“渔民们为此投入了很多钱,但捕捞情况却不好,不得已只能尽可能使用非法的方式捕捞”,说到这里,朴太元压低了嗓音,略显尴尬。

美国之音就中国渔船非法捕捞问题联系了韩国海洋水产部西海渔业管理团,不过对方拒绝接受采访。

中国海军西海活动增多 内海化意图露骨

西海复杂的环境还使非法捕捞问题具备了超出渔业范畴的复杂性。韩国军事问题研究院研究委员尹锡俊告诉美国之音,中国渔船在北方界线的捕捞活动加剧了韩朝海军之间的矛盾,“过去十年间,中国非法捕捞导致韩朝发生了2次小规模海战”。

更重要的是对专属经济区谈判的影响。尹锡俊指出,在这个问题上,“中国无视国际法,持续主张拥有历史上形成的既得权。即历史上中国在西海的活动多,拥有优先权”。因此为了积累谈判筹码,韩国必须显示出对中国渔船非法捕捞问题的有效管理。

韩中两国在专属经济区的划定原则上存在巨大分歧,韩国坚持以中间为分界,中国却主张应考虑领土和人口等因素,致使谈判进展缓慢。据韩国媒体报道,2013年,中国单方面设定东经124度为两国的海上分界线,要求韩国海军不得越过该线。从地图上来看,这一分界线十分接近中国主张的专属经济区界线,不过即便如此,中国仍不满足。

“近期中国在该地区的军事活动明显增多”,韩国最大在野党国民力量党(People Power Party)所属国会议员、国会国防委员会委员申源湜告诉美国之音。申源湜从韩国联合参谋本部和海军处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去年中国在西海韩国管辖水域进行了约20次航母演习和约10次反潜演习,中国海军警备舰和海上巡逻机几乎每天都出现在东经123-124度之间的海域和上空。“中国是在通过实际行动试图扩大自身在西海的管辖区”,申源湜认为。

韩国高丽大学一民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外交部前次官(副部长)金圣翰向美国之音进一步指出,“中国是在弱化临时措施水域,以便在今后海上分界线划定谈判中占据有利地位并扩大中国海军的活动区域”,“我认为中国是在采取灰色地带战略(gray zone strategy),也就是既非战争、也非和平,而是通过持续扩大在西海的航行活动,最终使西海成为中国实质上的内海”。

美中海洋竞争加剧 中国意欲阻碍美国与盟友合作

中国试图将西海内海化的目的为何呢?申源湜认为,这其中固然有渔业等经济利益,但更多的是出于对军事安全的考虑。“中国海军战力的约70%都部署在上海、山东半岛、辽东半岛等西海附近地区,如果在这里的行动安全得不到保障、不得不迁移至上海以南,那么马上就会暴露在美国的势力范围之中”。

在美中海洋竞争加剧的背景下,西海内海化还可以达到阻碍美国与韩国等盟友在当地进行军演的目的。尹锡俊表示,“美中海洋竞争呈现出从南中国海、台湾和东中国海逐渐移动至西海的趋势,(中国)北海舰队司令部有提前应对今后韩美开展海军联合军演的意图”,“美国有可能将韩美日海军合作的水平提高到牵制中国的层面上,预计北海舰队将应对韩美日海军在西海和南中国海的合作”。

金圣翰认为,西海内海化还与南中国海问题存在关联。若西海成为中国内海,就能够达到阻止韩国军舰进入南中国海的目的。“即便是为了阻止韩国出于对美韩同盟的考虑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协助美国,中国也会继续扩大在西海上的非法航行活动”。

而专家在如何应对中国的这类活动上意见不一。金圣翰和申源湜认为,美韩两国有必要在西海展开联合军演。金圣翰认为,“虽然韩国没有必要因海洋问题而使韩中关系迅速恶化,但是必须阻止中国单方面的主张因韩美两国的消极态度而合理化”。

申源湜更是担忧地指出,“如果一直对这个问题置之不理,(西海)就会变得像南中国海一样。就算不是立刻发生,也会一步步导致韩国的航海自由受到影响。中国图谋扩大在西海的管辖权不仅会影响韩国,还会对所有自由国家造成威胁”。

尹锡俊则认为,虽然中国在西海的军事活动不断加剧,但是“考虑到驻韩美军在平泽、乌山等临近西海的地区拥有基地,中国海军不会做出不必要的行为刺激韩国,给予韩美加强海军合作、提高韩国海军战力的名分”。“不过万一在美国海军的主导下,韩美日海军的合作范围从南中国海扩大至西海,那么中国海军必然会进行应对作战”。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