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6月 1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台山核电站危机惹忧虑 专家吁港澳居民无须恐慌

滚动 生活健康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6月14日披露,号称世界上单机容量最大的中国台山核电站,参与其营运的法国公司法马通(Framatome)去信美国能源部寻求协助,指中国当局为了不想关闭核电站,涉嫌提高核电站外辐射检测的可接受限度,并警告核电站面临“迫在眉睫的放射性威胁”。

2013 年 12 月 8 日,广东省台山市外正在建设中法合作项目台山核电站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周一﹝14日﹞披露,号称世界上单机容量最大的中国台山核电站,参与其营运的法国公司法马通(Framatome)去信美国能源部寻求协助,指中国当局为了不想关闭核电站,涉嫌提高核电站外辐射检测的可接受限度,并警告核电站面临“迫在眉睫的放射性威胁”。消息一出,引起港澳民众的忧虑。事件对港澳的实际威胁有多大?

美国有线新闻网络﹝CNN﹞周一﹝14日﹞引述不具名官员和政府文件,表示在台山核电站有股份,并参与营运的法国公司法马通(Framatome)去信美国能源部求助,指中国当局为了不想关闭台山核电站,涉嫌提高该核电站外辐射检测的可接受限度,警告该核电站面临“迫在眉睫的放射性威胁”。

法马通母公司法国电力集团(Électricité de France, EDF)也证实,台山核电站稀有气体﹝又名惰性气体﹞浓度增加,目前怀疑是燃料棒出问题。

法企罕有向美方求助 美中均称未达“危机水平”

而CNN的报导引述其中一位消息人士,表示尽管法马通的信件“令人震惊”,但拜登政府认为台山核电站还没有达到“危机水平”,认为目前情况并没有对台山核电站的工人或中国民众,构成严重安全威胁。中国广核集团也表示,旗下台山核电站及周边环境指标正常。

2013 年 10 月 17 日,中广核 (CGN) 运营的台山核电站展示在俯瞰施工现场的观景台上。 (路透社)

台山核电站位于广东省西面,距离澳门约70公里,距离香港约135公里。消息一出,引起港澳民众的忧虑。

港澳官方表示数据一切正常 却难释民众疑虑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周二﹝15日﹞回应记者提问,表示特区政府高度重视,目前香港的相关数据一切正常及符合标准。

林郑月娥说:“正如你提出,我们也会主动联络广东省有关部门,今天会联络。我们也有恒常机制,粤港两地就核标准问题探讨。当然有任何新发展,特区政府也会向大众公布。”

林郑月娥又表示,香港当局有持续监察的制度,由不同部门处理,包括天文台、水务署等。

澳门警察总局周二﹝15日﹞清晨回应,截至凌晨4时,根据澳门地球物理暨气象局公布的过去24小时资料,澳门伽傌射线测量均属正常情况,并已向广东省核应急委员会办公室了解有关情况,并引述回应,指台山核电站及周边环境指标正常。

不过港澳官方的回应,未能完全释除民众疑虑,不少网民留言,表示中国当局“调高﹝可接受﹞标准就没事啦!”、“还有什么办法可以避?”。

台学者吁港澳居民无须恐慌

台湾国立清华大学原子科学院院长李敏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核电站惰性气体泄漏,代表燃料棒护套可能有缺陷。如果外泄气体超过一定指标,系统就会停止运作。不过他强调,任何一个核电站都可能出现类似情况,有标准程序处理,不代表会有即时危险,呼吁民众无须恐慌。

2013年10月17日,尚在建设中的广东台山核电站。(美联社)

李敏说:“我觉得完全不用恐慌,真的不用恐慌,因为惰性气体泄漏的量再怎么样都很少。绝对没有必要说好像有一个灾难要来了,真的没有到那么严重的地步。其实70公里相对而言是很远的一个距离,所释放出来的幅射量,对澳门居民的影响一定在背景值的范围之内,对香港就更远了。”

短期安全风险低 但更大危机还在背后

关注核电厂发展的香港公共专业联盟政策召集人、工程师黎广德也对本台表示,以目前情况来看,距离“危机”仍有一段距离,因目前外泄的惰性气体,仍局限于封闭的“第一循环系统”内,理论上不会外泄于大气中;不过若不妥善处理,累积的气体或引至更大的技术问题。

黎广德认为,更值得关注的,是这次情况反映出的两个长远问题,包括中方的独立监管机制及擅自更改安全标准问题。

他表示,目前中方出面回应的,只有中广核集团,而非国家核安全监管部门。而中广核作为营运商,若要更换燃料棒,将构成重大商业损失,或可能因而心存侥幸,延迟处理问题,增加公众安全风险,由此曝露出政府机构的监管问题。

其次是台山核电厂所采用的EPR技术源于法国,原本于法国及芬兰首先应用,但因未达安全标准而未能投产,反而台山核电站就在2018 年采用此技术投产,成为全球首个以此技术运行的核电站。

2013 年 10 月 17 日,广东省台山市,工人们(图下)站在核反应堆前,台山核电站是中法能源领域的一个重要合作项目。(路透社)

工程师:中方强加更低的安全标准在法国技术上

黎广德表示,针对该技术的安全标准仍未出炉,中方就已抢先投产,因而构成安全风险,延续至今已经“白热化”。

黎广德:“法国给你一个技术,你却不跟从其安全标准,自己另订一套安全标准,或更低的安全标准去运作,令法国也不安乐、不放心,要采取行动。这就是矛盾,就是中方强加自己一套更低的安全标准,在一个法国提供的技术上。若情况持续,我们不知道下次﹝事故﹞是何时。”

黎广德认为,正因如此,令法方不得不向美国寻求协助。

解决问题或须美方批准使用技术

李敏就形容,法方是次向美国求助“有点奇怪”。他估计可能是因为特朗普年代禁止了和中国核能发电技术上的交流,然而要找出有缺陷的燃料棒,或需美国同意批准使用相关技术,使法方不得不向美方披露事件。

2019年8月,美国商务部将四家中广核关联企业列入“实体清单”,指有关企业涉嫌意图取得美方先进核技术,并应用于中国军事用途之上,意味着任何来自美国核电行业的技术,都不能转移给中广核,除非取得专门豁免。

不过李敏强调,目前外界可以掌握的讯息有限,只能凭现有资料猜测。

环保团体绿色和平表示,现阶段资讯不足以判断事件性质及其实质影响,但对放射性物质水平上升表示担忧,呼吁各方面以保障公众安全为本,提高透明度,尽快公开相关信息。

记者:吕熙    责编 : 胡力汉 嘉远   网编: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