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8月 31,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芯片法案和美中审计监管协议 美中竞争是否还各擅胜场

中国大陆 国际 推荐 滚动

近期许多涉及中美间竞争关系的法案或者决议纷纷尘埃落定,其中以拜登政府《2022年芯片与科学法》这一能对中国芯片政策“卡脖子”的法案最为引人注目。25日,美国总统拜登还特别签署了保证这项法案实施的行政法令,这一法案也可以看作拜登政府遏制中国计划中最重要的举措之一。

近期许多涉及中美间竞争关系的法案或者决议纷纷尘埃落定,其中以拜登政府《2022年芯片与科学法》这一能对中国芯片政策“卡脖子”的法案最为引人注目。25日,美国总统拜登还特别签署了保证这项法案实施的行政法令,这一法案也可以看作拜登政府遏制中国计划中最重要的举措之一。

被牢牢套上“美国锁”的“中国芯”

美国针对中国的“芯片法案”已酝酿已久,8月上旬,美国总统拜登将其签署使之成为法律,随后,政府又祭出芯片制造设备技术出口管制新标准和电子设计自动化(EDA)软件出口禁令,对不同产品类别的不同芯片“精确制导”,并从整体上遏制住了中国一直以来希望芯片产业实现突破的愿望。

美国的芯片政策一方面对本土芯片制造产业施以高额补贴,另一方面极力将中国排除出高端技术领域,限制中国产能升级扩大。《芯片与科学法》将28纳米以下芯片制程化为“先进制程”,限制在中国等“特定国家”投资或扩大先进制程产能的企业接受补贴。

为什么是28纳米以下芯片?或许是因为28纳米制程是鳍式场效应晶体管(FinFET)技术引入前的最后一个节点,该制程使芯片算力和集成度大大提高,成为制造通用处理器,自动驾驶和人工智能所需芯片的必要条件。

“中国制造”目前已突破28纳米制程,正向更小纳米数制程靠近。在进口技术帮助下,“中芯”已经能够量产14纳米和12纳米的制程,并成功完成了7纳米制程的初步生产。尽管如此,美国新芯片政策的限制仍将中国的芯片研发技术限制在28纳米制程的关口,阻碍其向14纳米以下更先进制程的研发。

美国对中国半导体行业的逐渐收紧似乎引起了中国的应激反应,中国在芯片行业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腐活动。中国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总经理丁文武等多名行内高管被抓被查,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肖亚庆也接受调查,他是四年来首位接受调查的在任部长级官员。

中国政府不能接受经过大力扶持的科研项目攻关没有突破的现状。毕竟按照以往经验,许多产业借助中国经济腾飞的东风,在自上而下的高额补贴下能够取得不小成绩,但这在高精尖领域,并不是科学的认知方式。高层领导审阅芯片行业的报告时甚至发现,该行业的许多进展有被夸大之嫌,很多投资根本就没有任何效果。

美中监管合作协议的签订使中国再次“妥协”

美国新芯片政策表露出美中剑拔弩张的态势,近期美中审计监管合作协议的签署又表露出另一面的中美关系。该协议在8月26日签署,使美国监管机构得以对中国大陆和香港的审计机构进行检查和调查,包括检查上市公司的审计底稿。

2001年安然公司会计丑闻后,美国出台规定,允许监管机构对世界各地在美上市公司的财务审计情况进行审查。此后中国一直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在美上市中企接受美国监管机构审计。2021年,美国颁布《外国公司问责法》,规定监管机构若在三年内无法获取海外上市公司的全部财务信息,将按要求把该公司从公开交易名单上删除。

这一冲击在近期达到顶峰,被加入2024年预订摘牌名单的中国上市公司已接近300家。上月,阿里巴巴集团宣布将在年底完成港交所主板主要上市,使其成为同时在纽约和香港双重主要上市的企业,这一操作降低了面对美国审计监管时的风险。本月12日,中石化、中石油、中国人寿等5家中国大型国有企业则相继宣布从纽约证券交易所下市。

受限于中国严苛的防疫政策与巨大开支,中国房地产市场变得不景气,经济增长也不可避免地急剧放缓。如果通过牺牲一些对这些公司财务信息方面的顾虑,能使大部分上市企业免于在美退市,减少对“中概股”以及中国经济全球化的震荡,想必是相对令人满意的结果。但是,美中审计监管协议的签署只是一个开始。

尽管美中达成了共识,但在各自表述上,双方仍存在一些不同。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称,其“有权自行选择其检查和调查的公司、审计业务和潜在违规行为,无需咨询中国当局,也无需中国当局提供意见”,但中国证监会则表示,美方须通过中国监管部门获取审计底稿,并“在中方参与和协助下”对事务所相关人员进行问询。

中方声称审计监管合作中对可能涉及敏感信息的处理和使用作出了明确约定,针对个人信息等特定数据设置了专门的处理程序。此外,该协议能否正常执行以及怎么执行仍然得不到保证。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主席埃丽卡·威廉姆斯坦诚,“今后我们才能知道这些承诺是否有效”。

美中分中有和才是竞争常态

《芯片与科学法》做出美中高精技术领域脱钩的尝试,中美审计监管合作协议又将双方聚拢在一起。据悉,美国主管机构已经选定电子商务领域巨头阿里巴巴等企业自下月开始进行审计监管。

表面上,中美审计监管合作协议代表着中方的让步,但是,将市值1.3亿的中国企业剔除出美股也是不可想象的。中国巨大的市场、强大的产能以及消费潜力仍然是当前以及有朝一日疫情平复后全球经济复苏不可或缺的一环。同时,中国作为造假与撕毁协议的惯犯,美国监管机构并不能保证在所谓审查中保护自己的利益,已经成为废纸的中美贸易协议正是前车之鉴。

同时,针对中国的芯片政策在美国本土的反响也得到一定反弹。该法似乎偏离了美国多年来以自由竞争、优胜劣汰为主流的市场经济哲学,就连《纽约时报》都称此为“几十年来政府对产业政策的最大干预”。

在这两项具里程碑意义又足够引人注目的决议背后,美国国内高通胀的现状仍然是政府面对的最棘手问题。通胀、物价、失业率都在冲击着美国历史最高记录。上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美联储决心以更大幅度加息来对抗通胀。他说,“如果不能恢复价格稳定,将意味着更大的痛苦”。这也使各国央行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的趋势加强,对此的担忧使股市近期持续涌现卖压。

在美国通过不断加息持续加强全球股市阵痛的情况下,美国政府通过减免部分对华惩罚性关税降低通胀压力的决定依然悬而未决,后者无疑是更加实惠经济的。然而,这一决定又因近期台海日益升高的地缘政治紧张因素使美国总统拜登处于骑虎难下的境地。党内利益、国家利益以及对台湾的民主承诺使拜登考虑这一问题时不得不慎之又慎。

事实证明,作为美国的长期战略目标和未来最紧密合作对象,中国看似处处陷于被动,但针对他的任何举动都会对美国自身造成冲击。全球化发展至今造成的国际政治复杂局面已使民主世界和专制政权紧紧纠集在一起,美中全面脱钩几乎不可能,但这也提醒我们,美国坚持民主政治、自由开放的重要性。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