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1月 5,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希望商界峰会能令其重拾金融中心地位

滚动 中国大陆 港澳台 财经科技

来自100多家金融机构的国际和区域商界领袖周四(11月3日)在香港结束了为期三天的峰会。这次峰会被普遍认为这是香港在最近取消部分全球最严苛的COVID-19限制后,恢复商业繁荣的信号。

2022年11月2日,在香港出席国际金融领袖投资峰会的金融家合影。(美联社照片)

来自100多家金融机构的国际和区域商界领袖周四(11月3日)在香港结束了为期三天的峰会。这次峰会被普遍认为这是香港在最近取消部分全球最严苛的COVID-19限制后,恢复商业繁荣的信号。

这场峰会是由香港事实上的中央银行香港金融管理局(Hong Kong Monetary Authority)主办,将200多位金融界巨头聚集在一起,是香港近三年来举办的规模最大的一次活动。

香港一直被评为仅次于纽约和伦敦的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但是,如今香港受到了社会动荡、自我强加的 COVID-19隔离措施,以及因镇压异议而造成的声誉损害的冲击,希望重拾往日的辉煌。

“我们过去是,现在是,未来将继续是世界领先的金融中心之一,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香港行政长官李家超(John Lee)本周在全球金融领袖投资峰会上说。

争议性

一些美国议员,包括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资深成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以及布莱恩·卢特克迈耶(Blaine Luetkemeyer)和兰斯·古登(Lance Gooden)等人,曾要求全球主要银行的高管重新考虑参加会议的决定,称他们的出席将使中国对香港的镇压合法化。

有四位高管没有出席这次峰会。美国资本集团(Capital Group Co.)的首席执行官蒂姆希·阿尔莫尔(Timothy Armour)以健康原因没有附会。黑石集团(Blackstone Inc.)总裁乔纳森·格雷(Jonathan Gray)和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首席执行官简·弗雷泽(Jane Fraser)的 COVID检测呈阳性,而巴克莱公司(Barclays Plc.)首席执行官文卡塔克里希南(C.S. Venkatakrishnan)以日程安排冲突为由取消了赴会。

其他大多数与会者,包括高盛(Goldman Sachs)、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瑞银集团(UBS Group)的董事长都参加了峰会,而其中一些人还表示对香港有信心。

中国于2020年通过了《国家安全法》,以应对2019年香港爆发的旨在“反送中”的广泛、经常是破坏性的、有时甚至是暴力的抗议活动。所谓“送中”是香港一项旨在将经济罪犯引渡到中国大陆的条例。自港版《国家安全法》通过以来,支持抗议者的媒体机构有的被关闭,有的自行关闭;一些媒体的工作人员以及抗议者和其他人士因分裂国家、颠覆、恐怖主义或与外国势力勾结的指控而被捕。

逮捕行动引起了人们对北京控制香港的担忧,但李家超的特区政府坚称,自1997年回归中国统治以来,这个前英国殖民地的管理仍然恪守了“一国两制”的模式。

李家超在演讲中说,“最糟糕的事情已经成为过去”。他说,香港已经恢复稳定,并且称赞这座城市的独特性:毗邻中国大陆并与中国大陆的无缝连接“为香港提供了其他经济体无法比拟的优势”。

李家超还指出,旨在提高香港竞争力的政府政策,包括利用财政储备引导经济发展的计划,通过共同投资38亿美元的基金展开招商引资,以及吸引人才的计划,包括向世界排名前100名大学的毕业生发放签证等。

重拾辉煌在路上?

专家表示,香港必须做出得更多,否则就有被新加坡比得黯然失色的风险。

他们说,首先政府应该放弃所有COVID-19防疫限制,包括目前的“0+3” 政策。所谓“0+3”政策是指不再要求酒店隔离,但仍希望游客在抵达后的前三天避开餐厅等公共场所。但如果他们的检测呈阳性,则必须隔离七天。

“当我与新加坡、英国、美国等主要金融市场交谈时,他们已经放弃了所有这些规定。香港则是一个异类,” 香港投资基金公会(Hong Kong Investment Funds Association)首席执行官黄王慈明(Sally Wong)说。

“虽然我们声称自己是一个超级连接器,连接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但我们可能辜负了这个声誉,”她说。

她的协会在7月份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35%的做出回应的成员基金管理公司,已将其部分或全部区域或全球职位从香港转移到其它办事处,部分原因就是COVID-19防控政策。

分析人士表示,中国还需要允许香港居民无需隔离的情况下自由进入大陆。

“香港不能再从中国独立出来;这是不可能的。它的业务来自中国,”上海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Andy Xie)说。“真正的开始是当中国取消‘清零政策’之后,我们才可以谈论其它事情。”

黄王慈明说,虽然有许多跨境设置旨在使中国大陆投资者能够通过香港投资海外市场,反之亦然,但必须放宽一些严苛要求,才能使这些服务成为现实。

“目前,内地的主要投资是股票市场和房地产市场;投资的选择非常有限,而且主要是以国内为导向。随着中产阶级的增长,人们越来越需要进行多元化的投资组合,” 黄王慈明说。“香港绝对是挖掘这一潜力的关键门户。”

尽管约有1.5%的香港人口外流,但98.5%的人留在香港,中国大陆人和其它地方的年轻专业人士继续不断移居香港。

香港发型师杜芳(Fang Du,音译)在观看有关峰会的电视新闻报道时表示,举办这样的会议是个好主意,但对香港来说,最糟糕的情况可能还没有结束。该地区今年连续三个季度出现负增长,第三季度经济萎缩4.5%。像许多居民一样,她希望香港的情况能尽快得到改善。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国家做得更好。…我对香港的未来充满信心,”杜芳说。

与商业同时恢复的还有娱乐业。一年一度的国际橄榄球锦标赛“香港国际七人榄球赛”(The Hong Kong Sevens)已经于本周五开幕,这是自COVID-19疫情爆发以来的首次。

在鼓励财务主管欣赏国际七人榄球赛的同时,李家超在向他们力推自己最后的讯息。

“机会和时机,就在这里,就在香港,”李家超说。“这正是你们一直在等待的时刻。去抓住它。奋力向前,不要落后。”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