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4月 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二十四位科学家要求重启溯源调查 无论中国是否参与

滚动 生活健康

二十四位来自世界各国的科学家和研究人员4月7日发表联名公开信,指世界卫生组织与中国的联合病毒溯源报告受到政治干扰,需要更严谨的调查,而中国是否参与无关紧要。

二十四位科学家要求重启溯源调查 无论中国是否参与

二十四位来自世界各国的科学家和研究人员4月7日发表联名公开信,指世界卫生组织与中国的联合病毒溯源报告受到政治干扰,需要更严谨的调查,而中国是否参与无关紧要。

来自欧洲、美国、澳大利亚和日本的24位科学家和研究人员在这份公开信中说道,世卫和中国对新冠病毒的联合研究,并未提供关于新冠疫情的可信答案,调查报告结论是根据尚未发表的中国研究得出,而关键记录和生物样本“仍然无法获得”。

公开信由美国的大西洋理事会智库高级研究员孟天行(Jamie Metzl)起草,他于美国克林顿政府时期曾经担任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委员。他表示,世卫组织做出妥协,以便从中国获得一些最低限度的合作。

若中国不配合 国际需要B计划

孟天行告诉本台,针对新冠病毒的全面性调查需要中国政府完全公开透明,但从疫情爆发初始,北京当局的行为却与此原则背道而驰。

“从一开始我们就看到(中国政府)破坏样本,隐藏记录并禁止访问、监禁公民记者,并下达禁令,使中国科学家未经事先批准就公开谈论大流行起源成为违法行为。”孟天行说。

在3月4日,孟天行和全球二十五名科学家已联名发表第一份公开信,指世卫专家团的调查独立性受限,且资讯均依赖中国政府共享,他们撰写的报告可能涉及政治妥协,并呼吁展开新的国际调查。第二封公开信与前一封内容相呼应,并提出更具体的建议。

孟天行表示,国际社会可能需要执行“B计划”,在没有中国参与的情况下进行最有系统性的调查。他告诉本台记者,最好的方案是中国政府能充分合作参与调查,每一位中国人民都将是受益者。

“如果中国政府拒绝并阻止全面性的调查,我们能做的就是展开另一个平行调查,与世界上感兴趣的国家和专家们合作,运用能得到的资源来评估所有新冠病毒源头的假设。在缺乏中国内部资源的情形下,不是不可能,当然能有(中国的资源)当然更好。”他说。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4月8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两封公开信的时间点“绝非巧合”,目的是向世卫组织和专家组施压,并批评美国等国家将溯源议题政治化。(美联社图片)

中国外交部回应:“有罪推定”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8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回应说,两封公开信的时间点“绝非巧合”,目的是向世卫组织和专家组施压,并批评美国等国家将溯源议题政治化。

赵立坚:“他们究竟是秉持科学、专业态度为溯源研究建言献策,还是“换汤不换药”对特定国家进行‘有罪推定’,我想大家应该都看得清清楚楚。”

孟天行对此感到失望,他告诉记者:“很不幸中国政府没有支持那些要求全面公开调查的人,而是选择攻击。”

世卫总干事谭德塞最近罕见地批评中国,他在简报会上称专家组在获取原始数据时遭遇困难,希望未来合作时能包括“更及时和更全面的数据共享”。(法新社图片)

谭德塞罕见批评中国

世卫组织的病毒溯源调查报告于上月底正式公布,报告认为病毒最有可能从蝙蝠经由中间宿主传染给人类,也强调病毒经由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极低。

世卫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最近罕见地批评中国。他在简报会上指专家组在获取原始数据时遭遇困难,希望未来合作时能包括“更及时和更全面的数据共享”,同时他也表示针对实验室泄漏假设的评估,需要更全面的调查。

不过世卫调查团中方负责人梁万年(Liang Wannian)否认未提供原始数据的指控,并表示调查重点应转移到其它国家。

公开信的另一位联署人、英国伦敦国王学院的生物安全专家兰佐斯(Filippa Lentzos)从事生物威胁研究已有二十多年。她告诉本台,针对病毒来自自然界或是实验室的假设都需要全面性检验,因为都有可能发生。

“我们不是要贬低世卫组织,而是强调世卫组织和中国的联合小组,没有完整权限和独立性进行调查。”兰佐斯说。

学者投书:需要赋予世卫独立权限

疫情爆发后,北京不仅隐瞒数据及相关资料,还逮捕了数名前往武汉调查的公民记者,引发国际舆论抨击。世界卫生组织公卫法与人权合作中心主任、美国乔治城大学全球卫生法教授高斯登(Lawrence Gostin)在4月5日就与两位作者联名投书美国《外交政策》杂志(Foreign Policy),呼吁国际社会制定强而有力的条约,使得世卫等国际组织有权独立核实官方的国家报告,若有国家以不负责任和不透明的方式行事时,该国际组织应诚实地警告世界各国。

“尽管社区广泛传播,但(中国)政府仍否认有人与人之间的传播,世界卫生组织无权要求中国透明和负责任,因为在未经其许可的国家或地区内,世卫缺乏独立确认数据或开展业务的工具。”文章写道。

高斯登在文章中提到,现实层面上,像中国这样严格坚持主权的国家,始终很难完全遵守国际规则,但强力且有效的条约能够凝聚其它国家,对不遵守规范的成员国施加更大的压力。

记者:陈品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