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9月 21,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民主党主席非法集结案开审有入狱准备 记协主席被控”阻差办公”周四提堂

港澳台 滚动

香港两大公民社会组织主席面临司法审讯,民主党主席罗健熙涉及2019年11月理大围城一宗非法集结案,星期二在区域法院开审,罗健熙等多名被告不认罪,押后下星期三续审。罗健熙开审前在社交平台直播表示,已作最坏打算,预计有可能会被判监禁。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陈朗升9月初准备进行采访工作时被警方拘捕,指他涉嫌“阻差办公”等罪名,警方星期一通知陈朗升,正式起诉他一项“阻差办公”罪,案件将于星期四提堂,可能影响他9月底到英国深造半年的计划。

民主党主席罗健熙(左)9月20日就被控非法集结罪到区域法院应讯。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两大公民社会组织主席面临司法审讯,民主党主席罗健熙涉及2019年11月理大围城一宗非法集结案,星期二在区域法院开审,罗健熙等多名被告不认罪,押后下星期三续审。罗健熙开审前在社交平台直播表示,已作最坏打算,预计有可能会被判监禁。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陈朗升9月初准备进行采访工作时被警方拘捕,指他涉嫌“阻差办公”等罪名,警方星期一通知陈朗升,正式起诉他一项“阻差办公”罪,案件将于星期四提堂,可能影响他9月底到英国深造半年的计划。

2019年11月11日反送中运动白热化期间,有示威者发起大三罢行动,临近红磡海底隧道出入口的理工大学校园被示威者占据,后来演变成严重警民冲突及攻防战,警方11月17日傍晚全面封锁校园各出入口,所有声援校园内示威者的人士,或者从校园出来的人士,都会被控告“暴动罪”,事件被称为“理大围城”。

罗健熙非法集结罪开审

同年11月18日有市民发起到尖沙咀营救理大校园内示威者的行动,大批市民被警方拘捕,其中民主党主席罗健熙等10人被控非法集结、管有适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等罪名。

案件星期二(9月20日)在区域法院开审,其中4名被告包括两男两女承认“非法集结罪”,法官练锦鸿下令还柙至10月11日判刑。另有一名被告打算认罪,但因为感染新冠病毒未能到庭,法官押后至下星期一(9月26日)处理答辩。

其余5被告否认所有控罪,包括70岁报称无业的陈重谊、38岁的小学教师莫德惠、36岁的前南区区议员罗健熙,以及26岁的记者邓卓儒。另一名22岁报称无业的被告谭浩鸣因确诊未能出庭。

控方开案陈词表示,首3名被告在警方围捕的时候被拘捕,其中邓卓儒在港晶中心与东海商业中心之间的巷子被捕时,身穿黄色反光衣背心,但未能出示记者证。警员从他的裤袋及背囊搜出镭射笔及索带等。法官将案件押后下星期三(9月28日)续审。

审讯前直播坦言有入狱准备

罗健熙上星期五(9月16日)开审前最后一个工作天,在社交平台直播,分享案件开审前的心情。他表示,由被拘捕至今接近两年,工作和生活尽量不受案件影响,但一直因有案在身,未能作长远规划,例如读书进修等,因此他认为无论最终审判结果如何,总算能有个了断。

罗健熙表示,不能够透露太多案情,他选择不认罪抗辩,坦言有作最坏打算可能会被判入狱。

罗健熙说:“终于要面对这个现实了,就是终于要去面对这个审讯了,那种感觉是有些‘奇奇怪怪’的,但是我自己都希望、当然我都希望自己没事,这个都必然的了,是不是﹖要不然的话就不需要去抗辩了。对了,我没有认罪的、即是我是‘不认罪’,不认罪当然是觉得自己不是犯法,这样才会不认罪。要不然就认了,所以我都希望自己没事,但是始终不知道啊,官司就是官司,如果有得一面倒完全说你不会有事的,那个就不是官司了,法律观点就是这样了,大家明白,所以是有机会有事的。”

罗健熙表示,近日已经开始安排有可能被判入狱的“身后事”,包括交代地区事务的跟进工作,预备入狱时的书单、探访名单等。

担心失去自由及监仓炎热卫生问题

罗健熙表示,近年有不少民主派人士入狱,民主党亦有不少成员因初选47人案等,被还柙超过一年半,他坦言每次探监的时候,见到党友都表现坚强,但是自己要面对入狱就觉得并不容易,最担心是失去自由以及监仓的炎热、卫生等问题。

罗健熙说:“即使我做这个(入狱的)心理准备做了两年都好,我仍然相信到我真的要去面对,即是如果我真的判了要去‘坐监(牢)’的时候,到我真的去面对那一刻,都应该不是那么容易适应,我觉得不论是生活上也好,即是你突然间、我个人一向都是很自由自在,喜欢去那里就去那里,现在突然间你的自由受到限制,这样的话一定是很难适应了,然很你突然间是变了一个、‘坐监(牢)’,要变到‘监趸(犯)’,当然也都在心理上可能要去适应了。”

尴尬时代下党友互相鼓励

罗健熙表示,相比47人案的数十名被告突然面对被长时间还柙而事前全无心理准备,他目前面对的状况已经好得多,例如事先通知家人预备他要”坐监(牢)”,他亦会坚强面对。

罗健熙说:“我觉得他们(被还柙的民主党成员)真的很坚强,所以当我见到他们这么坚强的时候,我觉得我那宗(案件)都相对而言不是那么‘大件事’(严重),我一定是要比他们做得更坚强,所以这个都是一个非常大的鼓励,非常之大的即是对我来讲,在这个那么困难的日子,都是要预计自己要‘坐监’的日子,看到他们然后他们反而有时候反过来鼓励我那些,其实整件事情是很吊诡,他们又觉得在(监狱)里面没什么可以做,所以就只能够鼓励你、叫你加油、叫你平安、‘顶着’(撑着),我又觉得你在(监狱)里面反而鼓励我,其实是大家都很尴尬,但是现在的情况就是一个这么尴尬的时代了,没什么办法的。”

民主党维持地区工作冀为民发声

罗健熙上星期三(9月14日)在民主党记者会上被问及,该党最近举行的集思,有否讨论解散的议题,他回应表示,党员仍然希望维持地区工作,为香港市民发声。

罗健熙说:“前天(9月12)的集思会里面,我想大家比较多都是讨论这一部份,即是究竟我们怎样可以做好一些我们的工作,大家都明白环境是比较困难的,大家都明白现况未必是我们最理想的现况,但是我们都仍然想不同的方法,尝试去将我们所相信的一些事情、我们希望可以代表香港市民的声音,我们希望可以反映到香港市民的意见,希望我们可以提到一些香港市民认为是最适合、也是最帮助到香港社会的一些建议,我们就会继续去维持着这些工作。”

至于有官司在身会否寻求连任民主党主席,罗健熙回应表示,案件必然会影响他是否留任民主党主席,但最终仍有待案件判决。

罗健熙说:“我自己都是可以做的地方我都是尽量去做,初步我想我跟党友去交流的时间,就是我是愿意继续去”顶着”(撑着党主席)这个位(子)的,当然实际上我想亦都会影响到我这个决定的因素,可能亦都会跟我的案件是有关系,即是这个是必然会有影响的,例如它(法庭)是会判我是有罪,然后要坐(牢)很长时间的,两年(党主席)任期都过了,这样当然不会特别去考虑(寻求连任主席),但是如果不是一些这样的情况,在一些可行的情况底下,我都会继续去(连任党主席)希望得到党友的支持。”

记协主席陈朗升被起诉阻差办公

身兼香港记者协会主席的网媒Channel C副采访主任陈朗升,9月7日在旺角准备采访元朗朗屏村业主大会时,被警员以涉嫌”阻差办公”(妨碍警务人员执行职务)以及”在公众地方行为不检”罪拘捕,在警署扣留调查超过11小时后,当晚获准以港币500元(折合约64美元)现金保释。

陈朗升获准保释后会见传媒表示,今次警方的做法令他”大开眼界”,他被拘捕带返警署调查期间,被锁上手铐导致“手瘀晒”(手部有瘀伤),亦有警员向他不礼貎对待。

陈朗升原定星期三(9月21日)到警署报到,不过,警方星期一(9月19日)提前通知他当日到警署,并正式起诉他一项”阻差办公”罪,案件将于星期四(9月22日)在西九龙裁判法院提堂。

陈朗升认为事件不涉及刑事成份

陈朗升星期一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这次被警方起诉来得相当突然,但是他认为事发时他没有做错什么事情,也认为要求警员出示委任证不涉及任何刑事成份。

陈朗升说:“都感觉不到任何刑事成份,即是一个市民要知道来截查你的警员的身份是很合理的,我也都讲了很多次了,警员不能够觉得人家去问你的身份,就等如是拒绝(配合),我完全不明(白)怎样可以成为一个罪名出来,但是不要紧了,这个世界、今时今日的香港你争取自己的权利是要付出代价,有些朋友现在在付出,有些人准备要付出,我要成为他们的一员都没办法了。”

陈朗升表示,他当日采访的是业主立案法团的新闻,现在主流媒体已经不会关注这些活动,他们是接获市民通知才到场采访,但是受到亲中传媒狙击,他强调当时只是到场直播,让市民了解立案法团的工作是否合理。

陈朗升说:“《大公报》写了整版出来,说我们去做什么‘煽暴’,我自己觉得很失望以及很过份,即是为什么我们那日要去做(采访)、那宗是什么新闻呢﹖是法团业主大会新闻,有人做吗﹖没人做的。从来主流媒体都没人做,只有独立媒体做,我们以前”立场(新闻)”会做,现在我们真的很多新闻都避重就轻、不敢做,是一些市民打(电话)来、sent(发)电邮来说有这些困难,我们才去做(采访)、做了几个,我们做什么呢﹖做直播而已,就让大家看看那些法团是怎样工作,譬如朗屏(村)现在今次他们就可以不招标之下,都可以通过使用一个服务的,就让市民自己法看究竟这件事(情),是合理不合理。”

被捕后上手铐瘀痕还在

陈朗升表示,过去3年他在街头采访社会运动最前线都没事,今次被警方拘捕及检控,他感到无奈。

陈朗升说:“过去3年我们在街头这么多次(前线采访),这么危险的时候都没事,那你可能觉得你(陈朗升)‘好彩’(运气好)而已,想抓你很久了,但是今日结果是这样,只能够讲无奈,这些事情你拿去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都是不可能的,即是很老实讲,拿去北京街头都不可能,你在北京街头有公安来打你,你问他是那一队,你会不会问完之后他们抓你上去人民法院审呢﹖我未见过,就算是打了你就算了,你看看那条手(铐)痕都还在,不是骗大家的,这条是那个手铐痕来的,我有没有挣扎其实警察自己知(道)的,不用争拗,打完还要拘捕还要告,比在北京街头更夸张。”

案件或影响月底赴英国深造半年

至于案件会否影响9月底到英国深造半年的计划,陈朗升表示,希望裁判官高抬贵手,他坦言目前都未敢落实英国的住宿。

陈朗升说:“我期望希望裁判官能够高抬贵手,明白案情不是很严重,即是可以先让我去(英国深造)半年,机票买了,订房就、我一早预(计)了有这样的机会有危机的,所以我的房(子)是未订的,我现在去到英国都不知住哪里的,但是机票买了,只能够说希望不会太大影响,但是那个影响很明显是会有。”

陈朗升星期一到旺角警署报到前接受传媒访问,对当局是否借起诉阻挠他离港,表示不作揣测,认为事件反映香港新闻自由的现况。陈朗升又表示,已收到牛津大学通知,对方表示无论如何都会支持他。至于最后安排会如何,要再看事态发展。

陈朗升被捕事件引起各界关注,更遭到亲中媒体以及中国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批评。北京驻港机构中联办控制的《大公报》,将这宗媒体采访事件,形容为陈朗升以及他任职的网媒,还有记协反中乱港渗透社区。

香港外国记者会就陈朗升被捕事件发声明表达关注,敦促当局必须有透明度。北京驻港特派员公署随即反驳,指外国记者会和个别西方政客“借新闻自由干预香港法治”。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