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6月 1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时事大家谈: 北京两度出面灭火,民族主义殃及自身?

滚动 中国大陆

中国外交当局近日两次出面辟谣或澄清,试图平息民间愈燃愈旺的民族主义烈火。一是参与中日文化交流项目的中国作家和学者惨遭网络暴力,被痛骂为”精日汉奸“,就连为之缓颊的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都被痛骂为”欺世盗名“的”双面人“,最后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出面降温,称国与国之间开展人员互访交流,是国际关系中的“普遍存在”。

中国外交当局近日两次出面辟谣或澄清,试图平息民间愈燃愈旺的民族主义烈火。一是参与中日文化交流项目的中国作家和学者惨遭网络暴力,被痛骂为“精日汉奸”,就连为之缓颊的《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都被痛骂为“欺世盗名”的“双面人”,最后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出面降温,称国与国之间开展人员互访交流,是国际关系中的“普遍存在”。

二是中国网上盛传意大利总理“首次承认意大利新冠病流行早于中国半年”,引起意大利的抗议,迫使中国驻意使馆出面辟谣,呼吁中国网民不要听信谣言。

中共种瓜得瓜,民族主义苦果难以下咽?习近平要求外宣改变形象,是否为时已晚?政治学博士、独立学者吴强表示,这一次中国网民发起的“挖坟”行动已经陷入退市,显示事情可能“正在起变化”。

他说:“中国网民的行动很像猎巫,又是一种挖坟式的方式把相关的人在微博或者写的作品纷纷挖掘出来。比如对蒋方舟同学,有些小粉红就把他过去几年所有的言论都挖出来。这一波最新的扒粪在我看起来反而是陷入到一种颓势当中,似乎是整个小粉红挖坟或扒粪运动的尾声。我有感觉已经是缺乏力量了。这才是中国外交部最近会有一些跟往常战狼式的态度不同的一些变化。换句话说,事情正在起变化。”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也认为,这次中国外交部对这两起事件的处理都表现出了一定克制,而没有继续发表战狼言论。

他说:“我觉得最近这次所谓来自民间的民族主义小的浪潮,本来就是中共当局战狼外交的一个衍生物、派生物或伴生物,随之而来的。当中共现在也在纠正所谓战狼外交的时候,当然和它连在一起的所谓民间的民族主义自然也是属于被纠正之列。在这个意义上讲,前阶段包括王小石的造谣,对中共外交起到了反的作用,这点应该是毫无疑问的。”

但胡平认为,中国的民族主义混合了流氓性、犬儒性、虚假性,起到了维护中共专制统治的作用。

他说:“但是总得说来,我并不觉得今天中国的民族主义会反噬,或者会殃及中共的政权。因为首先现在中国兴起的民族主义,当然是我们能看到的民族主义,民族主义有多种表现形式。我们现在看到的民族主义首先是受到中共舆论控制的一个产物。因此以不同形式表达出来的民族主义,我们是看不见的。我们看见的民族主义大多是附和中共当局的,更多地表现为反美国、反西方。因此客观上是起到一个维护中共专制统治这么一个作用。再有我就赞成刘晓波。刘晓波写过一本书——《单刃毒剑——中国(当代)民族主义批判》。平常人们都说,民族主义是双刃剑,可刘晓波认为当今中国的民族主义是单刃剑。只有一个刃,没有反过来去对政府本身造成威胁这个问题。因为今天的中国民族主义有流氓性、犬儒性、虚假性。就像流传很广那句话: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言行高度不一。换言之,现在台面上很活跃的这些所谓民族主义者,其实他们都很清楚,在什么问题上表现民族主义,什么问题上不要表现民族主义。什么问题上可以做的很过火,什么问题上要比较低调。这些都是精打细算的。”

这两个事件的另一个看点是,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出面降温之前,《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也试图为网络暴力降温,却同样遭到网络暴力,经常痛骂别人是汉奸败类的胡锡进也成了欺世盗名的两面人,里通外国的汉奸。

独立学者吴强表示,胡锡进遭网暴充分说明中国“战狼”民族主义发展失控遭反噬。

他说:“胡锡进是1990年代中期开始在《环球时报》推销民族主义,是一种商业化的民族主义。到后来中国可以说‘不’一直到现在,他终于看到他被更新的、更激进的、更狂热的民族主义浪潮反噬了。这就是我开始所讲的,发现事情在起变化,战狼民族主义已经到了反噬自己的程度了。他是反噬自己民族主义的始作俑者,某种意义上讲,或者至少是始作俑者的代表。我最近在谈北京西四坏外的民族主义,现在已经开始受到更年轻、更激进、更狂热的小粉红式民族主义的抨击。这是一个征兆,实际上也是中国官方的民族主义政策或总体政策开始感受到威胁的一个很重要的征兆。我相信一旦最高层感受到这种威胁,它开始驾驭不住自己放的这把火之后,也许就会重复历史上不断发生的手法。比如1900年义和拳之后,1905年慈禧太后就开始了宪政改革。只有5年,到了1905年很重要,因为?战爆发,整个形式变化了,但其实救不了大清的命运。类似的事情,比如说1966年文革爆发,到了1969年毛就开始搞上山下乡,把红卫兵疏散到农村中去。今天我们也看到,最近浙江江苏一些三本独立学院开始降低为专科,开始重新打造工人阶级。并且中国的中考要改革,实行五五分流。似乎北京要有意地来重新充实工人阶级。实际上这是未来小粉红的命运,他们至少有一半要回到或者说要变为工人阶级,而不是在键盘上搞民族主义的粉红们。所以这种反噬对年轻小粉红来讲,其实一方面它的狂热持续不了多久;第二,当局已经意识到威胁了,胡锡进就是一个征兆。”

(美国之音记者尹暄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期时事大家谈完整版:北京两度出面灭火,民族主义殃及自身?

时事大家谈每星期一到四,星期六北京时间晚上九点播出,敬请收看。

========================================== 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