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10月 20,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中美芯片大战 催生并不明朗的全球新贸易体系

中国大陆 国际 推荐

近期,美国政府加紧进逼中国半导体产业,13日美国最新生效的芯片禁令,可称为美国对中国最全面最严厉的芯片与技术出口限制。中国市场哀鸿遍野,业界普遍认为拜登的相关措施要比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挑起的浮于表面的中美贸易战更加严肃、强硬且致命。

近期,美国政府加紧进逼中国半导体产业,13日美国最新生效的芯片禁令,可称为美国对中国最全面最严厉的芯片与技术出口限制。中国市场哀鸿遍野,业界普遍认为拜登的相关措施要比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挑起的浮于表面的中美贸易战更加严肃、强硬且致命。

17日,苹果公司迫于压力停止使用中国长江存储科技有限公司的芯片,该中国企业和其他30家公司在此前被美国纳入“未经核实清单”中,它们需要在60天期限内通过美国的审查,若最终“无法核实”,它们将进入美国商务部贸易黑名单——“实体清单”。大西洋理事会中国问题专家康克林估计,长江存储被列入“实体清单”的可能性为99%。

长江存储的遭遇只是一个颇具代表性的事例,拜登政府的管制令正对中国半导体业造成更致命的打击。由于新规规定禁止美国公民(含美国公民、持绿卡的永久居民或依美国法律成立的法人实体)支持中国先进制程芯片的开发, 许多在中国芯片行业担任要职的美国人甚至华裔美国人不得不在工作和国籍间进行抉择。

《华尔街日报》对公司公告和官方网站的研究显示,16家中国上市半导体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中,至少有43人是美国公民,他们多担任首席执行官、副总裁和董事长等高层职务。这些高管几乎全都是在硅谷为美国芯片制造商或半导体设备公司工作多年后进入中国芯片行业的,现在他们陷入保留美国国籍或维持在中国工作的“二选一”局面中。

这些高管包括中国最大的芯片制造设备供应商之一中微半导体的创办人尹志尧及该公司6名现任高管及核心研究人员、北京兆易创新科技副董事舒清明和董事程泰毅、沈阳芯源微电子执行董事陈兴隆。除了这些高管,其他受禁令影响需“选边站”的美籍技术人员无疑更多。

化险咨询驻华盛顿特区的全球风险和情报主管查莫罗称,限制中国公司接触到美国人才相当于直接打击中国试图升级芯片技术链的核心,“如果没有人才让芯片技术发挥作用,这项技术就什么都不是”。

而总部设在北京的北方华创科技和荷兰设备制造商阿斯麦等一些公司已表示,美国员工应暂停从事目前可能被新规影响的工作,同时寻求对这些规则的明确指示。

有媒体报道,半导体业界确确实实地感受到拜登“比特朗普还狠”。近年来,美国对中国半导体业的限制已从对华为的单一围堵,扩展到对军用高端芯片的“卡脖子”,再扩张到对中国芯片业的全面截杀,似乎要一举把中国的半导体业“打回石器时代”。

民主党政府这一举措对即将于11月8日举行的美国中期选举选势也是锦上添花。美国政府近期接连通过了几项有关中国的重要法案——《芯片与科学法案》、《国家关键能力防卫法案》 和《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后两项法案一个为美国公司对外投资建立审查机制,限制美国企业投资中国科技企业;另一个禁止新疆强迫劳动产品进入美国。对中国态度强硬是美国两党罕见地意见一致的地方,分歧则在于谁比谁更强硬。

一般来说,美国共和党对中国的态度更强势,共和党政客在中国的红线——例如台湾问题——上更加激进,民主党则倾向于多运用外交手段创造与中国的斡旋空间,在气候、全球卫生等议题上寻求合作。拜登的芯片新规对中国半导体行业短期内造成的巨大冲击证明了民主党对中国的打击更为精准和深入。但是深刻的变革也需要美国付出一些代价。

新规颁布前后,大型制造设备企业美国应用材料公司下调了2022年8~10月的业绩,销售额原预测在66.5亿美元左右,如今下调到了64亿美元左右,还下调了每股利润预测。业界预测,2022年全球对中国大陆半导体设备的预售额为220亿元,占总额的22%,仅次于台湾和韩国。《日经新闻》指出,“美国的新规是把‘双刃剑’,也会影响美国企业的业绩”。台湾半导体业界也在担忧受到波及。19日的台湾半导体产业协会上,钰创科技董事长卢超群预计,这波半导体产业景气调整期约为一年,全球经济都会受影响。

Evercore投资公司10月初的一份报告认为,“(新规)将造成短期的痛苦,但为这一举措鼓掌”,它们将对美国行业未来产生积极影响。美国政府希望,新措施除了能加强国家安全,也能保护美国半导体业的整体竞争力,通过遏制中国企业的崛起来保护美国工业。但是对于美国大部分企业来说,未来仍不明朗,关键在于他们无法明确,未来如何在新规中获益。

从国家和政府层面,美国政府也是在孤军奋战。《纽约时报》披露,拜登曾与包括荷兰、日本、韩国、以色列和英国政府在内的盟友进行数月的讨论,试图说服他们一起与美国发布限制令,但最终,美国在其他盟友犹豫不决之中“单方面”采取了行动。

美国政府主导的这一脱钩行为,预示着未来全球经济秩序的巨大不稳定局面。新加坡总理李显龙18日在澳大利亚表达了对此的担忧。他表示,拜登政府最近的行动非常严肃认真,相信美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但“我们确实担心,合理的国家安全考量可能带来进一步的后果,削弱经济合作、相互依赖和互信,最终导致世界不稳定”。

崇尚自由经济的美国能够做出如此决断,想必令中国也是措手不及,尽管中国常常以广袤的市场胁迫众多国家,借全球化之名,行贸易保护之实。但美国的最新抉择,正是深深根植于并不美好的现实背景。纷乱的时局告诉我们,自由贸易与世界经济大融合并没有促成全球民主化进程,疫情和俄乌战争暴露出全球化的贫弱属性,在全球经济度过一段看似平静的繁荣期并将世界大多数地区联系在一起后,可预见和不可预见的事态都会轻易影响全球供应链,最终,人们只能回归政治手段。

那么,中国会接招呢?长久以来,中国一直在寻求建立一个本土的半导体体系,这是其经济野心与扩张的必然要求,也使其信心不那么容易被击溃。贝恩公司半导体部门合伙人霍克表示,虽然美国扣留人才,加上所有其他限制措施,可能会大大减缓中国芯片行业的发展速度,但这些不足以形成扼杀效应。

中国若就此认输——虽然这并不现实——那么中国将成为这场游戏的最大输家,使其大伤元气,进一步奠定美国在全球半导体行业的“霸主”地位。若中国就此进一步加大投资,向半导体更先进制程领域加速科研研发,那么人才就将是非常关键的一环。中国极有可能花大价钱从美国、台湾及欧洲挖掘人才。在一片浑水中,美国能否一举奠定胜局还未可知。

无疑,美中正在新一轮贸易战战场上交锋,虽然不会以贸易战之名。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