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10月 1,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全球访台宾客络绎不绝,安全、防卫及芯片成主要话题

滚动 国际 港澳台

访问台湾的外国官方和非官方代表团络绎不绝,已经恢复到新冠疫情爆发前的水平。很多高层官员和国会议员访问台湾是为了加深关系并对台湾展现外交支持。

台湾总统府(资料照片)

访问台湾的外国官方和非官方代表团络绎不绝,已经恢复到新冠疫情爆发前的水平。很多高层官员和国会议员访问台湾是为了加深关系并对台湾展现外交支持。

8月初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对台湾历史性访问之后,不仅一批又一批的美国国会议员随即访问台湾,来自日本、危地马拉、帛琉、图瓦卢以及欧洲等国的访客也一再登陆台湾,表明对台湾越来越大的兴趣。

台湾总统蔡英文在台北会晤到访的美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2022年8月3日)

有些宾客访问台湾时,正好遇上中国为了抗议佩洛西访问而在台湾岛周边地区举行的历时多天的军事演习,这使得台海局势上升到1995年年底和1996年年初以来的最高紧张局面,当时中国还曾在台海试射了导弹。

虽然某些访台宾客的行程早在几个月以前就已经在规划,有些评论员仍把这些访问称作“佩洛西效应”— 也就是说,台海紧张局势一升高,官员们就迫不及待地要表达对台湾的支持,或反之亦成立,即表达对中国的强硬。

日本保守派踊跃访台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亚太事务资深研究员谢拉∙史密斯(Sheila Smith)表示,自去年起就有越来越多的日本政治人物访问台湾,尤其是执政的自民党的保守派人物。

去年夏天,自民党与台湾执政的民进党举行了首次党际安全对话。史密斯向美国之音表示,从那时起,访问台湾的日本政要“明显增多”,其中包括前自民党籍国防大臣。

日本国会议员代表团曾在佩洛西访台前后、以及在中国为了抗议而举行军事演习几天后密集访台。史密斯认为这些政治人物也许像美国国会议员一样就是希望乘势而为,受到关注。

“我认为在美国国会代表团继佩洛西之后一个接一个访台,日本人觉得他们也需要紧跟潮流,表现他们对台湾民主的认同与同情,”史密斯说。

2022年7月28日,台湾总统蔡英文在台北的总统府会晤由日本前防务大臣石破茂率领的一个日本国会跨党派议员代表团。照片由台湾总统府拍摄,美联社提供)

华盛顿地区研究台湾和日本问题的分析师埃利诺∙休斯(Eleanor Hughes)指出,台湾安全也成为日本国内的一个关切。由于日本冲绳等离岛与台湾距离很近,中国对台湾的攻击有可能迅速影响到日本的一些离岛。她认为,这一点因为8月份中国军演时导弹落入日本专属经济区附近而受到重视。

随着日本离岛的安全成为日本一个内政问题,日本媒体8月中引述不具名政府官员的消息报道说,东京已在考虑在南部冲绳岛外建立一个民用疏散庇护地。

欧洲人访台正恢复到新冠疫情前水平

根据总部位于布拉格的中东欧中国观察家组织的统计数据,台湾是欧洲人经常前往的目的地,而欧洲人访台代表团的频次最终恢复到了新冠疫情前的水平。今年以来,已有12个欧洲代表团访台,其中包括7月至9月佩洛西访台前后前往台湾的法国、立陶宛和捷克共和国的代表团。

总部位于捷克共和国的国际事务协会中国问题研究员齐柏克(Filip Sebok)通过电邮表示,不仅欧洲代表团访台的频次正在恢复到新冠疫情前的水平,这些代表团访问的基调也发生了变化,“几乎每一个访台的代表团现在都是一个政治声明”。

高层官员也开始访台,这方面自2020年以来就包括欧洲议会中对台湾有政治兴趣的议员。很多欧洲议会的议员对台湾享誉全球的半导体工业表达了兴趣,因为欧洲在全球出现芯片荒之时正试图巩固自己的芯片储备。

最近访台的欧洲代表团包括8月初中国仍在进行军事演习时访台的立陶宛交通与通讯部副部长瓦伊丘凯维丘特(Agne Vaiciukeviciute)。虽然此行意在讨论电动公车等问题,中国对瓦伊丘凯维丘特的台湾之行实施制裁,暂停同立陶宛交通与通讯部任何形式的交往,同时暂停同立陶宛在国际道路运输领域交流合作。这是中国对这个波罗的海小国因为对台友好而实施的最新制裁。中国去年为惩罚立陶宛与台湾发展密切关系而停止对立陶宛商品的进口。

台湾总统蔡英文在台北会晤到访的欧洲议会副议长尼古拉·毕尔。 (2022年7月20日)

欧洲价值安全政策中心在台办事处主任叶皓勤(Marcin Jerzewski)表示,虽然这些访问仅具象征意义,但却可以帮助台湾在欧洲的软实力外交。

“这就是为什么议员很重要,”叶皓勤对美国之音说。“他们可以将台湾的故事带回到他们的选区,不仅在精英阶层,而且在普通个人以及选民中强调台湾的重要性。”

台湾邦交国与太平洋安全关切

近年来与中国关系紧张、主要位于太平洋、加勒比和拉美的台湾邦交小国也派出高层官员访台。

过去一个月,台北就接待了分别由危地马拉外长马里奥∙布卡罗(Mario Bucaro)、帛琉副总统席妩杜(J. Uduch Sengebau Senior)以及图瓦卢总理卡乌塞亚∙纳塔诺(Kausea Natano)率领的代表团。

台湾总统蔡英文在台北会晤到访的危地马拉外长马里奥∙布卡罗。((2022年8月30日)

澳大利亚洛伊研究所太平洋岛国计划研究员米海∙索拉(Mihai Sora)指出,由于来自北京的压力,台湾维持其与最后几个邦交国的关系都是艰难的。

2019年,北京就是靠金钱实力,从台湾手中夺走两个太平洋的邦交国基里巴斯和所罗门群岛。

“台湾越来越难维持其与中国在太平洋的影响力争夺战,”索拉对美国之音说。据说北京为了让所罗门群岛与台湾断交,曾出资五亿美元。

他指出,随着中国试图扩大其海军的存在以及获取伐木、开矿以及渔业权利,太平洋的问题又上升到一个新的层次。

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中国问题资深讲师马克∙哈里森(Mark Harrison)指出,中国最近与所罗门群岛签署的安全协议也让澳大利亚、新西兰和美国颇感意外。

哈里森表示,华盛顿和堪培拉现在更为关注台湾与其最后四个太平洋岛国帛琉、图瓦卢、瑙鲁以及马绍尔群岛的外交关系,以防北京不仅让台湾进一步边缘化,而且也进一步巩固中国在太平洋的阵地。

哈里森向美国之音表示,在关注哪些议员访问台湾的同时,也要注意哪些人没有前往台湾访问。前澳大利亚总理托尼∙阿伯特(Tony Abbott)今年早些时候曾经访台,但是没有任何现任澳大利亚官员或议员步他的后尘。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