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5月 2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文化艺术 – 阴性 / 阳性时代的图像: 王度的嬉笑怒骂

滚动 财经科技

王度喜欢法国,因为在这样一个政党轮替风水轮流转的国家,他可以做他自己,做他喜欢做的偷梁换柱暗渡陈仓的揶揄,可以把政治,宗教,社会放进他的野火春风里烧烤,可以把避孕和天主教的人道关怀放在一起,可以把做爱中的女主人公的紧绷的脚和马克龙紧握的拳头放在一起。只有在政党轮替,争争吵吵的民主政体里,这位来自中国的艺术家才有可能用雕塑作品拐弯抹角地嬉笑怒骂。

艺术家王度和他的雕塑作品

新冠疫情期间,艺术家王度在巴黎做了一组雕塑作品。这组作品里,最显眼的,是法国总统马克龙的胸像;做的非常写实 : 马克龙,在21世纪的西装和发型里,透露出壮年拿破仑的威仪和俊美。他双手握着拳头,骨骼和肌肉的戏剧性紧张,把法国电视和图片新闻里总统对人民发表演说时的坚定,把他要和新冠疫情斗争到底的决心,用法国传统的塑像技术、规格给固定下来。

从文艺复兴到二十一世纪,好的人物雕塑通常把历史关键时刻起决定作用的人表现出来,把他为什么关键,把他的个人特点和时代特点的关系反映在雕塑作品里。这些雕像,通常是青铜的,也有大理石的,放在考究的柱子型的基座上,有多少贵重, 就有多少促进尊崇的辅助力道。

王度没有用最贵重的材料。他用的是玻璃纤维。在二十一世纪的观念艺术里,材料的贵重渐渐地没有从前那么重要了。观念艺术里的附加值是二十世纪以来,尤其是最近三十年来,蔚然成风的新创作方法。

仔细看马克龙的胸像,除了他的眼神,他的发型,他的西服的接近完美的逼真之外,除了他的领袖的风范之外,除了他在新冠疫情特定时期的特定表情之外,除了宫殿里特有的那种精致之外,除了传统的欧洲造像艺术里的规格之外,还有一个让人吃惊的处理。

马克龙的脸是不完整的,缺了一块。不是一小块,是一大块。从眼睛下面,到鼻子,到一部分下巴,王度都没让他有。那是被一种激光切割一样干净利落的去除,象解剖拼装模型一样的被拿掉了。王度说,摘掉口罩,这部分脸就没了, 是塌陷的。由于病毒,世界大部分是是塌陷着的。

但实际上,马克龙被拿掉的那部分脸,换个角度看,好像没有被拿掉。因为切割过后,留下的是口罩的剪影。这是一个通过结构透视做出来的口罩。只不过传统雕塑里,在口罩的下面,一定是鼻子,嘴和下巴的机理。但是王度做的马克龙胸像,用透视法,从拿掉的那部分脸的结构里做出口罩来了。

这样一来,从另一个角度看,从侧面看,被去除一部分脸组织的马克龙也好像紧握拳头在呐喊。

在艺术史上,肖像画或者胸像,登上有附加值,有能见度平台的,也不外乎活人和死人。在世的往往是主人公或他周围的人定制的作品,多以制造崇尚氛围为目的。给死人造像,往往借古喻今,拿故人说今人。

王度的马克龙像不是马克龙和他身边的人的征订作品。而是在新冠疫情期间,他作为一个艺术家对自己所处的社会,对遇到的社会议题,对政治,对舆论,通过雕塑作品,来表达他自己的感受,用造型语言来发表他的意见。这和他在人群里讲话是一个道理,现在在他的工作中,用他擅长的雕塑语言来表达。

那王度的马克龙胸像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呢 ? 观念艺术讲究的是曲径通幽,没有包袱的,没有城府的直白波普简单了一点。所以要看清楚马克龙的胸像,一定要结合这组雕塑里的其他几件作品来看。

很重要的一件作品是天主教教宗方济各给信仰不同宗教的难民洗脚的群雕。和普桑画天主教画不同,王度的这件群雕不是天主教向他征订的。一眼看过去,就好像欧洲传统的宗教事迹雕塑一样,写实,逼真,重点突出。当代教宗吻难民的脚,难民的身子被艺术家舍去了,只有脚。但是新闻媒体的人员和设备,观众的欢呼却在群雕里淋漓尽致。

当我们看到马克龙总统和方济各教宗,直觉告诉你,这组雕塑里最重要的两件作品就是它们了。传承了欧洲各朝各代雕塑工作里最重要的题材,结合当代事件,通过精湛的写实,用当下流行的雕塑材料,纪录了我们这个时代。而且在形式上,还有耐人寻味的变形转换,让切割透视给人对自身判断力产生怀疑的空间,给观众向艺术家质询,与艺术家辩论的素材。

那王度到底在说什么,这要从这组雕塑里两件看起来可有可无,和马克龙与方济各没多大关系的作品里去找。

那是一对男女,正在上演春宫情色的大戏。他们面对面,女主人在下,男主人在上,女主人的双腿夹着男主人的上半身。女主人的上半身和下半身的上端被作者藏在地平线下,只看得到头和腿。男主人的手和女主人下半身的上端同时被王度裁减掉了,但是女主人的脚却格外生动。

雕塑里的最后一件作品是一位育龄期女士,手放在私处前。王度说,画面来自一个避孕药的广告。

马克龙的画面,方济各的画面都来自新闻摄影。春宫大戏的画面来自情色杂志。雕塑里每一件作品都有现实生活的出处。

但是问题来了,好端端的马克龙胸像和方济各群雕,那么有时代特征,那么有传统功能,那么有严肃性,为什么要和避孕药和春宫酣战放在一起呢 ? 王度想做什么 ?

既然是造型艺术,就要从造型里去找语言,琢磨意思。法国国立现代美术馆蓬皮杜艺术中心收藏了一件王度2005年做的群雕 Le Baiseur,一位被戴着眼镜的男生搂在怀里的女生吻着情人身后视角外的没有戴眼镜可以观察到全局的第二位男生。在2013年很重要的“超现实主义与器物” 的展览上,蓬皮杜这个以现代艺术命名的美术殿堂把王度的当代艺术作品作为展览的开局作品。他用写实雕塑把 9 位超现实主义的先锋的头像都雕刻了一遍。当时是征订作品,美术馆的征订作品。征订,多数时侯,意味着赞美。 艺术殿堂请当代艺术来赞美现代艺术, 请王度来赞美毕加索,布雷登。但问题是,谁知道如果王度是女生的话,他吻的是不是把他搂在怀里的美术馆。

当代艺术里的观念艺术的复杂就在这里。这次,王度的雕塑不是谁向他征订的,他更可以放开来嬉笑怒骂。

王度是谁,他是一个批评家。平时他最喜欢在亲朋好友里抬杠,把国际秩序和国家治理的方方面面骂得体无完肤,谁要是有半点不搭调的,谁很可能就是猪。 他和英国的维多利亚女王很像,对生孩子的工序和过程任劳任怨,满心欢喜。不同的是,维多利亚女王有人帮她带孩子,王度不是女王。他重情谊,他和小画廊主成了哥们,能支持哥们很多很多年。

他喜欢法国,因为在这样一个政党轮替风水轮流转的国家,他可以做他自己,做他喜欢做的偷梁换柱暗渡陈仓的揶揄,可以把政治,宗教,社会放进他的野火春风里烧烤,可以把避孕和天主教的人道关怀放在一起,可以把做爱中的女主人公的紧绷的脚和马克龙紧握的拳头放在一起。只有在政党轮替,争争吵吵的民主政体里,这位来自中国的艺术家才有可能用雕塑作品拐弯抹角地嬉笑怒骂。

马克龙的手,方济各的手,难民的脚,被性爱刺激中的女人的脚,好像没什么联系,但放在一起,都那么突出,都那么有表情,好像又有联系。

什么联系,那天,有个老道的朋友在王度工作室凝视着那女人的脚说,她没在享受, 她的脚的姿势, 那肌肉, 那个样子, 不是享受的样子, 挺受罪的。

那是 什么样子 ?

王度的作品正在比利时 Baronian Xippas 艺廊展出。那脚到底是什么样子 ?去看了就知道。

Wang Du  王度

L’image au temps du négatif / positif  阴性 / 阳性时代的图像

29 April 2021 – 6 June   2021 2021年4月29日 - 2021年6月6日

Baronian Xippas

Rue Isidore Verheyden 2

1050 Brussels, Belgium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