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6月 1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要闻分析 – 掌掴共和国总统 吹向民主的恶风

滚动 国际

法国总统马克龙遭掌掴事件的肇事者、28岁的Damien Tarel周四被判处十八个月徒刑,其中四个月囚禁,十四个月缓刑,剥夺公民权利三年,终身禁止从事公务。 判决书公布后,当场押解入监。一巴掌换来如此严厉的惩罚,舆论普遍认为与肇事者的极端行为对称。

2021 年 6 月 10 日,爱丽舍宫,法国总统马克龙在G7峰会开幕前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

法国总统马克龙6月8日去南方视察途中与一民众握手时,冷不防遭对方掌掴,总统遭掌掴的瞬间画面在社交网络无数次出现,法国顷刻间似乎遭到一次不大不小的政治地震。政界不分左右,极左极右,一致谴责这一暴力行为,他们认为这不仅仅侮辱了马克龙本人,也侮辱了法兰西共和国。

被视为中间偏左的法国世界报就此发表社评。社评写道:6月8日,共和国总统开始自从法国取缔禁足后的第二次出访,为的是探测法兰西深处的“气温”,却发生了令人气愤的事件。一位高喊保皇派口号和“打到马克龙主义”的男子扇了刚刚从一所高中参观出来的总统一个耳光。

在第五共和国,国家领袖并非首次成为充满敌意和仇恨的小团体或个人的攻击目标,1962年,反对阿尔及利亚独立的法国秘密军(OAS)成员向戴高乐开枪;2002年,在香榭丽舍大道国庆阅兵时,25岁的Bruneri企图用长枪谋杀希拉克;这次针对马克龙的侵犯虽然没有那么戏剧性,但是,在世界报看来,在总统与欢迎人群会面的场面上突遭掌掴,且被其同伙拍摄并立即输送推特宣传,因而具有强烈的象征意义:它意味着这是一个暴力盛行的时代,一个气氛中充斥着不安的时刻。一股恶风正在吹向民主制度。

世界报认为,每一位公民都有喜欢或不喜欢共和国总统的权利,这是他的个人信仰。但是,掌掴共和国总统,不承认一位普选上位从而不承认他是法国人民的代表,就是把所有民主代议制的规则踩在脚下。法国总理卡斯泰事发后几小时呼吁发扬共和精神无疑做得很对,尽管马克龙本人认为这起事件是一个“孤立行动”,但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针对法国民主制度的威胁。

世界报指出,多年来,针对共和国民选代表的暴力有增无减,不管是针对市长、议员、政府阁员,语言暴力和肢体暴力,暴力成了社交网络的燃料。在社交网络,众多公民发泄个人不满,在一个刺激的火热的朋友圈,什么都可以说,什么都可以埋怨,真的假的一律平等视之,一切似乎都合情合理,导致政治环境激进化,公共辩论贫困化,这恰恰是共和国的两剂毒药。

这一巴掌无疑是这一背景的产物,如果说,事件发生后,令人欣慰的是无论极左极右,各个党派一致谴责暴力,但不要忘了事件发生两天前是什么元素在滋养着一场政治辩论,准备第三次竞选共和国总统、法国不屈服领袖梅郎雄引爆一场理所当然的愤怒,梅郎雄以阴谋论的口吻预告:“在总统大选的最后一周将会发生一场严重事故甚至谋杀”。

梅郎雄以此来揭露他的诽谤者,一名知名的极右翼网红编制的一个模拟对一名法国不屈服党人执行死刑的视频,这一视频居然被一位知名报人同时是电视评论员的埃里克.泽木尔(Eric Zemmour)拍手叫好。世界报感叹,这一极端的讨价还价概括了此刻法国的所有问题所在,那么,有谁能够给这场辩论注入一点理性呢?

周四,受害人马克龙再次淡化这一事件,认为国家并未处在“黄背心运动”时期的危机之中,他强调法国疫情大大缓解之后洋溢的乐观主义气氛。他说,“我现在感觉全法国弥漫着一种乐观主义气氛,一种重新全方位投入生活的强烈意志”。这位哲学功底深厚的年轻总统说,“当你走向人群的时候遭到一记耳光,没有什么严重”。

马克龙准备竞选下届总统吗?他以“不合时宜”回避了提问,“当我个人前途的问题真正提出来的那一刻,我会坦率相告。”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