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6月 1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俄军费加在一起超过美国防务开支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军事

美军最高军官说,如果按照购买力进行调整,中国和俄罗斯的防务开支加在一起超过了美国的防务开支,这尤其有助于争取在本世纪中叶成为全球头号军事超级强国的中国缩小在能力方面的差距。

资料照片:美国海军公布的照片显示,两位美国海军中校罗伯特·J·布里格斯与理查德·D·斯莱2021年4月4日在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马斯廷号”驾驶舱进行水面接触观察。照片中可见中国”辽宁号”航空母舰及其舷号。

美军最高军官说,如果按照购买力进行调整,中国和俄罗斯的防务开支加在一起超过了美国的防务开支,这尤其有助于争取在本世纪中叶成为全球头号军事超强的中国缩小在能力方面的差距。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陆军上将马克·米利星期四(6月10日)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作证时说:“如果把所有的牌都摆在桌面,俄罗斯与中国的预算加在一起,超过了我们的预算。”他说,中国扩大军费开支的趋势“令人不安”。

中国与俄罗斯是美国军队的两个最大竞争者。从吉姆·马蒂斯到劳埃德·奥斯汀在内的历任国防部长都把中国定为美军的“步调挑战”( pacing challenge),也就是中国军力的发展步调成为美国的军力发展步调的衡量标准,中国军事现代化的先进程度以及能力范围是美国需要克服的一种标尺。

参议院军事委员会资深共和党成员吉姆·殷霍夫参议员最近撰文说,经过购买力调整后,中国的国防预算是6040亿美元,俄罗斯的国防预算约为2000亿美元。

“太少的资源 太多的事情”

据美国官员说,美国与中国的军事能力在二三十年前的那种差距如今已经缩小了。

来自俄克拉荷马州的共和党人殷霍夫说:“太长的时间以来,我们一直在给我们的军队太少的资源,却要求他们做太多的事情。”

来自密西西比州的共和党参议员罗杰·威克补充说:“保卫国家是我们的义务,而这项预算提案没有做到这点。”其他参议员、包括来自田纳西州的共和党人玛莎·布莱克伯恩指出了几名军事领导人为太平洋防御提出的预算请求与拜登行政当局目前提出的预算请求之间所存在的资金差距。

拜登行政当局目前向国会提出的预算要求是7150亿美元。米利和奥斯汀说,这项预算案要求国防部必须做出艰难的选择,但这是为美国提供“足够防御“的一个方式。

奥斯汀说:“我们将寻求符合我们制定的作战概念并且使我们不仅能够竞争而且能够真正主宰这场竞争的能力。”

来自弗吉尼亚州的民主党参议员蒂姆·凯恩为预算案进行了辩护。他对共和党同事们说,虽然拜登的预算案比特朗普行政当局为今年提出的预算案少了60亿美元,但最终说来,特朗普的军事预算其实要少,因为他一再把五角大楼预算挪用于“非军事紧急状态“,比如在美国南部边界建墙。

“意外冲突”

虽然美国的关注焦点是不断增长的中国威胁,但是缅因州的安格斯·金参议员星期四说,“最严重的风险之一”是与“中国的意外冲突”。这位注册为独立无党派人士的参议员指出了因为台湾和南中国海问题而产生的紧张关系。他说,美国需要一条有效的沟通渠道,以防止这类冲突。

国防部长奥斯汀也认同这一观点。他说:“需要有军队以及政府官员之间的直接沟通渠道。”

他说:“让我担心的是,可能会发生某种事情,有可能触发危机。我认为我们需要既可以与我们的盟友和伙伴交谈,也可以与我们的对手和潜在对手交谈的能力。“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