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9月 7,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刘忠良:从中国到美国,全球防疫都是瞎折腾!新冠疫情八大科学终极解答!

中国大陆 大众观点 滚动

现在,新冠疫情已经持续两年多,世界各国纷纷方式防疫,甚至彻底结束防疫,实现与病毒共存。全球两年多的防疫,是应该总结反思一下了,以免让一些错误持续导致更多损失。

现在,新冠疫情已经持续两年多,世界各国纷纷方式防疫,甚至彻底结束防疫,实现与病毒共存。全球两年多的防疫,是应该总结反思一下了,以免让一些错误持续导致更多损失。

1、新冠疫情如何结束?

按照新冠病毒特点的流行病毒规律,新冠疫情无法被人为消灭,只能“自然终结”——即通过变异及自然选择规律,变成低致死率的普通流行病毒,实现与载体共存。

在地球上,病毒、细菌等致病微生物,其历史比动植物更久远,数量远比动植物更多。自然界的每一滴水、每一立方厘米空气、每一寸土地,都有大量的病毒、细菌。很多病毒、细菌以动植物为载体,实现与载体共存。

人类无法消灭与人类共存的病毒、细菌,因为他们体积太小、生存环境简单、数量巨大。人体所载细菌、病毒的数量,比人体细胞数量还多。比如,人类肠道就有14万种病毒,你每一次正常呼吸都有成千上万的细菌进入你的呼吸道。这些与人类共存的病毒、细菌,对人类有好有坏,但共存下来的基本是对人类无大碍,根本无法消灭。

按照新冠病毒的特性,可以对照的就是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西班牙大流感的最终结局,就是变成普通流感病毒,实现与人类长期并存。

2009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Drs. Morens, Taubenberger和 Fauci 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介绍了1918 年西班牙大流感病毒的后代,是如何维持了过去的百年。它们的变异后代在过去一百年里,又有几次兴风作浪,比如1957年(H2N2)、1968年(H3N2)以及2009年的(新型H1N1)的流感大爆发,都是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病毒的变异后代。

在恶性流行病毒领域,清零和消灭天花病毒是第一个、可能也是唯一病毒消灭的案例。天花危害了人类至少3千多年,直到 1980年5月,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天花被彻底消灭。天花被彻底消灭,有三大可能的要素:1. 接种天花疫苗非常有效;2. 天花感染能够容易识别和及时发现,以便制定及时有效的公共卫生干预措施;3. 天花病毒没有作为中间宿主的动物媒介,不会出现动物向人类传播导致疫情反复的情况。

与人类相处至少3千多年才被消灭的天花相比,新冠病毒的特性与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更相似,因此新冠病毒也无法被人类消灭。按照病毒演化规律,高传染性和低危险性的变种才能成为主流,低传染性的被高传染性的取代,高致死率的因为载体死亡而自杀,最后一定是高传染性和低危险性的变种。

虽然这个演变过程中可能存在某个传染率较高但病死率也较高的变种,比如新冠德尔塔病死率达到0.8%,但最终还是更高传染性的低致死率的奥密克戎赢得胜利(和流感一样0.1%左右的病死率,且针对有基础病的脆弱人群,主要是有疾病老人)。这和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类似,中间也曾出现过一次传染率高病死率也高的变种,但两年左右,高传染率且低致死率的变种成为主流,然后疫情终结,变成普通流感。

2021年11月,在南非演化出新冠变种奥密克戎,成为新冠疫情的终结变种,因为它具有高传染率和低致死率的特性。中国专家张文宏通过大量数据发现,奥密克戎的症状已经弱于流感,仅对脆弱人群有致命危害。比如,在上海60多万感染病例,无症状感染者高达90%以上。其实,这已经和流感一样,仅仅对脆弱人群产生致命影响。

按照新冠病毒的特性,新冠疫情的终结方式和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的结束方式是一样的,就是变成普通流行病毒,和普通流感类似。其实,经过两年多疫情,我们发现终结新冠疫情的并不是疫苗、防疫、口罩、药物,而是奥密克戎以新冠“天然疫苗”的方式终结新冠疫情。

2、与病毒共存是否残忍?

也许有人觉得,与产生疾病的病毒、细菌共存,就会有人付出代价,甚至是死亡,就认为这是残忍的。但是,人类能不与远比人类历史更长、数量更多的病毒、细菌共存吗?实际上,没有病毒、细菌,或者企图消灭病毒、细菌,人类自己也被消灭了。

人类与病毒、细菌的“协同演化”,包括其他动植物与病毒细菌的协同演化,本身就是演化规律的一部分。比如,植物的光合作用,就起源于“光和细菌”。再如,消化道的益生菌,本身就是人体消化的一部分。

由于人类必然与病毒、细菌永久共存,病毒、细菌也在一直锤炼人体的抵抗力,进而对人类的种族进行筛选。如果企图减少病毒、细菌的侵袭,就会弱化人体抵抗力,最终带来种族的灭顶之灾!

比如,美洲的印第安人,95%是死于欧洲人带来的病毒。亚欧大陆的人经历很多次病毒的历练和筛选,免疫力强。相反,美洲印第安人缺乏病毒的历练,一旦亚欧大陆的病毒来袭,几乎带来灭顶之灾!

欧洲人为何不能像占领美洲那样占领非洲,就像因为非洲有自己独特的病毒和细菌,欧洲人缺乏抵抗力。可以说,独特的病毒和细菌,让更落后的非洲黑人保住了自己的土地与种族。

没有经历足够病毒与细菌挑战的种族,终有一天将面临灭顶之灾。而一次又一次的病毒与细菌,正是对种族的锤炼,帮助种族赢得最后的胜利!所以,欧美人早早就呼喊实现新冠群体免疫,这不仅是被迫,更是赢得最终胜利的选择!

其实,纵观历史及全球,我们可以发现,绝大多数传染病毒,都是在消灭老弱病残,留下健康能力更强的人。从人类历史来看,病毒一直在推进人的进化。相反,缺乏这种进化的种族,迟早因免疫能力太弱而被消灭!印第安人的教训,适合任何一个种族!东亚人防疫太好,大自然迟早要补偿!

欧洲的黑死病,推动欧洲走出黑暗的中世纪。黑死病消灭大量老弱病残之后,种族得到锤炼之后,旧秩序和旧思维被打破之后,欧洲人以更强的面貌走向世界。尤其是大航海运动之后,迅速占领了美洲、澳洲及部分亚洲、非洲。

与普通流感病毒一样,新冠病毒尤其是奥密克戎变种,仅对脆弱群体有致命威胁,且一般是有疾病的老人。这和病毒消灭其他动植物的脆弱群体一样,都是自然更替(加速自然更替),无所谓残忍不残忍。其实,站在自然法则的长期历史角度,这仅仅是客观的自然选择。谁违背这个自然规律,最终将付出更大代价,就像印第安人一样。

3、封城等严格防疫有价值吗?

从整体而言,由于病毒演化需要足够数量的传染所引发的足够变异及自然选择,对新冠病毒特性及演化来说,封城等严苛的防疫措施并不能减少多少死亡。因为,这个国家封城或严苛防疫,病毒就需要在其他国家以足够感染数量完成疫情终结的“终极变异”——诞生高传染率和低致死率的变种,变成普通流感一样的普通传染病,与人类长期共存,凶险的疫情也就终结了。

在病毒“终极变异”完成之前,严格防疫的国家,其生命损失代价较小,但严苛防疫的经济损失太大。在宽松防疫的国家,生命损失代价较大一些,但经济损失较小。因此,付出防疫巨大经济损失的国家,不要嚷嚷着让别人抄作业。从保护生命和经济损失来看,及时调整的新加坡、越南、中国台湾等一些东亚国家和地区是比较成功的。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近期研究,在2020年3月的新冠疫情初期,封城仅让欧美新冠死亡率降低3.2%。若逐一估算,禁足令只让死亡率减少2%。戴口罩是最有效的方式,让死亡率下降18.7%。到2021年和2022年,欧美封城仅能让新冠死亡率下降0.2%,几乎等于没有任何效果。

在新冠早期,传染率没有那么高,病死率相对流感较高,封城还有点保护生命的价值,但也付出巨大经济代价,几乎得不偿失。相反,戴口罩的成本极低,但效果最显著。实际上,这和我在2020年1月底和2月初的呼吁对应:“戴上口罩,正常工作生活”。当初全球如果按照我的呼吁,绝对不会在两年多时间里付出巨大经济代价。

从病毒演化规律而言,我们采取强制戴口罩等科学防疫措施,其实并不能减少人类多少死亡。这个国家防疫严格,病毒就只能在其他国家以足够数量感染来完成“终极变异”。如果大家防疫都比较严格,病毒完成“终极变异”的演变时间就会大大拉长,最终也不能减少多少死亡人口,但经济民生损失巨大。说实话,前期的严格防疫,或者主动戴口罩,就是让其他国家其他人为代价,我们坐享病毒在其他国家人群完成“终极变异”的成果。

当病毒变异成为高传染率且低致死率的变种时,就是病毒选择与人类共存。从基因的规律来看,任何基因都必须选择让自己延续下去,这才是成功。因此,任何病毒要成功,最终只能选择与载体并存。

现在,奥密克戎就是新冠疫情终结的“终极变异”,奥密克戎变成新冠病毒的“天然疫苗”。让这个天然疫苗及时普及,总体代价(经济民生+生命价值的损失之和)最低。否则,继续防疫就会付出更大代价,以往的“成功”就会被损失的延续而抵消,甚至变成总体的更大失败。

如果不让奥密克戎这个“天然疫苗”普及,如果继续严格防疫,疫情和防疫就永远不会终结,经济损失无限延续,防疫所导致的生命价值损失也无限延续(比如疫情封锁的生命自由代价损失、经济民生下滑的生命价值损失),最终还是“破防”,就变成了抗疫的“最大失败”。

比如,朝鲜是世界上对新冠病毒最封闭的国家,但在2022年5月份还是奥密克戎大爆发。现在,朝鲜多数人口已经感染奥密克戎,病例持续下降,正在实现“群体免疫”。接下来,朝鲜就可以恢复正常生活了。

但是,继续严防奥密克戎的国家,由于没有实现新冠“群体免疫”,将承受无休止的防疫损失,将永远无法恢复正常生活。当然,不会永远,最终,不是疫情“破防”,就是忍无可忍之后主动选择“群体免疫”。也就是说,无论如何严防,最终结果都是一样的“群体免疫”。

与新冠病毒流行病特性相似的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已经与人类共存一百多年。如果坚持以封城对待新冠奥密克戎,就要有坚持封城一百年的准备。否则,那就停止任何形式的封城。同样,如果继续坚持病毒清零,也要有坚持一百年的准备,否则就尽快结束。

4、新冠疫苗还应该继续打吗?

前世界首富比尔盖茨说,奥密克戎已经成为比“人造疫苗”更好的“天然疫苗”。因为人造疫苗不仅较大经济成本,还有各种副作用,包括死亡。尤其是因打疫苗而重症的人及死亡人口,打疫苗是得不偿失。

按照疫苗的正常研发周期,至少需要数年时间,甚至是十几年时间。过去两年,人类所有新冠疫苗,都是实验品。所有打疫苗的人,也是实验对象,各种副作用还未可知。从这个角度考虑,新冠疫苗可能比新冠病毒还恐怖,至少对一些人来说就是如此,比如疫苗致死者。

据报道,2022年1 月份,数十位专家和法庭“迫使” 美国FDA 公布新冠疫苗的临床数据,此后FDA公布了关于该疫苗的55,000 页的文件,辉瑞疫苗被公布了新冠疫苗1291种副作用,其副作用写了密密麻麻的9页。

美国辟谣类网站Lead Stories指出,9页的潜在副作用是辉瑞准备的不良事件报告的一部分,这不是疫苗的预期副作用,而是专家组和监管机构汇总的一份潜在副作用清单,用于安全监测。

文件指出,截至2021年2月,辉瑞记录了近16万起疫苗不良反应,从轻微到严重不等;其中包括精神系统紊乱、肌肉骨骼和结缔组织症状、胃肠道反应,包括多种自身免疫性疾病和特殊疾病等等,以及1223 例死亡。

虽然一些数据在目前时间内支持新冠疫苗降低死亡率,但疫苗所产生的抗体会迅速下降。比如,美国2022年3月公布的研究数据显示,12至15岁的青少年在接种新冠疫苗后两个月左右效果降至原本的20%,五个月左右效果清零。考虑到新冠疫苗的副作用及青少年对新冠奥密克戎的较高抵抗力,新冠疫苗对青少年的价值或许就是负数!

考虑到疫苗的副作用和未知影响,新冠疫苗的价值非常存疑。或许,对脆弱人群,尤其是有疾病老人,新冠疫苗还有一定的保护价值。但对健康人群来说,应对奥密克戎无需新冠疫苗。因为,奥密克戎本身就是代价很低的“天然疫苗”,绝大多数人无症状或症状轻微。

尽管从现在数据来看,新冠疫苗降低了脆弱人群的死亡率。但是,对健康人群来说,新冠疫苗的各种副作用还没有完全显示出来。所以,新冠疫苗到底有没有价值,最终能不能降低死亡,都还是未知数。

对因为疫苗而重症及死亡人口来说,已经确定新冠疫苗是灾难、是负价值。对于其他人,由于新冠疫苗的副作用没有完全显现或被统计,近期降低死亡的数据还不是疫苗的全部作用,疫苗的价值还未可知。因此,新冠疫苗是否应该打,还至少需要数年的历史检验才能给出答案。

5、还需要等待特效药吗?

像迷信新冠疫苗一样,很多人还迷信新冠特效药。其实,就像新冠疫苗一样,特效药物的作用也仅仅是对重症患者有一定价值,但奥密克戎的重症率很低。就像朝鲜,没有大规模核酸检测,没有推广新冠疫苗,也没有新冠特效药,但正在赢得新冠疫情的胜利。

全球对新冠病毒防控最严格的国家是朝鲜,但朝鲜也在4月份被新冠奥密克戎攻破了最世界上最严密的防线。2022年5月14日18时至15日18时,朝鲜全国新增发热病例峰值超过39万例,然后持续下降。

4月底至6月6日下午,朝鲜累计发热病例近420万例,累计死亡71例。从朝鲜新冠奥密克戎有发热症状的感染者来看,病死率不足0.002%,即病死率不足十万分之二。

也许有人说,朝鲜死亡数据存在瞒报,有分析认为实际死亡人数可能是5~6倍。但是,奥密克戎无症状感染者是有症状感染者的5~10倍。因此,即便考虑到瞒报,在没有接种疫苗的情况下,朝鲜奥密克戎疫情的病死率也仅为十万分之二左右,远远低于流感千分之一(0.1%)左右的病死率。

从非洲、阿富汗、缅甸、朝鲜等这些缺少疫苗和药物的几乎躺平的国家来看,奥密克戎没有多大伤害。那些被伤害的脆弱人群(绝大多数是有疾病的老人),其根本还是抵抗力太弱。由于非洲、阿富汗、缅甸、朝鲜等国家,人口相对年轻、健康,抵抗力脆弱的人群很少,所以没有多大影响。

实际上,任何疾病,都依赖人体的自我修复和自身免疫能力,药物和疫苗都只是辅助手段。奥密克戎已经被证实是最好的“天然疫苗”,突破性感染之后大幅提高免疫能力。

对抗奥密克戎,最好的方式是良好的免疫力和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这需要充分的营养、充足的睡眠、良好的心情。但封城等严格防疫限制,导致居民食物匮乏、心情沮丧,严重损害自身免疫力和自我修复能力。

在中国一些地方把奥密克戎感染者拉到方舱,包括把无症状感染者也拉到方舱。方舱的环境很差,根本不利于睡眠和良好心情。把人拉到方舱,吃、睡、心情,都不好,严重削弱自身免疫力和自我修复能力。

因此,对抗新冠奥密克戎,根本无需等待特效药,就像感冒也不必然需要特效药一样。最好的特效药,就是人体自身免疫力。吃好、睡好、心情好,免疫力就好。这需要政府“无为而治”,不要胡乱干涉人民的自我免疫力对抗奥密克戎。

6、还需要继续核酸检测吗?

参照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在1920年初疫情终结的历史规律,实际上在2021年底,当奥密克戎消灭其他新冠毒株而成为新冠主流病株之后,新冠疫情已经“天然终结”了,这和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疫情终结所用方式和所用时间基本一致。

随着新冠“天然疫苗”奥密克戎成为主流病株而消灭新冠疫情,世界各国纷纷放开防疫,包括完全取消防疫。这时候,核酸检测已经多此一举。既然奥密克戎已经成为新冠“天然疫苗”,还需再检测及阻碍“天然疫苗”的普及呢?花费巨大代价的“人工疫苗”是各种强制推广,现在何必阻止“天然疫苗”的普及呢?

实际上,过去两年多来,无论封城、核酸检测、新冠疫苗、特性药物,都没有终结新冠疫情。终结新冠疫情的是奥密克戎变种,也就是大自然的自然选择终结了新冠疫情。

就像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如果到1920年初还在严格防疫,那就会被历史嘲笑。因为,到现在,还有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病毒的后裔,至今没有消灭流感病毒。

既然2022年新冠疫情已经如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天然终结”(但其变种的后裔还一直存在),就像1920年还对西班牙大流感继续进行核酸检测一样,还有必要进行吗?如果认为有必要,那就需要至少坚持核酸检测一百年。

7、还需要继续戴口罩吗?

在新冠疫情期间,东亚人比较自觉的戴口罩,病毒就在其他人群中传播和变异,最后诞生奥密克戎变种,然后疫情自然终结。在前期,我们戴口罩,让新冠病毒在其他人群中完成变成普通病毒的最终演化,其他族群承受病毒演化的代价,而我们的代价最低。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研究,戴口罩是最有效的防疫方式,让死亡率下降18.7%。与封城等措施相比,戴口罩是代价最低的防疫方式。这和我疫情开始时的呼吁一致:“戴上口罩,正常工作生活”。但可惜,我的呼吁不仅没有得到重视,还被很多人嘲笑和辱骂!

到了2022年,就像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到了1920年一样,疫情已经自然终结。对东亚人来说,这时候取下口罩获取呼吸自由,就是代价最低的选择。

奥密克戎已经成为高传染率的低副作用的新冠“天然疫苗”,既然你可以接受“人工疫苗”,还害怕“天然疫苗”吗?况且,至少在数年之内,你几乎必然不知不觉的感染奥密克戎。如果你不打算继续至少再戴口罩数年,那就现在取下口罩。否则,你至少需要再戴口罩数年时间。

如果按照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的经验,到现在其后裔还继续存在。那么,如果继续戴口罩对抗新冠奥密克戎,就可能需要戴口罩一百年的准备,但还不会终结。也就是说,如果你准备以戴口罩彻底隔绝奥密克戎,就需要准备戴口罩到老死。

8、从历史看如何对抗新冠疫情?

从新冠变异的实际情况来看,全球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那就是封城等限制性防疫措施,导致巨大的经济代价。因为,这个国家封城,病毒就需要在其他国家以足够数量的感染及死亡完成变异。考虑到严格防疫所导致的其他死亡及经济民生损失,封城和封国的全球意义是最终得不偿失。

就像1929年的经济危机,为了应对国内需求不足,对进口产品增加关税,结果各个国家都选择增加关税,反而加重和延长了经济危机。封城和封国,拉长了疫情持续时间,造成全球巨大经济损失,结果导致疫情的更大损失。考虑严格防疫所导致的其他死亡,总体死亡可能并未减少,至少考虑到自由在内的生命价值并未得到更多保护。

当然,封城等严格防疫,仅仅在前期防止扩散时有点价值,尤其是对生命价值比较高的国家来说。但是,封城的经济损失巨大。为了完成变异所需感染,疫情时间被拉长一些,死亡在其他国家补充。

到2021年底,奥密克戎逐步消灭了其他新冠病毒变种,已经成为新冠“天然疫苗”和新冠疫情的终结者。这时候,对奥密克戎“无为而治”就是最佳选择。因为,奥密克戎已经如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那样最终实现与人类共存。再进行防疫,无非就是扩大经济损失和生命自由价值的损失。

如果阻止奥密克戎这个新冠“天然疫苗”的自然普及,如果继续严防,防疫就永远不会终结,经济损失无限延续,防疫所导致的生命价值损失也无限延续(比如疫情封锁的生命自由代价损失、经济民生下滑的生命价值损失),最终还是“破防”或被迫放开,就变成了抗疫的“最大失败”。

比如,由于防疫限制(含自觉限制),导致经济民生压力巨大,自杀人口增加,所有人的生命价值在封锁中降低。由于防疫限制,急病、重病、长期病等无法得到及时治疗,其他死亡人口更多。由于防疫限制,经济下滑,资本和产业链逃离,居民和企业收入下滑,财政收入下滑,但防疫支出增加、居民和企业债务增加,居民、企业和政府都处于更糟糕状态。

奥密克戎的死亡人口,从目前全球数据来看,包括中国上海的数据,基本都是有重大基础疾病的人口,尤其是重病老人。从全球经验来看,奥密克戎确实是仅危及脆弱人群,主要是有重病的老人,这是正常现象的“自然更替”。实际上,新冠从开始的最大风险就是重病老人。因此,非洲、阿富汗、缅甸、朝鲜等落后国家,缺乏重病老人,就无法看到专家所预言的疫情灾难。

实际上,几十个非洲国家和全球很多落后国家,尤其是奥密克戎到来之后,直接躺平就是最佳防疫策略——让奥密克戎这个新冠“天然疫苗”自动接种,免去人工疫苗的高成本和副作用,生命价值和个人自由得到最大尊重,经济民生和政府财政得到最大保护,就是最成功的防疫!

所以,对待新冠奥密克戎,全球开放就是最佳选择。就像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在1920年初自然终结,新冠疫情已经在2022年初自然终结。疫情的冬天已经离去,防疫的冬天自然应该结束了。

作者:刘 忠 良,著《大国危途》

来源:刘忠良推特脸书

2022年6月7日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