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10月 21,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澳大利亚智库发表《边疆网红:中国宣传的新面孔》报告

滚动 中国大陆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20日发表一份题为《边疆网红:中国宣传的新面孔》(Frontier Influencers: the New Face of China’s Propaganda)的报告,报告探讨了中国在全球的宣传和造谣能力如何不断发展和完善。报告指出,令人担忧的是,中国这种影响国际舆论的新方法,包括掩盖其侵犯人权的记录,并没有受到美国社交媒体平台和西方政策制定者的注意。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20日发表一份题为《边疆网红:中国宣传的新面孔》(Frontier Influencers: the New Face of China’s Propaganda)的报告,报告探讨了中国在全球的宣传和造谣能力如何不断发展和完善。报告指出,令人担忧的是,中国这种影响国际舆论的新方法,包括掩盖其侵犯人权的记录,并没有受到美国社交媒体平台和西方政策制定者的注意。

报告指出,在中国共产党试图审查言论、推广虚假信息并在互联网上播撒其偏好叙事的大背景下,报告重点关注一组规模较小但越来越受欢迎的油管(YouTube)账户,这些账户主要以来自新疆、西藏和内蒙古等动荡的边疆地区的中国少数民族女性影响者为主角,以下简称“边疆影响者”或“边疆账户”。

报告指出,尽管YouTube在中国被封锁,但被中国共产党视为与外部世界进行意识形态竞争的关键战场,近年来YouTube在对外宣传方面的应用也在不断加强。最初在国内视频共享平台上部署的内容是为了满足内部宣传的需要,此后,作为中国共产党反击对中国人权问题的批评和提升国家形象的努力的一部分,边疆影响者的内容被重新定向到YouTube上的全球受众。

报告研究人员发现,除了中国媒体和外国博客,这些经过严格审查的国内博客越来越被视为北京对外宣传武器的另一个关键部分。与传统的党国媒体内容相比,他们使用更个人化的沟通方式和更柔和的表达方式,预计会更有说服力,因为传统的党国媒体内容往往更倾向于僵化和说教。对中国共产党来说,用一位中国宣传专家的话说,边疆影响者代表着在“国际舆论场”中侧翼作战的“游击队或民兵”,而党国媒体或“正规军”则“在前线冲锋陷阵、杀戮和前进”。

这份报告考察的边疆报道主要是在2020-21年创作的,其内容紧贴中共的叙事,但其不太精炼的表述有一种更真实的感觉,传达了一种关于中国边疆地区的合法性和透明度的假象,而这是党国媒体难以做到的。对于观众来说,视频内容似乎是影响者个人的创作,但实际上在中国被称为”专业的用户生成内容”,或在被称为多渠道网络(MCN)的特殊影响者管理机构的帮助下制作的内容。

这份报告调查了18个热门YouTube帐号发布的大约1700个视频,主要发布积极的生活方式,体现边疆地区的幸福和稳定。一些视频攻击批评中共的西方人士。

研究者认为,在报告中考察的大多数年轻的女性维吾尔族、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影响者来说,在西方社交媒体平台上如此活跃是非常不寻常的,而且通常会充满危险。但是,正如报告所揭示的,边疆影响者都经过仔细审查,被认为是政治上可靠的。他们创作的内容在YouTube上发布之前,会通过自我审查和来自其MCN和国内视频平台的监督进行严格限制。报告展示重要的案例研究中,边疆影响者的内容如何被中国党国直接委托。

责编 陈美华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