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6月 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青年组织义卖活动纪念反送中两周年 盼重新连结港人战胜白色恐怖

滚动 港澳台

香港民间人权阵线两年前发起6-9反送中大游行,大会估计超过100万人参与,反对当局修订《逃犯条例》,掀起香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反送中街头运动的序幕。有新兴青年组织星期三开始举办义卖活动,纪念反送中运动两周年,透过照片、录音、影片、画作以及市民互相交换的物资等,在“后国安法时代”,传承香港人抗争的历史真相及记忆,对抗政府在教育层面或者传媒审查,封锁历史记忆。主办组织也希望透过义卖活动重新连结香港人,战胜国安法之下的白色恐怖。

反送中运动两周年义卖活动的大型照片。 (美国之音 汤惠芸拍摄)

香港民间人权阵线两年前发起6-9反送中大游行,大会估计超过100万人参与,反对当局修订《逃犯条例》,掀起香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反送中街头运动的序幕。

有新兴青年组织星期三开始举办义卖活动,纪念反送中运动两周年,透过照片、录音、影片、画作以及市民互相交换的物资等,在“后国安法时代”,传承香港人抗争的历史真相及记忆,对抗政府在教育层面或者传媒审查,封锁历史记忆。主办组织也希望透过义卖活动重新连结香港人,战胜国安法之下的白色恐怖。

2018年初,港人陈同佳涉嫌在台北杀害女友后,潜逃返香港引发的《逃犯条例》修订,港府将中国大陆列入移交逃犯的区域,引发港人“被送中受审”的恐慌,极力要求当局撤回修例。

反送中百万人大游行两周年

两年前的6月9日,香港民主派联合平台、民间人权阵线发起“守护香港反送中”大游行,大会估计多达103万人参与,反对《逃犯条例》修订,人群由中午开始在游行起点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一带聚集,在晚上仍未抵达游行终点政府总部。

不过,特首林郑月娥当晚11时左右,回应百万人反送中大游行,仍然坚持如期同年6月12日在立法会恢复《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二读,引起社会极大不满。 “6-9反送中大游行”掀起香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反送中街头运动的序幕,其后的6-12包围立法会警方无差别发射催泪弹驱散和平集会、6-16二百万人反送中大游行、7-1示威者占领立法会等,一幕一幕街头及议会抗争,由炎夏走到寒冬,抗争的热潮仍未退却。

直至去年6月30日深夜,由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直接制订的《港区国安法》实施,加上新冠肺炎疫情限聚令等,大规模的街头游行集会被当局禁止超过一年。

年青人办义卖活动传承反送中历史记忆

由3位来自中文大学、理工大学及浸会大学学生会成员组成的新兴年青人组织“本土青年意志”,在星期三(6月9日)开始在深水埗举办名为“走过──七百三十日的六月九日”的义卖活动,纪念反送中运动两周年。

本土青年意志召集人罗子维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义卖活动是希望在“后国安法时代”,传承香港人抗争的历史真相及记忆,对抗政府在教育层面或者传媒审查,封锁历史记忆。

本土青年意志召集人罗子维表示,反送中运动两周年义卖活动是希望在”后国安法时代”, 传承香港人抗争的历史真相及记忆。 (美国之音 汤惠芸拍摄)

罗子维说:“在后国安法的时代,我们愈来愈少政治行动去保卫我们的行动及记忆;而我们见到香港的政权,它官方的论述不断希望去渗透、去封杀我们的一些历史真相及记忆,这一点很令人心寒。例如它在教育层面,或者在媒体的审查,不断在进行Censorship(审查)以及封杀我们的历史记忆。正因为这样,我们更加要用不同的方式,去展现这一两年来我们的历史、我们的记忆;那时候我们是怎样走过来,我觉得我们有必要、亦都有责任去重温,让大家去看看,所以政权愈是打压、愈是想封锁这些记忆,我们愈是要讲大声一点。”

连结香港人战胜国安法白色恐怖

罗子维表示,活动的主题是距离2019年6月9日已经730日了,日子不经不觉过得很快,他们希望透过照片、录音、影片、画作以及市民互相交换的物资等,重温过去两年的记忆,帮助提供照片义卖的独立记者。

反送中运动两周年义卖活动以物易物的物品包括市民到法旁听的入座票、反送中特刊等。 (美国之音 汤惠芸拍摄)

罗子维表示,国安法实施之后,很多香港人都不敢再行出来,甚至朋友之间提及政治议题都会有避忌,他们也希望透过今次活动重新连结香港人,让彼此透过交换的物品了解属于每个香港人的抗争故事,突破红线、战胜国安法之下的白色恐怖。

罗子维说:“其实对我们来讲,一个人你可能会很怕、孤独一定是很难去战胜恐惧,但是当我们一齐去做的时候,我们就有办法去突破那个封锁,去战胜国安法、战胜白色恐怖,而我们也在思考怎样令大家见到彼此,让大家见到身边还有一大班香港人是愿意一齐行的,我们希望透过一个比较艺术的方式、含蓄些的方式,去让大家见到身边每一个人其实都有很多的故事,你可能在抗争现场见过的某些物品,其实它背后有一些很深刻的故事。我们希望透过把它们(的故事)说出来,让大家知道,还有很多香港人人心未死,每一个香港人都是很有故事、有血有肉的香港人,自己的同伴、同路人、手足,所以透过交换故事、交换大家的一些感觉,希望可以互相empower(充权)大家,给大家继续走下去的勇气及动力,这个可以说是活动的目的。”

不甘抗争者流亡坐牢更坚定走抗争路

罗子维表示,筹备这次活动,亦让他回顾自己由2019年6月9日到现在心路历程的转变,由当初很乐观,认为运动一定可以推倒“送中条例”,带来社会改革,到现在变得相当悲观,觉得很多事情都做不到、国安法下红线处处,但是他仍然坚持要做这个活动,仍然要坚持走抗争之路,主要是因为抛不开对抗争者的情感,包括很多正在流亡或者“坐监(牢)”的抗争者。

罗子维说:“我这么悲观,觉得这么多事情都做不到、这么多红线、这么多封锁,都问自己为什么还会想做这个活动,为什么还会想继续行(走),最后发现是很多‘手足’、很多同路人的支持,以及对他们的情感,有很多我的师兄(学长)或者朋友,现在在‘坐监(牢)’、流亡,或者是有很大的打压,所以自己都会不甘心、想继续行下去,最后那一Part(部份)其实最感动,对我来讲就是仍然有手足、仍然有香港人在这个香港里面,所以我要继续坚持,这个启发是这样。”

反送中运动两周年义卖活动的”连侬布条”写上香港人抗争的心声。 (美国之音 汤惠芸拍摄)

有心理准备可能面对刑责甚至国安法

早前支联会六四纪念馆突然被食环署人员巡查,指控他们涉嫌违反公众娱乐场所牌照,罗子维坦言,有担心为期约两星期的义卖活动会被警方,或者其他执法部门针对,因此他们以义卖活动形式进行,强调并不是展览,每件物品都有售价,不过,他们都有心理准备可能面对刑责之类。

罗子维说:“即使在法理上我们这间店铺完全没有问题,但是香港政府、食环(署),甚至警察绝对有办法会‘砌到我们生猪肉’(诬告),我相信这件事情,无论是不同的罪行,或者甚至是刑事我们都有想像过,也有心理及生理准备去应对这些事件的发生,假如真的被迫被人无理去‘拉人封铺’(禁制),去禁止我们继续去做这个活动,去卖我们想卖的东西,我们都会用其他方式继续去卖我们想卖的东西,以及做到我们想做的传承效果。”

反送中运动两周年义卖活动回顾过去两年香港人的抗争历史,一张大型照片为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去年7月参与民主派立法会35+初选拉票的情况。 (美国之音 汤惠芸拍摄)

记者问及会否担心国安法的红线会触及今次义卖活动,因为有两名市民,包括一名17岁的男学生,以及一名45岁的女文员最近比警方国安处拘捕,星期二(6月8日)被控告一项“串谋刊印、发布、分发、展示或复制煽动刊物罪”,两人被带到西九龙裁判法院提堂,控方指两人倡议香港独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反对保释,是首次有未成年人被起诉有关国安法性质的控罪,而且不准保释。

罗子维坦言,永远无法知道国安法“飘移的红线”会去到哪里,但是他们仍然会坚持讲自己想讲的说话,他强调如果讲民主自由都不容许的香港,情况令人想像不到有多么差。

罗子维说:“我们没办法知道国安法何时会‘中’(触犯)、何时会‘唔中’(不触犯),何时国安处会‘拉’(抓)、何时会‘唔拉’(不抓)?我们可以做的事情就是继续小心翼翼之余,坚持说我们想的东西。假如说民主、讲自由是有错的话,这样我想像不到一个更坏的香港。我们只是坚持我们想说的东西,既然我们都有心理准备,既然我们都有不同的准备,我们也都小心翼翼地行事。假如这条(国安法)红线浮动到是连我们都要抓的,坦白说我们是避无可避的。”

本土青年意志发言人张心怡表示,活动希望透过以物易物的方式,找到抗争运动的共鸣。 (美国之音 汤惠芸拍摄)

透过交换物件找到共鸣

本土青年意志发言人张心怡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活动其中一个场区名为“火花”,让参观者透过“以物易物”,在绝望之中在生活上找到一些微小的东西,让你坚持下去,亦希望参观者透过交换物件找到共鸣。

张心怡表示,她放下了一些2019年6月9日百万人反送中大游行的一些文宣,她是因为这些文宣坚持走抗争之路。

张心怡说:“我自己交了(2019年) 6月9日的一些文宣,那时候是我参加(反送中)游行,然后有人拿给我,觉得那个令到我坚持了这条路很久,因为在我身边有家人的朋友,自杀过世,因为这场运动有很亲近的朋友,被人(以)国安法拘捕,正在坐牢。我不知道他们几时会放出来,过了世的朋友更加不会回来,我觉得我们可以做的唯有继续走这条路。”

香港市民Phoenix 在反送中运动两周年义卖活动,以物易物方式带走一件喻意饮水思源的T恤。 (美国之音 汤惠芸拍摄)

一件T恤喻意饮水思源

在义卖活动交换了一件印有“sick leave tomorrow”(明天请病假)T恤的香港市民Phoenix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他觉得这件T恤能够反映反送中运动的“Be Water” (上善若水、灵活应变)的精神,他亦希望透过自己交出的物件,让交换的人领略“饮水思源”的信息。

Phoenix说:“‘sick leave’(广东话谐音‘识leave’)的意思是‘我识(懂)得要离开’,我估(计)它另外一个意思是‘leave’(离开);我想是应该,就是希望可以做到一件事情。就算你是真的离开了香港,但是要有一件事情,你要懂得回来,即是正如我交下来的那件物件,其实都是想希望’饮水思源’。你在哪里离开,你要懂得、你要想起你从哪里来,你要懂得回来,这件事情是很重要,即是尤其是现在教新一代的年青人,是应该要做这件事情。”

从义卖活动看到希望与光辉

参观义卖活动年约30岁从事文职工作的阿迪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他在星期三早上得知有这个活动,希望尽快赶在政府打压之前,尽快来参观,他觉得可以这样坦荡地呈现过去两年来有关抗争的照片,以及一些物件,是非常难得,尤其现在不能够再上街游行、集会,参观这个活动可以不衡自己的心情,亦可以体会到共同的力量,一起去记着这些抗争的历史。

阿迪表示,很欣赏活动提供“以物易物”的场区,可以让参观者分享一些回忆,不过,他只会留下一些书写的心声,希望交流内心的感受,而不会带走任何物件。

香港市民阿迪参观反送中运动两周年义卖活动之后,写下自己的心声。 (美国之音 汤惠芸拍摄)

阿迪表示,在活动中看到一些物品会令他很感触,例如平常用作蒸鱼的不锈钢碟(盘),都会拿出来抵挡催泪弹,勾起他有关抗争的画面,他认为这样已经很有力量,不需要带走这些物品。

阿迪表示,他最后在象征国安法红线包围的一个网上,挂上一条黄丝带,代表他自己看完活动陈列的物品后,看到一些光辉。

反送中运动两周年义卖活动的场地布满像征国安法的红线。 (美国之音 汤惠芸拍摄)

阿迪说:“看完这个活动有一些不同的物资、物件,无论怎样都是呈现一些光辉。虽然结果可能很痛苦,或者有些代价,但是都是香港人自己的选择,以及善用可能是很便宜的一把雨伞、或者是手套、或者是他去法庭看完一些抗争者上法庭的情况,都是呈现出他们的付出。所以无论现在结果很惨烈,或者是没有希望,但是那件事本质上、那个行动上是很有力量、很有支持到大家继续走下去的。”

据香港《明报》星期三报道,反送中运动踏入两周年,截至今年4月底逾万人被捕,约四分之一人被检控,各级法院接获逾1800宗相关案件,约七成已结案。据该报统计,至少14宗相关案件2023年才开审,最迟一宗理大暴动案审讯更料横跨2024年。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