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9月 6,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未审已定罪?认罪减刑恐成港版国安法常态

滚动 港澳台

港版国安法两起主要案件“黎智英案”和“民主派初选案”虽然尚未开审,但大部分被告已先后表明会认罪,部分人更寻求尽快判刑。有分析认为,港版国安法案件属于政治案,基于刑期和经济考量,估计以认罪换取减刑会成为同类个案的常态。

香港民主派初选47人案一年多的提讯过程中, 每次都有大批市民来到法庭举牌支持被告。 (美国之音汤惠芸2022年3月4日)

港版国安法两起主要案件“黎智英案”和“民主派初选案”虽然尚未开审,但大部分被告已先后表明会认罪,部分人更寻求尽快判刑。有分析认为,港版国安法案件属于政治案,基于刑期和经济考量,估计以认罪换取减刑会成为同类个案的常态。

2020年7月,香港民主派为立法会选举举行初选,近61万名选民投票。当局事后以违反港版国安法为由拘捕多名组织者和参与者。被起诉的47人中,有29人已先后表明会承认“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其中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和大律师杨岳桥等5人9月5日在高等法院作案件管理聆讯。

4名民主派九龙西立法会地区直选参选人岑子杰(左起)、毛孟靜、何启明、张昆阳7月22日共同报名参选。(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代表杨岳桥和另外两名公民党前议员的辩方大律师表示,三人希望能尽快求情和判刑。

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被当局指控串谋勾结外国势力等罪,上月进行案件管理聆讯时,黎智英和三家相关公司都否认控罪,然而控方确认,其余8名被告全部认罪。

梁颂恒:未审先囚对被告构成压力

资料照:香港前本土派立法会议员梁颂恒

香港前本土派立法会议员梁颂恒对美国之音表示,港版国安法两起主要案件大多数被告均选择认罪,相信与审讯不设陪审团有很大关系。

梁颂恒说:“(港版)国安法的案子有几个重要现象。首先是由指定法官审理,而且不设陪审团。面对香港目前的政治情况,国安法案件到底是否一般司法案件,是否可以凭着法理去抗辩,大家心里清楚。”

2020年,梁颂恒曾因为闯进香港立法会会议室被裁定非法集结罪成,被判监禁四周。他说,民主派初选案的被告未经审讯而被羁押超过一年半,是非常不合理的。

梁颂恒说:“一个人长时间被单独囚禁,每天只对着一道铁栏三道墙壁,其实是相当折磨人的,对意志和精神造成的压力是相当大。‘未审先囚’不是文明社会应该看到的现象。既然还没审讯,你又怎么知道被告一定会坐牢呢?”

被告若认罪刑期或扣减三分之一

他说,香港的法制容许被告因认罪获得减刑,一般可以扣减三分之一刑期左右。

接受美国之音专访的香港独立记者林彦邦则相信,黎智英案和47人案的被告纷纷认罪,既有刑期因素,也涉及经济考量。

香港独立记者林彦邦

林彦邦说:“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们也合理地估计,案子能在法院胜诉的机会非常小,可以说不存在打赢的可能。大家也都知道国安法案件是非常政治化的案件。在法院继续把程序走完,主要是希望能把自己的观点在法院说出来,作为历史纪录,但是如果坚持这样做,自己坐牢的时间到底有多长,这是谁也说不准。还有,如果法庭程序很长的话,律师费的开支也是非常高。“

近年中国中央积极推动司法改革,希望减少冤案和法官贪腐问题。在十九大提出“依法治国”的气氛下,寻求让中国踏进“阳光司法”之路,但所谓的“依法治国”往往被视为打压异见的工具。林彦邦说,面对港版国安法的未知之数,无论被告认罪与否都是无奈的选择,没有对错可言。

林彦邦说:“我相信外界对于现在被羁押的人所面对的状况,主要都是同情和理解的。说实话,就算在法庭上继续程序,留下纪录,但也就是那么多,实际上不太可能为政权增加什么成本。从被捕一刻开始,你差不多可以把自己当成是被定罪了。某种意义上来说你是被迫要认罪,因为你也知道打下去没有什么意思。这与中国大陆所说的‘阳光司法’有多大分别,我也真的看不出来。”

邹幸彤案获放宽传媒报道限制

资料照:邹幸彤呼吁香港人面对强权恐吓切勿退缩 (邹幸彤脸书图片)

前香港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等人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香港裁判法院正处理交付案件到高等法院的程序。根据条例,媒体不能报道相关程序的内容。

近日邹幸彤提出司法覆核要求,解除交付审讯程序的报道限制,上月获香港高等法院裁定胜诉,命令国安法指定法官处理邹幸彤申请时。必须批准媒体报道。

香港立法会前议员梁颂恒则相信,港版国安法被告选择认罪会成为常态。

梁颂恒说:“你会发现,当局就很多案件会申请不披露内容,也就是媒体的禁制令。这意味着,就算我选择打官司,我能透过官司去表达的讯息也十分有限。最后成本付出了,却看不到潜在汇报。”

“民主派初选案“其中18名被告已表明不认罪。梁颂恒认为,他们的坚持和执着值得港人尊重和支持。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