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9月 20,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雪饼」案被失踪满周年 中国记者案件前景堪忧

不平则鸣 滚动

中国记者黄雪琴与劳权工作者王建兵周一被捕满一年。除了全球数十个组织呼吁中国当局立即释放两人外,专家告诉德国之声,两人案件显示北京尽可能想让活动人士保持沈默。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中国女权运动者与记者黄雪琴与劳工权益倡导者王建兵被中国警方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逮捕满一年之际,「无国界记者」与其他24个非政府组织於19日发布公开声明,要求中国当局立即释放两人,并确保他们享有国际法保障的各项基本权利,包含辩护权丶不受阻碍通信的权利,以及确保他们在被捕期间的⾝⼼健康。

在声明中,「无国界记者」东亚办事处执行长艾玮昂(Cédric Alviani)表示:「黄雪琴以调查社会议题的方式服务中国民众,却因此遭到当局任意拘押,这证明了中国政府决定消灭国内所剩不多的独立声音。」

根据黄雪琴与王建兵关注组19日发布的新消息,两人在被捕初期,中国当局曾以「防疫」为由对他们进行5个多月的单独关押与秘密审讯,情形类似中国常对异议人士与维权律师使用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消息称,当局虽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逮捕黄雪琴与王建兵,但家属都迟迟未收到「拘留通知书」,而王建兵是到了2022年4月才首次获准会见律师,黄雪琴则是被剥夺通讯与会见律师的权利。

关注组在一份公开声明中写道:「王建兵在单独关押期间遭受了数十次的疲劳审讯和来自身心灵多方面的肉体和精神折磨。他不仅饮食不规律丶肠胃功能变差,而且精神疲糜丶深受抑郁症困扰。黄雪琴的羁押情况类似,她被关押的前半年,体重骤减5kg(11lb),而其本人被捕前已经很瘦,体重原本不及50kg。」

关注组还提到,黄雪琴的家人原本委托律师万淼焱为其代表律师,但在2022年4月中,警方突然提供一份由黄雪琴签名的「解除律师声明」,称解除了万淼焱的委托授权。声明写道:「万律师在4月下旬欲前往看守所与雪琴确认,但其会见申请也被看守所以“防疫”缘由拒绝。如今,黄雪琴代理律师已改由政府指派的律师代理,因其本人的通讯自由也被违法剥夺,家人和外界均无法得知黄雪琴关押近一年来的处境。」

全国多名人士遭警方骚扰

而在黄雪琴与王建兵被捕之後,关注组在声明中表示广州警方连动中国境内多地的警察,针对与两人有关联的公民进行骚扰丶传唤或审讯。关注组称,至少有超过70位黄雪琴与王建兵的朋友或家庭聚会参与者被传唤做笔录,另有超过10位被警方要求搬离广州。

关注组在声明中写道:「广州警察在没有出示任何合法手续情况下,即对部分公民社会行动者进行了多次长达24小时的审讯和恐吓,且强行搜查和拷贝电子设备。警方强迫和威胁部分雪饼朋友签署由警方编造的虚假口供,要求他们指认两人曾参与过『颠覆国家政权』的所谓培训活。」

2019年10月,黄雪琴曾在去广州当地警局取回证件时,遭警方拘留。

据传,王建兵的案件已於8月12日移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但黄雪琴的案件进度依旧不明。事实上,黄雪琴原订去年9月20日启程英国修读硕士学位,却与原本要为她送行的王建兵在出发前一天与外界失联。去年10月两人被正式批捕後,一直到今年3月才被移送检察院,案件在这期间也两度被退回补充侦查。目前,两人被羁押於广州第三看守所。

长期关注中国人权议题的日本明治大学比较法研究所访问研究员潘嘉伟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透过黄雪琴与王建兵的案件,各界可清楚看到中国政府对待活动人士的方式。他说:「他们想尽可能地让活动人士保持沈默,中国政府已不在乎国际社会如何看待他们滥用司法程序与违反正当程序。」

潘嘉伟直言,中国政府的主要目标是尽可能掌控局面,他们甚至不担心这些活动人士会成为突显中国严重侵犯人权的例子。他预测,中国政府有可能在10月的二十大之前对两人的案件做出判决。他向德国之声表示:「考量过去其他案件的处理方式,中国政府通常在重大事件前,会对特定案件做出判决。」

这其实并非黄雪琴近年来首次被中国警方逮捕。2019年10月,黄雪琴曾在去广州当地警局取回证件时,遭警方拘留。当时黄雪琴的友人告诉德国之声,黄雪琴在2019年6月曾赴香港参与「反送中」示威的活动,并将报导刊登在网络创作平台 「Matters」上。但在她於个人脸书分享文章後,广州警方立即到她家骚扰她。

潘嘉伟告诉德国之声,外界猜测黄雪琴去年再度被捕可能与她报导香港「反送中」示威行动有关,而若属实,她与王建兵会是最後一批因关注香港示威行动而被中国政府打压的活动人士。而虽然目前不清楚中国政府对两人的指控,是否与他们过往关注女权或中国劳权议题相关,但相关领域的活动人士可能会因为两人的案件,而开始担心自己未来是否会遭受类似的待遇。

潘嘉伟说:「他们的案件肯定会对这些领域的人产生一些寒蝉效应。此外,对於中国自由派的学者或活动人士来说,黄雪琴的案件也会让他们重新思考是否要出国深造,因为他们必须考虑自己是否会被允许离开中国。」

转载自 德国之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