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9月 30,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公司所罗门群岛淘金 当地民众为何怨声载道?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美国与太平洋岛国峰会星期四在华盛顿落幕,各方达成伙伴关系协议,此次峰会正值人们对中国在太平洋地区不断扩大影响力的担忧日益加剧之际。中国影响在所罗门群岛尤为明显,中国企业积极参与当地矿业开采,然而矿区事故和亏待劳工等问题却让当地民众心生不满。

所罗门群岛金岭金矿公司连接到附近河流的排泄管道。生锈的管道已被弃用,公司又铺设了新的管道。(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美国与太平洋岛国峰会星期四(9月29日)在华盛顿落幕,各方达成伙伴关系协议,此次峰会正值人们对中国在太平洋地区不断扩大影响力的担忧日益加剧之际。中国影响在所罗门群岛尤为明显,中国企业积极参与当地矿业开采,然而矿区事故和亏待劳工等问题却让当地民众心生不满。

2022年7月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美国之音记者从所罗门群岛首都霍尼亚拉乘出租车,经过一个半小时的山路颠簸,来到霍尼亚拉西南方大约40公里的金岭山区,希望了解中国万国金岭矿业公司在这里开采金矿的情况。当地人告诉我们,两天前,这家公司的氰化物管道破裂,污染了周边水源。

在开往山顶的矿场和公司营地的山坡上,记者看到三名中国工人和一名开挖土机的当地司机在修补一条埋在地里的管道。

当地村民说,管道在凌晨两点破裂,里面的氰化物被排到附近的河中。

2006年成立的科洛比西尾矿坝协会(Kolobisi Tailing Dam Association)主席阿穆萨亚 (Primo Amusaea)告诉美国之音:“这是之前运营的金岭罗斯矿业公司铺设的氰化物管道,有二、三十年的时间了。上个星期,他们在矿场进行测试的过程中发生了事故。这里就是发生泄漏的地方。非常非常大的泄漏,它喷涌而出,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在这做了白色标记,表明这个氰化物管道有泄漏。”

所罗门群岛瓜达尔卡纳尔省的金岭金矿公司的管道。(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氰化物一般用于溶解和分离矿石中的黄金,但人体接触到氰化物会影响氧气的摄入,造成致命的伤害。

氰化物管道破裂,村民忧用水安全

有四个孩子的当地村民优尼斯·克里斯(Unice Chris)告诉美国之音,“这家公司的管道破裂,人们不能享用这里的水。我们得找水来生存,找洗澡和喝的水。我们得绕过这个地区,找好水用。我们正在受罪。现在发生的事情对这里的人没有好处。”

受影响的不仅仅是附近村民。临近的贝穆塔小学校长戴维斯说,“我们因为这个泄漏事件已经停课两天了。今天才恢复上课。”

事故发生后,当地村民聚在一起进行抗议,最后选出5名代表到厂区与金矿公司代表进行交涉。

来自贝穆塔村的代表蒂姆希说,“我们发现了有关那个化学物质的事情。。。现在,这个问题已经扩展到村子周边地区。村长为我们敲了钟,大家都过来并坐下来。然后我们在那道大门外设了一个路障。”

在村民抗议后,金矿公司承诺,在河水可以安全饮用前将向他们提供饮用水。但一些村民说,公司并没有这样做。

克里斯说,“从上星期五到现在。(记者问:他们没有给你们提供水吗?)没有。”

金矿公司通过运水车向贝穆塔小学提供了水。但一名老师家属说,那个水根本不能喝。

詹姆斯:“我们问他们,为什么给我们这么不干净的水?他们告诉我们,‘这是我们采矿公司用的唯一的水。工人们用来喝,做饭和洗衣服。’噢,这令人难以置信。”

万国金岭否认管道中有氰化物

针对事故情况,万国金岭矿业公司在当地的合作伙伴金岭矿业有限公司(GRML)董事会成员沃尔顿·奈松(Walton Naezon)向美国之音这样解释:

“我们实际上在做试验,找出所有的系统,水系统,把水带到尾矿坝并返回到矿场的水系统。我们想看看当地的承包商是否做好了他们的工作。所以我们当时实际上是用水进行尝试。在试验中,我们找到了两三处管道爆裂的地方。”

担任过所罗门群岛矿业部长和商务部长的奈松说,他们与当地的承包商进行了交涉。如果再出问题,他们会换掉这个承包商。

他说:“董事会实际上非常不安,我们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再次发生。我们与社区进行了对话。我们对发生这一事件做出了道歉。所幸的是,它不是化学物质。”

尽管记者一再追问,但奈松坚称,管道里没有氰化物。他说,河水变了颜色是管道里残存的矿石以及管道破裂冲走的泥土造成的。

他说:“有一些矿石,但当漏的地方很大的话,水喷涌而出,然后把路边的泥土都冲走。这就是为什么它会流到河里。”

所罗门群岛金岭金矿公司的管道把废水排放到附近的一条河里。(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透明国际所罗门群岛分部的负责人力洛古拉(Ruth Liloqula)曾经在这个矿业公司工作了四年。她通过电邮对美国之音说,她不相信金岭矿业公司有关管道里没有氰化物的说法。

力洛古拉:“那些人在(2000年的)种族冲突之前就已经在矿井里工作了,他们知道哪个管道输送来自工厂的含有氰化物和天然砷的废水。那个泥浆是水、氰化物和砷的混合物。还需要什么更多的证据吗?”

工资低还倒扣伙食费 当地人不满中国公司

当地人对这家中国人开办的金矿公司的不满并不仅限于这起事故以及公司对事故的处理。

阿穆萨亚:“他们只关心他们的朋友和他们的支持者。他们不关心拥有这个资源的人的权利。”

贝穆塔村的蒂姆希说:“也许一些人是高兴的,但我们中的一些人一直不高兴,因为我们没有从这家公司拿到钱。我们仍然在等待矿石开采权的使用费以及他们承诺给我们的东西,在协议签了六年期间,这些都还没有兑现。”

对金岭矿业公司的雇员和家属来说,公司付给工人的工资太低,拿的是所罗门群岛法令的最低工资,即每小时8所元(约6.8元人民币)。

在金岭矿业公司当保安的麦瑞克斯告诉美国之音,“我问艾伦(金岭矿业有限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王任翔),为什么工资那么低。他们承诺说工资会涨的,工资会涨到每小时15所元。公司承诺为工人提薪,但他们没有这么做。”

这位雇员抱怨说,公司不给他们提供伙食,在公司吃了便当,公司会从他们的工资里扣掉。

金岭矿业有限公司负责社区关系的董事会成员阿福伽(Ben Afuga)说,公司与工人是签了合同的,他们是按照合同上的规定办事。

中国公司如何进入该国采矿业

但曾在矿业部工作过的阿穆萨亚说,这家矿业公司与以前经营这个金矿的澳大利亚公司罗斯矿业在各个方面都有很大的不同。

阿穆萨亚:“他们利用一家当地公司来引诱我们协会中的土地所有者,说我们拥有这家公司,但这并没有发生。我们没有看到好处。”

1538年一位西班牙探险者在金岭附近的一条河口发现了金子,但直到上世界30年代,人们才开始对当地进行积极的勘探工作。

美国的阿莫科公司(Amoco)1983年赢得了在金岭一块地方的开采权,后来又有不同的矿业公司接手这个项目,包括澳大利亚的罗斯矿业。到2015年,一家名为金岭矿业有限公司(GRML)的当地公司从另一家澳大利亚公司圣芭芭拉那里买下金岭项目。

金岭矿业有限公司董事会成员奈松告诉美国之音:“我们拥有金岭金矿100%的股份。我们就开始找投资者。我们和许多澳大利亚公司谈过,至少有6家澳大利亚公司。我们与其他海外的国际矿业公司也谈过,包括巴布亚新几内亚,南美洲和美国的公司。他们喜欢这个项目,他们想要开采,但他们不喜欢这个结构。他们不喜欢土地所有者拥有这个项目的股份,这就是为什么大家都不愿意来的原因。”

这家由16个不同部族约一万人组成的土地所有者拥有的公司后来找到澳洲房地产开发公司祥符集团(AXF)的掌门人顾铭锋(Richard Minfeng Gu)作为投资伙伴,祥符集团后来又找到中国的万国国际矿业公司入股。

奈松说,他们之所以选择万国国际矿业作为合作伙伴,主要是万国喜欢矿业公司的所有权结构,而且它有先进的技术,可以使矿井的回收率达到96%,而此前其他的矿业公司无法做到这一点。他还透露,在他们与万国签署合同前,该公司的董事长高明清就把十来个当地人请到他在中国的公司去参观考察。

2019年,在中国与所罗门群岛建交之前,金岭矿业有限公司与万国国际矿业签署了合作协议。同年9月,中国国营企业中铁的全资子公司中铁国际与中铁十局组成的联营体,中标了这个金矿项目施工的总承包工程,中标金额约为8.25亿美元。

根据万国国际矿业的估算,金岭项目的矿产资源总量约为7580万吨,含350万盎司黄金,概略等级的矿石储量约为3120万吨,含143.4万盎司黄金。公司认为,这个项目具有巨大的勘探潜力,因为目前进行的钻探结果表明,在矿山地表以下150米至300米的深度范围发现厚层高品位的金矿化。

目前,金岭矿业有限公司拥有这个金矿项目10%的股份,祥符金岭占22%的股份,万国国际矿业拥有的万国金岭矿业的股份占比为68%。在记者采访期间,高明清本人就在矿场,可见他对这个项目的重视,但他没有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请求。

所罗门群岛的金岭金矿公司采矿场地和公司营地的入口处。(美国之音久岛拍摄)

在记者来到公司的矿场和办公营地后,把手大门的安保人员不准许记者进入,说需要先提交书面申请。大门有多位保安人员,公司的铁门在每一辆货车进出后就立即关闭。

针对各界担忧其金矿开采破坏环境,奈松说,他不知道别的公司的做法,但他们公司根据所罗门群岛采矿法的规定,在事故发生后,立即通知了当局,相关部门的官员也来到矿山进行评估。

他还表示,因为有一处泄漏管道是埋在地下的,所以泄漏发生后两个小时他们才发现。他也再次证实,公司向社区提供的水的确来自于公司员工的生活用水,包括饮用水的同一水源。公司用于采矿的水则来自另一个水源。

所罗门群岛瓜达尔卡纳尔省的金岭金矿有限公司的排泄管道出现破裂后,员工正在对管道进行维修。(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这位前所罗门群岛官员说,他们每天对环境进行监测,每星期向有关政府部门提交环境方面的报告。

奈松说:“我们有一位做环境评估的顾问。他们发现,在下面的尾矿坝里还有少量氰化物。所以当我们排放水的时候,他们对水进行了处理,然后排放水。我们对氰化物进行监测。在过去的三四年里,我们一直在这样做。在我们送给澳大利亚实验室服务(ALS)公司进行检测的样品中,目前没有一份报告说尾矿坝里有任何氰化物。它可能深埋在地下。”

所罗门群岛瓜达尔卡纳尔省金岭金矿的尾矿坝。(美国之音久岛拍摄)

但是科洛比西尾矿坝协会的主席阿穆萨亚不相信这个说法。

阿穆萨亚:“所有从矿厂来的废物,都倒在这里。如果你看到下面的水,那是不自然的(颜色)。都来自金岭的采矿过程中。对下游的危险有两方面:一是这些尾矿中的有毒金属,尤其是氰化物,还有砷,这两种非常危险的元素。”

奈松向美国之音强调了金岭矿业有限公司给当地带来的好处,包括给当地人带来的就业机会。

奈松说:“我们现在大概雇佣了300多名工人。在今后两个月矿山全面投产后,包括合同工和直接雇佣的雇员,我们将雇佣大约额外的600名工人。”

他说,目前公司的雇员70%是当地人,随着项目的进一步开展,这个比例将逐步提高到80%。另外,这个金矿项目也给所罗门群岛经济做出贡献。

奈松说,金矿项目在全面投产后,估计每年可以向政府缴纳16亿所元的税,他不知道是否有别的矿业公司可以做到这一点。

他还表示,公司到现在还没有付给土地所有者占总值1.5%的开采权使用费是因为金矿还没有开始投产。在今年11月投产后将会支付第一笔开采权使用费。除此以外,土地所有人还会得到分红,因为他们都是公司的股东。

目前在所罗门群岛开矿的外国公司主要是中国公司。

美国之音记者在霍尼亚拉所住酒店附近的一家中餐馆吃饭时,碰到另一家中国金矿公司“双赢”的老板在宴请当地部族首领谈生意。这位老板向记者展示了公司加工出来的金条照片。但是在记者表示希望参观他的金矿时,遭到其婉言回绝。

根据所罗门群岛广播公司8月11日的报道,该国金融和财政部长库玛(Henry Kuma)披露,双赢公司2019年被发现企图走私价值70万所元、重1.7公斤的黄金,政府进行了行政处理。

然而,从中国来到所罗门群岛工作的万国金岭矿业员工沈先生对中国在当地投资引发的批评与担忧,做出了这样的评论。

他说:“现在要发展,带动大家共同发展。中国也不想侵略谁,也不想统治谁。对外通过竞争带动大家一起发展。你看中国把非洲带得多好。”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