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9月 13,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伦敦手记: 她向所有移民敞开了机会

滚动 国际

英国伦敦——伦敦毫无疑问是全球最多元的城市之一,这里有来自全世界不同国家的移民。在前来白金汉宫悼念女王的人群里,有着形形色色的面孔。我很好奇这些非洲裔、亚裔或是加勒比海裔的英国人是如何看待伊丽莎白二世女王的。

周一的下午前来悼念的女王的长长队列

伦敦毫无疑问是全球最多元的城市之一,这里有来自全世界不同国家的移民。在前来白金汉宫悼念女王的人群里,有着形形色色的面孔。我很好奇这些非洲裔、亚裔或是加勒比海裔的英国人是如何看待伊丽莎白二世女王的。

伦敦街头艺人的女王画像

我最欣赏她的“公正”

54岁的马谷-理布莱(Magau Libre)是位来自菲律宾的移民,我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在和她的母亲,还有另一位朋友一起在整理和摆放鲜花和礼物。因为很多的鲜花都是随意摆放,而且都有包装,既不太美观也不宜保存。她和很多前来献花的人自发开始了这些整理行动。

马谷告诉我她搬到英国已经22年了,现在是一名护士助理。在搬到伦敦前,她还在台北工作过几年,但“搬到英国是为了寻求更好的生活,而她(女王)向所有的移民敞开了机会”。

马谷说她最欣赏女王的地方是她的公正(Fair),“她对待每一个家庭成员都是公平公正的”。马古在接受采访时数次提到了“fair”这个词。作为一个同样在海外生活多年的人,我深切地理解这个词在移民中的分量和含义。

特拉法加广场旁的水师提督门(Admiralty Arch)上的半旗

英国在二战后一直在致力推广社会融合的相关政策。在1965年通过了《种族关系法》,并在此后的几十年中通过修订而不断完善。该法案从最初的在公共场合,如酒吧、旅馆等地禁止种族歧视,没逐渐扩展到在住房、就业、保险等方面禁止种族歧,并补充加入了禁止间接歧视的交款。这种很英国特色的法案实施过程——不求短时期的大刀阔斧,一步到位的社会变革,而是通过不断的修订中长期达到社会公正和公平的目的。

该法案无疑为英国社会摆脱种族分裂状态,增进移民的社会融合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这一切,都是在伊丽莎白二世女王治下所完成的。因此,像马谷这样,将此归功于女王,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女王已经通过她长达70年的在位,成功地成为了英国形象的化身。

来自东非的印度裔

来自坦桑尼亚的印度裔潘迪亚家族

居住在伦敦北部的斯坦莫尔-潘迪亚(Stanmore Pandya)一大早就来到了市中心维多利亚,和她一起来的还有弟弟方尼(Funny)和母亲芳娜(Fonal)。斯坦莫尔和芳娜一人捧着一束鲜花,随着大股的人流向着白金汉宫的方向走去。

她们的南亚面孔是我决定和她们攀谈的原因,不出所料,斯坦莫尔和她的弟弟是在伦敦出生和长大的二代移民。但令我意外的是,她们的家族并不是来自印度,而是东非的坦桑尼亚。“我们是说古吉拉特语(Gujarati)的印度裔,但我的家族在乌干达生活了好几代,在我小的时候搬到了坦桑尼亚”,芳娜告诉我。

我无意赘述东非复杂的现代史。简单说来,坦桑尼亚和乌干达都曾是英国的殖民地,在19世纪末英国人在东非地区实行“分而治之”的政策,阿拉伯裔的做行政官吏,印度裔的做金融商贸,而非洲裔的则从事体力行业。1950和60年代动荡的局势,使得像芳娜的家族这样在当地已经居住了几代人的印度裔不得不选择离开。

芳娜说她在坦桑尼亚长大,那时坦桑尼亚已经从英国独立,但她清楚地记得1979年伊丽莎白女王二世访问坦桑尼亚时的情景,虽然她没有亲眼看到过女王,但这并没有阻碍她对女王的喜爱。

斯坦莫尔告诉我,她的家族都是印度教徒,同时也是女王和英国王室的忠实支持者。她最欣赏女王身上的那种“责任感”,并且相信查尔斯三世会继承他母亲的这种品质,成为一位出色的国王。就像很多媒体所描述的那样,女王独特的个人魅力和形象,让她成为了超越宗教,种族和文化阻隔,统合英国社会的纽带和象征。这一点,在这个潘迪亚家族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我是保皇派

牙买加裔的伦敦人罗克西-布鲁克斯

47岁的罗克西-布鲁克斯(Roxxie Brooks)同样是一位王室的坚定支持者。“对,我这样的人被称为保皇派(royalist)”,罗克西风趣地说道。“王室成员里你最喜欢谁,这永远是个见面时的好问题。而且你总会得到一个答案。我个人认为哈里王子可能相当受欢迎。至于其他人,我就不太确定了。我一直很喜欢安妮公主,她很有气质,很优雅。”

罗克西是牙买加裔的伦敦人,在伦敦出生和长大。平日她在学校工作,但此刻,她正在格林公园里负责维护秩序的工作。她说自己感到非常荣幸能在这样一个重要的时刻,在距离王室这么近的地方工作。

“查尔斯三世将会对他母亲的遗产感到荣幸,并会做得更好。我认为他对今天的世界非常了解,他的儿子们与年轻人的关系非常密切。现在他们已经在这一代人中长大,希望他能从他们那里得到建议和指导,以了解如何与年轻一代以及与我同龄的人接触。”罗克西满怀期待地说到。

但先前提到的马谷却不认同这样的观点。

“我喜欢女王,我也尊重英国的法律和文化,但我不会支持君主制,尤其是这种以血缘为依据的继承”,马谷说到,“我只喜欢女王和戴安娜王妃。因此,我不会去支持一个背叛过妻子的男人”。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