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6月 1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大四学生退学后三次高考 只为追梦 拒绝躺平

滚动 社会万象

云南的27岁考生朱祺近日备受媒体关注。由于不喜欢所学专业,朱祺大四选择退学重新参加高考,在两次落榜后,今年的他有望被上海电影学院录取。

大四学生退学后三次高考 只为追梦 拒绝躺平

云南的27岁考生朱祺近日备受媒体关注。由于不喜欢所学专业,朱祺大四选择退学重新参加高考,在两次落榜后,今年的他有望被上海电影学院录取。近些年退学重考的事件屡见不鲜,在“躺平族”泛滥的社会中,这些重启人生的人似乎成为另类。有学者认为,退学重考、拒绝“躺平”是用另一种方式反抗现有的、固化的社会机制。

今年的高考落下帷幕,云南的27岁考生朱祺冲上微博热搜。近日据多家中国媒体报道,2014年,朱祺被福州大学电子信息工程专业录取,但热爱文艺的他多次产生退学复读的念头。大四那年,朱祺决定退学并重新参加高考艺考。在经历了两次落榜之后,今年,朱祺报考了上海电影学院,并取得专业成绩全国第一的好名次。

朱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大四退学是他在浪漫和现实中找到的一个平衡。由于家境有限,父母并不支持他退学重考,但大学四年来朱祺积极参加社团活动,大三开始担任婚礼主持,情况好时一个月收入能有一两万元。朱祺说:“这意味着其实我还是有退路的。”

朱祺本人在微博上说:“成不了陈漫,一样可以拍婚礼。成不了韦斯·安德森,一样可以做电影。”他重新选择人生轨迹的勇敢举动引来大量网友赞叹和佩服。

从大学退学数年后再次参加高考并有望被录取的云南学生朱祺(视频截图)

现年31岁的于先生对朱祺的遭遇感同身受。由于不喜欢父母为其报考的专业,2011年,于先生选择从东南大学退学再次参加高考,并顺利进入四川大学摄影系学习。出国深造后,于先生回到中国从事艺术摄影。

“重启人生是一件心理压力非常大的事,尤其在父母、亲人不支持,社会不理解的情况下,我非常能理解朱祺面对的困难,”于先生说。“他经历的我也经历过,但及时止损,冲破舒适圈,一定会比学不喜欢的专业、做不喜欢的工作,不得不‘躺平’在格子间里浪费生命好得多。”

在“躺平主义”盛行的今日,朱祺选择复读重来的决定也引来社会的不解。有网友说不理解朱祺,认为他太多任性,迟早要吃苦头。

苏州前中学教师潘露告诉本台,朱祺拒绝“躺平”、重启人生的道路本可以有很多的选择,但他只能退学重考是受限于社会阶层的固化和行业的排他性。

“中国的官僚体制和专制制度导致了社会缺乏公平竞争的机制,而使年轻人放弃上进。朱祺已经通过高考进入大学,他现在(重新选择人生道路)还是通过高考,他这种选择不无道理。在这种机制里他看不到未来的希望,只能回去搏一搏,”潘露说:“整个社会跨行业之间合理的流动性,这取决于当下的社会制度,它是以垄断型行业为主的社会制度,不是自由市场竞争的制度。这归根结底还是经济体制受限于政治体制。”

近些年,一样名校大学生退学复读的事件屡见不鲜,其中以大二、大三学生居多。综合多家中国媒体报道,湖南高考理科状元杜青云2016年被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录取,2020年退学复读,原因不明。湖北襄阳理科第二名王宇航2018年被清华大学录取,但发现所学专业不适合自己,2020年选择退学复读。

纽约城市大学教授夏明认为,中国所谓的“官本位”社会体制给当代年轻人深深的挫折感,而教育体系中分科过于细化限制了大学生奋斗、或者换个方向奋斗的能力:“中国体制下,岗位招人有很多计划经济和国家干预,强调一定要专业对口。由于这种行业的自我封闭、计划经济的残留和中国‘官本位’人事结构,大家都不愿意灵活变通,除非你有关系有后台。这些年轻人之所以没有奋斗的方向感和动力,就是要打破现在的生活方式,我觉得是因为他们的创造力没有被社会欣赏。”

名校大学生有底气选择重来,而大部分年轻人则是被动“躺平”接受现实。一篇论文《我国高校学生退学现象探析》显示,根据中国教育部数据统计发现,2004年至2009年全国本专科学生共退学36万余名,占在校学生0.38%;全国高校退学率维持在0.3%至0.4%之间,但人数逐年攀升。

记者:一冰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