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9月 8,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英国首相特拉斯:守成不易 艰难开局

国际 推荐 滚动

赶赴苏格兰接受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任命后,英国前外交大臣特拉斯正式成为英国第78任首相。作为前首相约翰逊的同道伙伴,特拉斯除了要延续前政府的施政倾向,还要解决英国衰退、脱欧后遗症、苏格兰公投等问题。不仅如此,保守党党内分裂倾向以及民众对新政府的信心不足也将使特拉斯处于处处掣肘的状态。不知在此重重压之下,特拉斯是否还有心力重拾英国昔日的荣光?

赶赴苏格兰接受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任命后,英国前外交大臣特拉斯正式成为英国第78任首相。作为前首相约翰逊的同道伙伴,特拉斯除了要延续前政府的施政倾向,还要解决英国衰退、脱欧后遗症、苏格兰公投等问题。不仅如此,保守党党内分裂倾向以及民众对新政府的信心不足也将使特拉斯处于处处掣肘的状态。不知在此重重压之下,特拉斯是否还有心力重拾英国昔日的荣光?

特拉斯的唐宁街10号之路

特拉斯的竞选对手,前英国财相苏纳克曾在保守党党魁第一轮党内议员选举中获得优势,但几乎没人指望这个印裔英国人获胜。果不其然,特拉斯在第二轮全体党员投票时,立刻与苏纳克拉开距离,其优势一直保持到选举结果出炉的最后一刻。

这或许说明,在大部分保守党员心目中,英国前首相约翰逊仍然是最合适的首相人选。苏纳克是最早向约翰逊逼宫的大臣之一,在他之后,大批党内议员才掀起辞职声浪,而特拉斯从始至终都被视为约翰逊的伙伴。虽然议员们对约翰逊“深恶痛绝”,但这并不妨碍16万保守党员中大多数对他的支持。因此,作为“背叛者”的苏纳克自然得不到更广大党员的垂青。

此外,苏纳克的出身及家庭比特拉斯更富足,广大市民更倾向于出身普通的候选人。苏纳克的种族身份让中间偏右的保守党接受起来也还为时尚早。

然而,此次选举仍是21年来英国首相竞选中胜者与败者差距最小的一次。特拉斯得票率为57%,苏纳克则为43%。特拉斯也是21年来第一位未能夺得议员多数票的党魁。这显示出保守党党内的分裂倾向,特拉斯上任首相后,其未来施政不容乐观。

作为首相的特拉斯也暂时摆脱不开约翰逊的阴影。特拉斯曾被数次问到,约翰逊是否在其身后遥控指挥。6日,约翰逊发表卸职演说,称自己是一节已完成任务的助推火箭,“将缓缓重返大气层,悄悄坠落在太平洋一个偏远角落”。这并不意味着他将从此退出英国政坛。知情人士透露,约翰逊此后将积极挣钱,或许会重回新闻业,以及在金融投资公司担任董事,然后再寻找机会重回政界。

不列颠的凛冬

许多媒体把特拉斯上任前的英国局面描述为“撒切尔以来最困难任期”,这给了立志做新“铁娘子”的特拉斯一个成为其真正接班人的机会。眼下,特拉斯面临着英国40年一遇的高通胀和生活成本危机,这与撒切尔夫人第一届任期时的局面类似。

目前英国8月份通胀率已超过10%,能源危机、劳动力短缺、此起彼伏的罢工等正对英国民众的生活造成重创。今年也是10年来英国资金外流规模最大的一年,英国央行警告,英国经济到今年年底恐将陷入长期衰退。严冬来临之际,许多英国企业和家庭也将陷于困顿。

特拉斯表示,将进行大胆的改革,包括实践300亿英镑规模的减税政策、拟定能源价格冻涨计划,预计向能源公司提供政府贷款担保、整顿国民医疗服务系统等。特拉斯的竞选对手苏纳克曾批评其计划“盲目”,将加剧通胀以及外资抛售英资。

特拉斯自己的“撒切尔计划”能否顺利实施以及结果如何,还未可知,但已有民调显示民众对特拉斯政府解决生活成本危机的信息不足。英国民调集团YouGov5日公布的民调中,67%的受访者持这一看法,只有19%相信特拉斯政府,即使在保守党选民中,也只有35%的受访者相信他们新领导人的能力。

英国经济衰退只是特拉斯面临的棘手问题之一,脱欧后遗症仍将是英国需要长期面临的问题。如今,欧盟或许更应倾向于警惕特拉斯对双方合作的威胁。欧盟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在祝贺特拉斯当选时,提出期待双方“能具有建设性的关系,充分尊重我们的协议”。冯德莱恩指的是《北爱尔兰协议》,该协议使英国退出欧盟后,能让北爱尔兰保留在欧盟关税区和单一市场内。特拉斯对此持强硬反对态度。

此外,苏格兰正推动明年进行第二次独立公投。此前一次公投还在英国脱欧之前,反对派以55%的票数险胜。英国脱欧后的窘境或使此次苏格兰公投呈现更多变数,如果应对不力,特拉斯的首相任期或许撑不到2024年英国大选。

外交版图中何以措足?

近期,曾经大英帝国皇冠上的明珠——印度,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北美独立战争,使曾经的大英帝国失去了西半球;印度独立,使英国失去了富庶的基石以及王室加冕皇帝的资格;香港回归中国,使英国失去了遥控亚洲的踏板和东亚金融大本营。

如今的英国首相选举,似乎也更难在世界范围内掀起多大风浪。检视特拉斯在外相任上的外交成就,似乎除了对中俄采取“鹰派”立场,呼吁减少对这两个国家的经济依赖以外,并无许多过人之处。然而,这或许才是英国再度辉煌的关键点。

回望撒切尔夫人的外交成就,她成功利用东西方关系转向及美苏政策调整的机会,在欧美和东西方之间担当某种调停角色,其鲜明的民族主义和实用主义特征使撒切尔夫人在那个时代的国际政治舞台上打上了自己的印记。有人说,撒切尔在应对香港问题上失败了,但香港和平回归也使英国获得了占有中国广大市场的先机。

当前也是国际巨变之时。俄乌战争中,俄罗斯正逐渐转入守势,但最后鹿死谁手还未可知,这正是英国检讨外交策略,主动出击的好机会。相比于俄罗斯,特拉斯对中国显然更为关注。中国长年不遵守《中英联合公报》,持续侵犯香港的自由民主,同时又对台湾虎视眈眈。作为统治香港超过150年的殖民者,英国对香港的关注师出有名,中国对台湾造成的威胁又是全球共识。身份转换后的特拉斯要如何调整对华政策,令人期待。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