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4月 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福布斯》富豪榜出炉,新晋富豪四成来自中国内地

滚动 社会万象

《福布斯》发布的2021年全球富豪榜显示,四成新晋富豪来自中国内地,北京也击败纽约成为全球亿万富翁人数最多的城市。

《福布斯》富豪榜出炉,新晋富豪四成来自中国内地

《福布斯》发布的2021年全球富豪榜显示,四成新晋富豪来自中国内地,北京也击败纽约成为全球亿万富翁人数最多的城市。但与此同时,中国贫富差距不容乐观,七亿人月收入不足两千元人民币。

虽然新冠疫情重创全球经济,这次上榜人数有2755人,包含493名新上榜者,几乎每17个小时出现一位亿万富翁。福布斯富豪榜的团队负责人称其为“屡破记录的一年”。

全球前十名富豪中,除了第三跟第十名来自法国、印度, 其余都由美国出产。亚马逊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贝索斯(Jeff Bezos)以1770亿美元资产连续第四年蝉联全球首富。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Elon Musk)则以1510亿美元位居第二。

从总人数来看,中国有698位亿万富翁,接近美国的742位。

去年北京增加了33名亿万富翁,总数达100位,险胜纽约。纽约有99名亿万富翁,过去7年一直盘踞榜首。

旅美中国经济学者秦伟平告诉本台,“纽约的财富总量还是超过北京八百亿美元。财富更快地向少数人集中,说明更多的普通人的财富在遭受损失,社会结构有一定的失衡,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站在台前的其实是权贵的白手套,中国真正的富豪,永远是一个谜。比如省部级以上的干部、人大代表,(如果加上这些隐形富豪中国)可能远超美国富豪。”

疫情期间,中国富豪闷声发大财

根据《福布斯》的排名,来自中国内地的亿万富豪跃升至626名。今年榜单的新面孔超过40%来自中国内地,10%多来自于医疗行业,制造业和科技业也是热门致富渠道,比如雾芯科技的汪莹,英科医疗的刘方毅等等。

《福布斯》分析称,背后原因主要有中国经济的坚挺表现,中国医疗行业为全世界提供了遏制疫情所需的试剂盒和医疗物资,资本市场改革使上市更加容易。

秦伟平:“疫情期间,网络消费、娱乐业形成更好的发展,大家更依赖于这些产业满足生活和精神需求。医疗行业背后有不正常的供求关系,比如口罩等医疗物资。无数普通人的血汗、消费为富豪添砖加瓦。这些富豪应该承担更多社会责任,多做慈善事业。”

全球排名最高的前三位中国富翁则是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689亿美元),腾讯创始人马化腾(658亿美元)和拼多多创始人黄峥(553亿美元),分别位列第13、第15和第21名。

紧随其后的有阿里巴巴的马云(484亿美元),顺丰控股的王卫(390亿美元),美的集团的何享健及其家族(377亿美元),字节跳动的张一鸣(356亿美元),多元化经营的李嘉诚(337亿美元)。

中国富豪数量远超美国 但为何比较小气?(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中国贫富落差巨大,七亿人月收入低于两千元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学术委员会主任宋晓梧,在三月底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大陆收入分配差距在全世界仍然还是比较大,基尼系数长期徘徊在0.46、0.47,高的时候达到0.50左右。

“月收入两千以下的人有7.2亿,农民工大多数在这个群体当中。一个农工家庭就按三口人算,农民工群体影响到七八亿人的消费。”

他还提到,二次分配中的社会保障有助于缩小一次分配差距,但发达国家一般可以缩小20-25个百分点,中国缩小的数据仅在8个百分点到12个百分点之间。

来自哈尔滨的中国公民廖诚告诉本台,中国模式以老百姓未老先衰、国有垄断、暴力剥削为代价,来滋长国防、基建和精英财富,维持光鲜亮丽的门面。“福布斯”中国富豪激增,只能证明底层人民被盘剥得更加惨烈。

“诞生这么多富豪,不是中国的光荣。中国农民、个体户晚年没有养老金,治不起病,上不起学,工作环境恶劣,毒食品、医疗教育黑暗。政府的权力,让这些垄断者垄断大多数市场,由底层的绝大数人民堆起这些富豪,损人利己。中国不是美国的自由市场经济,利人利己。”

近日一位货车司机因北斗定位掉线被罚款两千而喝农药自杀,这在廖诚的司机生涯中是稀松见惯的事,“养车的被卡、挨罚,平时特权盘剥太严重。农民工和个体户的负担,比正常国家高出多少倍,利润微乎其微,生存艰难无比。”

他出身农民家庭,曾经从事务农、餐饮、司机等工作。七十年代廖诚的年收入约三千块,2006年开始开货车,每月收入两三千元。他享有的社会保险则是高收费,低保障,做一次手术花费四千多,农村医保最后只报销五百块;母亲有一次身患轻病却被过度治疗,住院十五天、收费六千元。

“美国是市场经济,平民百姓的工资福利、食品物价,可以给绝大多数人提供较好的生活质量。中国的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如果政府不实行垄断,把审批放宽,各种好心人、宗教人士(广施)钱财,比如孙大午办医院、办教育,就可以把黑医院、黑教育淘汰掉。”

中国于去年宣布脱贫成功,迈入“共同富裕”的新征程,号称在实现2035年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目标上取得实质性进展。

邓小平曾以“先富带动后富”给老百姓开出无限期空头支票,习近平还有多远的路要走?廖诚认为,“共同富裕必须有一个前提,经济私有和竞争,政治要多党竞选。没有这些必要条件,共同富裕都是骗老百姓的。”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