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8月 25,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分析:俄罗斯侵乌战争与德国的“时代转折”

滚动 国际

俄罗斯侵略乌克兰战争已延续6个月。这一战争也在改变着德国:确定性不复存在、政治上冒天下之大不韪成为选项,但这一转折是必要的。

(德国之声中文网)有时,人们确能”知微见著”。比如,8月初YouTube上有一为时30秒的视频,是德国联邦国防军5年来制作发布的首个宣传短片。视频前17秒展示穿着制服的军人们的日常生活:和孩子们一起玩耍,在报亭买份报纸,在城里散步;直到后13秒,军人生活的使命面才以《壮志凌云》( Top-Gun )影片风格予以显示:战机疾飞、战舰在公海上游弋、士兵从直升机上一跃而下,–宗旨:”我们保卫德国”。  

“时代转折 “和大承诺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三天后,联邦政府总理肖尔茨便为此奠定了基础。2月27日,在一次备受关注的纲领性演讲中,这位社民党人不仅端出了 “时代转折”这一概念,而且还指明了必须要做的事情:遭忽视数十年的联邦国防军必须得以重振。为此,设置了一个1000亿欧元的特别基金,以用于紧急采购军事装备;作为对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的反应,北约在2014年就确定的各成员国防务费必须至少占其国民生产总值2%的目标,未来将长期遵守。这意味着,德国军事预算将是欧洲各国之最。肖尔茨总理在演讲中还承诺,将捍卫北约的每一寸领土。  

时隔6个月,美国军事问题专家布拉姆尔(Josef Braml)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确认,”时代转折”‘这一说法让华盛顿屏息静听,而柏林的确拿出了实际行动。尤其会让美国人高兴的是:德国将特别军事拨款基金中的一大部分用于购买洛克希德-马丁( Lockheed Martin )公司的F35战机。这位专家指出:”这可是一项极昂贵的解决方案。由于它,在军事技术上,我们在未来数十年都确定了方向,并仰赖于美国。”  

战争的影响之一:德国政府拨出大笔资金扩充军备

在现实政治中祭出理想  

交通灯执政联盟去年12月刚以雄心勃勃的口号 “勇于进步 “上台。然而,战争和多重危机已迫使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政治家们在现实政治的残酷角力中,不得不牺牲本党长期来撼之不动的信条。  

偏偏是绿党籍的经济和气候保护部长哈贝克( Robert Habeck )不得不因俄罗斯的能源供应缩减而重新启动被搁置的燃煤电厂。鉴于其二氧化碳排放量高,此乃对绿色禁忌的一种突破。  

这位绿党籍副总理甚至可能还得延长核电站寿命。作为政治上所希望的无核化的组成部分,德国仅存的最后3坐核电站原定今年底关闭,这是绿党的一项核心诉求。 

有军力支持的和平政策   

近来,社民党也在要求其成员做一些原本难以想象的事情。在6月底的一次演讲中,社民党联席主席之一的克林贝尔( Lars Klingbeil )不仅要求,德国应在欧洲扮演领导角色,而且,明确表示:”对我来说,和平政策也意味着将军事力量视为一种合法政治手段”。对于一个裁军属于其传统基因的政党,这谈何容易。  

突然间,向危机地区提供武器也成了可能。过去,绿党尤其经常强烈谴责武器出口,例如,向沙特军售。而现在,该党成员要求向乌克兰提供重武器,而且要尽可能快。尽管不那么戏剧性,社民党也在这里来了个转折。只不过,和以前一样,该党内部的强大左翼在向乌提供武器问题上踩刹车。 

绿党籍外交部长贝尔博克支持向乌克兰提供武器

对这一历史性的”时代转折”,波恩大学政治学教授克罗嫩贝格(Volker Kronenberg)分析说,它意味着,通常的政治算术已然无效,提供了为新政策开道的机会。他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指出:”这一冲击产生一种势头,给政策制定带来很大空间。这样的危机时代是行政权力的时代。”  

外人怎么看   

在国外,人们大感惊讶。8月中旬,英国新闻杂志《经济学家》头版文章言称 “新德国”,配发的插图上是一只刚破蛋壳而出的强悍德国鹰。作者们写道,乌克兰战争摇醒了一个自满和自以为是的德国。作者们指出,人们希望看到一个 “更强大、更大胆、更坚定的德国,为一个更团结的欧洲发挥领导作用”。  

政治学家克罗嫩贝格梳理说,国外有各种期许和观点:”在美国或法国,人们会高兴地注意到已做的事情。他们正面评价德国承认必要性和现实,终于抛弃对国防和安全政策的必要性和必须性的那种过度的矜持,并认真对待现实。” 不过,克罗嫩贝格也强调,”人们希望(德国)在中欧和东欧也能有更多参与,或者行动更快些”。  

在危机构成的放大镜下,过去的失败更其显眼:拖沓的数字化正阻碍经济和行政管理;铁路交通的长期不准时问题只是多年来基础设施遭忽视后果的一个例子。然而,最让人触目惊心的是:德国繁荣的基础何其脆弱。  

德国从俄罗斯进口廉价能源的时代成为过去

商业模式动摇   

过去数十年的商业模式可简述如下:使用来自俄罗斯的大量廉价能源,将中国的初级产品变成高质产品–并主要出口到中国;中国是最重要贸易伙伴;整个经济部门都依赖中国市场;其它领域的供应链也依赖中国供应商。  

该体系的一个支柱已经晃动:受欧盟多项制裁的影响,与俄罗斯的贸易大减,天然气、石油和煤炭等原材料越来越少输往德国。战前,德国一半以上天然气从俄进口。此间,政策变了,转重节省。联邦政府总理和经济部长正试图在全球各地寻求新的能源供应方,最近,是在加拿大。政治家、经济界和国民们都在忧虑即将到来的冬季。这个冬季将无情揭示已做的事情是否足够,–以及国民之间和欧洲内部的团结状况如何。

第二个支柱–对华贸易仍在。但是,人们对中国市场的依赖性日益不爽。在美国的施压下,以”脱钩”为标志的一种全球化的逆转正在开始。各以中国和西方为主导,新集团正在形成。它将使与各方做生意变得更加困难。  

鉴于目前和即将发生的大量危机和冲突,柏林开始着手制定国家安全战略。这是第一次。迄今,德国认为,没必要明确其地缘战略目标和实现这些目标的途径。

 

 

转载自 德国之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