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6月 1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特鲁多在G7上强调:民主国家必须共同应对中国挑战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7国集团首脑会议之后强调,民主国家必须一致应对中国的挑战。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 (2021年6月14日)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7国集团首脑会议之后强调,民主国家必须一致应对中国的挑战。

特鲁多周日(6月13日)在英国卡比斯湾举行的七国峰会(G7)闭幕之后举行了记者会。他特别强调,峰会领导人“达成了很清晰的共识,在经济发展、维护国际秩序、捍卫人权、民主的价值观上,必须协调一致,共同应对中国的挑战”。

渥太华大学国家法教授门德斯。(本人提供)

渥太华大学国际法教授、作家艾若·门德斯(Prof. Errol Mendes)对美国之音表示,加拿大和西方国家清晰地意识到,来自中国的挑战非常巨大,靠某一个国家,包括美国在内,都无法独自解决,必须团结合作。

共识:民主国家团结应对中、俄挑战

毋庸置疑,过去三十年,中国因参与国际经济贸易活动而获得经济上的成功。但加拿大意识到,中国近年多次以经济为手段,以经济制裁等措施达到其胁迫外交的目的。

比如,澳大利亚因为呼吁调查新冠病毒来源而遭到中国一系列的经济报复。而加拿大应美国要求逮捕了华为财务总监孟晚舟之后,中国随即扣押两名加拿大人,前外交官康明凯以及商人麦克·斯帕佛,还禁止进口加拿大的菜籽油,对产自加拿大的猪肉、三文鱼进行刁难。

有评论认为,中国低估了像加拿大、澳大利亚这样中等力量国家在坚持民主人权价值观上的抵抗力。而当他们遇到中国经济要挟的时候,国际民主力量应该协调行动,以示支持,比如,联合起来施行经济制裁和抵制。本次的七国峰会明确表示,将在全球产业链中清除强迫劳动产品,且特别点名新疆。

另外值得关注的一点,今年七国峰会的主办国英国还邀请了另外四个民主国家与会,它们是澳大利亚、韩国、印度、和南非,这似乎是“民主十一国”的雏形初步形成。

加拿大资深外交官科林·罗伯逊。(www.cgai.ca)

罗伯逊先生表示,这只是民主国家的初步合作,美国总统拜登支持举行“民主国家峰会” ,意味着,在国际事务上,进一步扩大民主国家同盟。

最新一项皮尤中心民调显示,七国峰会国家民众中,对现任美国总统拜登处理国际事务很有信心。在加拿大,77%民众表示对拜登有信心,比特朗普时期增加了57%。

营救两名麦克依然是加拿大重心

在峰会记者会上,特鲁多再次就两名麦克问题喊话,中国任意拘押的做法是错误的,“希望G7的举措令中国意识到,这类事件本不应该发生,它将会伤害你的经济,也达不到你的目的”。

跟随特鲁多访问的加拿大记者留意到,上周五,在G7领导人第一次大合照之前,特鲁多与美国总统拜登私下谈话十几分钟。

媒体随即披露,俩人私下谈话的主要内容涉及“营救两名麦克,以及加美边境开放时间表”。

魁北克大学历史系名誉教授唐纳德·库切莱塔(Prof. Dr. Donald Cuccioletta) 表示,从历史上看,美国民主党主政华盛顿和加拿大自由党主政渥太华重合的时期里,加美关系更加和谐,因为他们分享共同的政治理念。

显而易见,特鲁多政府在处理两名麦克事件上,对拜登政府更加信任,而包括总统拜登和副总统哈里斯在内的美国高层也多次表态,会帮助加拿大向中国施压,“会把两名麦克当作美国公民来对待”。

上周,特鲁多出席加拿大一间大学的民主论坛,被问及营救“两名麦克”进展时表示,目前看,事件胶着,非常非常复杂,而这类外交交涉可能“需要很长时间”。

媒体此前还透露,加拿大驻华大使多米尼克·巴顿(Dominic Barton)曾在四月初到访美国,花了三个星期,执行一项秘密任务:与美国政府商谈如何营救两名麦克。

艾若·门德斯教授表示,加拿大希望美国对中国政府施加更大的压力,要求孟晚舟接受美国检方的“推迟引渡协议” —— 以承认自己某些罪行,换得释放回到中国。

尽管从去年12月,就传出美国检方与孟晚舟的律师团队进行接触,但目前为止,依然没有突破性的进展。

从2018年12月,加拿大应美国要求扣押了华为财务总监孟晚舟,并开始了将其引渡去美国的司法程序之后,加中关系跌入五十年以来的最低点。

今年三月,中国秘密审理两名麦克案,两人至今已经被拘押近920天。

而在温哥华,孟晚舟引渡案下一阶段审理将推迟至八月份举行。

加拿大官方反对党保守党一直批评特鲁多的中国政策过于软弱,不断呼吁借2022年北京冬奥会施压。

保守党认为“冬奥会是罕见的机会给北京施压,释放两名麦克,以及停止在新疆的严重侵害人权行为”。

加拿大民调机构Angus Reid今年三月的一项民调显示,77%的加拿大人认为,不释放两名麦克,加中关系就无法恢复正常。

反对中国侵害人权与民主

本次的七国峰会公报就中国在新疆严重侵害人权、破坏香港高度自治和法治上明确表态,预期接下来,会进一步“相互咨询”,共同采取措施。

过去几个月里,加拿大政府出台了一系列针对中国侵害民主人权的反制措施。比如禁止加拿大公司与涉及新疆强迫劳动产品以及公司合作;由加拿大牵头,已经有超过六十个国家签署了“禁止随意羁押外国人倡议书”;今年二月,加拿大议会以零票反对通过了“确认中国在新疆施行种族灭绝”动议,并使用“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制裁了四位涉及新疆事务的中国官员;同时,出台了多项加快接收香港移民的政策。

不过,加拿大人权机构一直批评特鲁多政府,在禁止新疆强迫劳动产品上的措施不够得力。最近,还将政府告上了法庭。

门德斯教授认为,中国对加拿大的立场非常不满,并会采取报复行动,但对于加拿大这样中等力量国家,国际事务中,一向采取的是多边主义策略,更要与民主同盟保持一致。

加拿大应坚持“建设性与参与”外交策略

西方国家目前针对中俄的强硬立场令不少人担忧,另一场冷战可能正在到来。

罗伯逊先生称,或许和当年与前苏联阵营的冷战有所不同,不会是完全没有交集,完全隔绝的。我不认为,中国希望重回毛时代,而西方,在贸易和气候变化上,还是应该与中国保持合作的。但是,可以肯定,未来几年,双方关系将会非常困难。

历史学教授库切莱塔则对加中关系前景更加悲观,甚至表示,冷战已经开始了,加拿大需要谨慎参与。

他说,加拿大一向的外交政策是“建设性与参与”。这意味着,加拿大曾经愿意和美国的敌人谈判,做两者间的桥梁,比如,冷战期间加拿大与俄国与中国保持了关系。

他说,在世界局势紧张的时候,加拿大更应该发挥这个作用。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