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8月 30,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何毅:中国法制小史(三) 汉律,专断的“腹诽”,亲情的“相隐”

中国大陆 历史真相 大众观点 滚动

汉朝(公元前206年~公元220年)的历程长达400余年,与秦朝的极端苛政相比,汉代算得上是拨乱反正了。在依旧以刑罚为重而治国理民的同时,汉朝的一系列法律制度更进一步地发展。

汉朝(公元前206年~公元220年)的历程长达400余年,与秦朝的极端苛政相比,汉代算得上是拨乱反正了。在依旧以刑罚为重而治国理民的同时,汉朝的一系列法律制度更进一步地发展。

公元前206年,汉高祖刘邦率兵占领秦都咸阳,遂与百姓父老约法三章: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尽除秦法。这就是“约法三章”之词的源起。天下早因秦朝“举措暴众而用刑太极”而招致痛苦,“约法三章”一时为万民所悦。

但“约”的意思,本不过是与民订“盟约”,谈不上是立法,而且也是一时的权宜之策。其后,稍稍安息的汉朝,以“经法三章不足以御奸”为由,乃令相国萧何,参照秦法,取其宜于时者,作《九章律》,由此确立了《汉律》的基本内容。

《九章律》的篇目包括:盗律、贼律、囚律、捕律、杂律、具律、户律、兴律和厩律。它废除了秦律中参夷连坐的苛法,增加了户、兴、厩三个方面的刑事犯罪内容,为以后刑事立法开创了先河。

汉朝的法律有四类之别,即律、令、科、比。律是固定的法律形式;令则是皇帝的诏令;既是法律,有时也高于法律之上;科是律令的实施细则及补充规定;比则类似判案,或者是司法中援引的相近的法律条文,汉朝的“决事比”多达13472条,这便是中国法律中比附援引的开端。

《汉律》一共60篇,除萧何《九章律》之外,另有叔孙通制定的《傍章律》18篇,武帝时期张汤定的关于警卫的《越宫律》27篇,赵禹制定的有关朝贺制度的《朝律》6篇。

汉初推行休养生息、轻徭薄赋的政策,废除了不少秦朝的严酷的刑罚,但两汉时期仍保留了众多的刑罚种类,其中包括:死刑有枭首、腰斩、弃市;肉刑有宫刑和斩右趾;此外还有笞刑、徙边、禁锢、处罚金、族罚连坐等等。所谓“汉承秦制”,由此也可见一斑。文帝之时,废除收孥连坐和肉刑,此举被认为是中国刑法制度上的一大变革,但连坐与肉刑其后仍有抬头。

汉朝之法,最知名的是所谓“腹诽之法”,即朝臣对于当朝之事,虽是不言,但心中有非议之意,也属于严重的违法,而且可以论死。《史记·平准书》云:“汤奏当异九卿,见令不便,不入言而腹诽,论死。’自是之后,有腹诽之法,而公卿大夫多谄谀取容矣。”“腹诽之法”本身即是主观之断,而指某人为“腹诽”,更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不过,从朝廷的角度上讲,似乎这也是完全有必要的。

汉武帝时代,与“腹诽”罪相关的大案有两起,名臣窦婴、颜异因此被杀。窦婴曾于汉有大功,他在吴楚七国之乱时朝廷任为大将军,守荥阳,监齐、赵兵,事后封魏其侯,武帝初,任丞相。此人仗义执言,得罪了武安侯田蚡,田蚡给窦婴加的罪名是:“魏其、灌夫日夜招聚天下豪杰壮士与论议,腹诽而心谤,视天,俯画地,辟睨两宫间,幸天下有变。”(《汉书·窦婴传》)因“腹诽而心谤”,窦婴被杀。作为大司农的颜异,因本不取悦于武帝,加之被朝臣告发了“腹诽”之行为也被杀。

汉律比秦律更完备。汉律不像秦律那样,不分青红皂白地一律施以严刑,而是确立了一整套的刑罚适用的原则。汉律规定,自首者减刑处分,并区分故意犯罪与过失犯罪,两者施刑有轻重;诬告他人者受重处。虽然“上请”制度旨在维护贵族的特权,由此演绎了“刑不上大夫”的极端不公正、公平的施刑制度,但“大夫上刑”的现象实际上仍旧层出不穷,说明“刑不上大夫”也不是绝对的。矜老怜幼的恤刑制度,也是汉律的一大特点,它规定凡是老幼人士,犯罪皆可准许减免刑罚。

相隐制度在现今看来是一项有趣的规定。汉代标榜“仁孝汉天下”,法律允许某些近亲属之间互相隐瞒、包庇犯罪而不负刑事责任。这项制度源于儒家伦理,并为历代广为沿用,影响深远。比如丈夫犯罪,妻子不告诸公堂,还为其隐匿,不能治此女人的罪。但按今天的法律,这种亲情相隐的情况,是绝对不允许的。

民法也是汉律涉及的范围。以婚姻制度为例,汉律除了对婚姻的成立条件作了规定,还有法定的离婚理由,即“七出之条”。这七个条件是:不顺父母、无子、淫、善妒、有恶疾、口多言、盗窃,只要符合其中一项,丈夫就有权休妻。在“七出”之外,还有“三不去”(相当于现代法律中的“但书”),即丈夫在妻子那里有所取得,而妻子被休掉后又无家可归的;同丈夫一起服过3年丧的;娶时贫贱,后来富贵了的。只要符合其中一项,妻子都可以不被休掉。虽然其中明显地体现了男子不平等的地位,但汉律对婚姻制度作出如此细微的规定,确实也有些意外。

属于现代行政法范畴的有“左官律”和“附益法”,是西汉中期为巩固政权而确立的。“左官律”规定,凡在诸侯王国任官者,即为封疆大吏,地位低于中央任命的官吏,并不得进入中央任职。“附益法”则严禁封国的官吏与侯王串通一气,结党营私,以达到削弱地方势力、孤立诸侯五的目的。汉朝的行政条规,不少都有是像这样,因一时之用而确立起来的,却在后来成了不能触动的法律条规。

作者:何毅

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