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6月 1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在美受追捧的News Break 能否不受中国政府控制?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由中国“一点资讯”创始人郑朝晖在美国创立的新闻信息平台News Break近年来在美国颇受欢迎,不过在其下载率急剧攀升的同时,News Break与郑朝晖的连结也引发观察人士对其是否会受中国政府控制的担忧。News Break对美国之音表示,他们是美国创立、美国投资的公司,遵守美国数据安全和隐私相关法规。

NewsBreak 手机应用 (截图来自苹果应用商店)

由中国“一点资讯”创始人郑朝晖在美国创立的新闻信息平台News Break近年来在美国颇受欢迎,不过在其下载率急剧攀升的同时,News Break与郑朝晖的连结也引发观察人士对其是否会受中国政府控制的担忧。News Break对美国之音表示,他们是美国创立、美国投资的公司,遵守美国数据安全和隐私相关法规。

拜登总统星期三(6月9日)撤销了特朗普时期针对中国应用程序TikTok和WeChat的禁令,同时要求对来自中国等外国对手的应用程序构成的安全风险展开评估。近年来表现突出的News Break引起美国国内的关注。

初出茅庐打败业界大佬

News Break是“一点资讯”创始人郑朝晖2015年在硅谷二次创业建立的Particle Media公司推出的,被称为是美国版“今日头条”。它与美国传统新闻媒体相比是不起眼的小家伙。但自创建以来就受到了追捧,根据移动应用数据分析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自2019年一月以来,News Break多次在美国应用商店上的iPhone免费新闻应用程序中排名第一,超过纽约时报、BBC和谷歌新闻。在2020年,它的下载量超过了2300万次。而本周,它的排名稳定在第三的位置。

虽然News Break也传播国内和国际新闻,但它的口号是“Local Everything”(传播本地的一切),承诺”恢复当地新闻生态系统”,标榜自己为全国第一智能本地新闻平台。它通过算法传递新闻,根据读者的浏览历史来选择文章,是一个由AI驱动的基于读者兴趣的新闻引擎。

其网站宣称News Break 的使命是“连接并增强本地用户、本地内容创作者和本地企业的能力,旨在帮助世界各地的人们过上更安全、更有活力、更真正连通的生活。通过与全国数千家当地出版商和企业建立紧密的合作关系,News Break的首要任务是帮助新一代读者找到当地出版的重要内容和信息,并与其互动。”

强调美国资本、美国经营、遵守数据安全法规

与包括TikTok和微信在内的由中国人创建的手机应用不同,News Break强调自己是美国创立,美国投资的公司。

该公司品牌营销副总裁格雷格·维德曼(Greg Vederman)在给美国之音的回复中说:

“News Break是一家美国企业,是在硅谷快速发展的初创公司……我们的董事会主席是前微软高管哈里·舒姆。雅虎联合创始人、前首席执行官杨致远是我们的首席顾问。郑朝晖、哈里·舒姆和杨致远都是美国移民,共同建立了这家美国公司,目前在美国拥有近200名员工。……所有美国客户数据都托管在美国亚马逊网络服务的服务器上,我们遵守所有美国数据安全和隐私法。”

维德曼还强调,该公司最近筹集的C轮融资是由美国投资公司Francisco Partners牵头。

里科宁:北京若想插手,并非不可能

但一些专家表示,中国政府并非完全不可能向Particle Media施压试图控制这个应用。

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技术和国家安全项目的研究助理艾尼基·里科宁(Ainikki Riikonen)对美国之音说,要看一家公司是不是受到中国政府的影响时,不仅要考虑公司的总部在哪里,员工在哪里工作,投资者是谁,还要考虑哪些人在跟公司互动以及对公司造成影响的手段。

她说:“因此当谈到中国影响,人们立刻想到的是法律和监管,看这个公司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或不可以拒绝政府的要求,但也要看金融因素,如市场准入(market access)。”

里科宁说,如果还要考虑到投资者和资金注入,News Break当然不能免于中国压力。

白如诗(Bryce Barros)是德国马歇尔基金保卫民主联盟的中国事务分析师。他在回复美国之音的邮件中说,News Break受到中国政府或中共实体的影响或事实上控制的可能性,取决于Particle Media的所有权。

他说:“过去,凤凰新媒体是香港一家与中共关系密切的传媒集团,拥有Particle Media的很大股权(而不是多数)。现在凤凰新媒体的所有权要小得多。然而,如果所有权再次大幅扩张,那么是的,这确实为中国和中共可能施加的影响敞开了大门。”

不同于中国官媒在美国的分支,如CGTN和人民日报海外版,聚焦于国际新闻和涉及美国全国的新闻,News Break聚焦于受众身边的本地新闻。里科宁认为,中国政府有可能通过News Break对美国民众从更切身的角度进行影响,在海外“讲好中国故事”。

她说:“我绝对明白为什么中国政府可能有理由去想,有没有办法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影响算法?是否有某些类型的当地新闻可能会导致美国人和政府机构之间的不信任?这里当然有风险,但我认为情况还有待观察。”

美国政府和媒体应如何看待News Break?

白如诗说,美国政府需要对像News Break这样的应用程序进行更多的审查。

“像News Break这样的应用程序的迅速成长显示美国急需在国家一级制定更多的立法,明确实益所有权(beneficial ownership)的重要性,”他说。“一些大型中国民营企业通过香港在开曼群岛或英属维尔京群岛等海外司法管辖区拥有实益所有权的情况十分寻常,并允许它们与中国政府和共产党存在潜在的不透明联系。”

初出茅庐的News Break受欢迎程度超过了美国传统媒体和在线媒体,白如诗说,这样的成功凸显了中国国内科技产业变得更加创新,美国政府需要思考如何制定政策,促进美国自身更多的创新。

他说,美国新闻媒体和平台应该从News Break受欢迎的现象中学到的是,美国各地的受众仍然渴望了解他们的当地新闻。所以关键是要加大对地方新闻媒体、出版物和应用程序的投资。

但他强调:“要确保它们所有权结构明确,不会和与中共或中国政府关系密切的个人或实体挂钩。”

里科宁则认为,这个现象应该给美国传统媒体敲响警钟,重建美国公众对它们的信任。

“美国人天生愿意质疑,我认为这不一定是坏事。但我肯定希望美国媒体和公众的关系改善。我认为人们去寻求另一个新闻来源, 只是因为它证实了你的观点,这可能是一件坏事。话虽如此,我认为说到底,要有分析工具能够查看一条报道,评估来源,评估其可信度,然后将其与其他新闻进行比较,”里科宁说。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