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8月 24,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宋叨:司马南被大陆全网禁言 离岸是爱国生意的最终归宿?

中国大陆 大众观点 推荐 滚动

中国左派“大五毛”司马南日前在大陆被全网禁言,可谓近期简中互联网之大事件。善于以极端民族主义言论挑动中国民众“反美情绪”的他“一不小心”在美国买了套“小房子”,成了他整日口诛笔伐的“国贼”。然而,中文网络上仍然有大批文章为其“洗地”,涉及司马“大爷”的评论区还有他的大批拥趸为其不平而鸣。

中国左派“大五毛”司马南日前在大陆被全网禁言,可谓近期简中互联网之大事件。善于以极端民族主义言论挑动中国民众“反美情绪”的他“一不小心”在美国买了套“小房子”,成了他整日口诛笔伐的“国贼”。然而,中文网络上仍然有大批文章为其“洗地”,涉及司马“大爷”的评论区还有他的大批拥趸为其不平而鸣。

司马南是简中互联网畸形舆论场的产物,政治权力、资本、民粹在其身后隐没交织,形成了丑陋而又吸人血、降民智的“爱国生意”。

早在90年代,司马南就以打假特异功能、反伪气功在中国大陆混出了名场。改开初期,中国人民接受着外来思想冲击,把握住时代风口的人们纷纷下海,大发其财。普通人则即不满足于没什么奔头的生活,又囿于现实,难以跨出体制束缚。社会鱼龙混杂,气功、特异功能大行其道。

司马南还叫于力时,其实也是练习气功的一把好手。他出生在黑龙江,当过兵、上过大学、当过公务员、讲师,快30岁时,跑到《中国商报》当记者。1990年,热爱折腾的司马南突然离开了体制,以打假伪科学闯出了名头。

此前,司马南早已系统地练习过气功,并且熟识各种江湖伎俩,使他能够在打假过程中经常表演所谓“特异功能”。不论司马南经历了何种心路历程,他最终还是“叛出师门”,投身于揭秘伪科学的打假行列,一时风头无两。为打假,司马南还屡遭各路“气功大师”利益集团的“毒手”。即使现在看来,司马南那时硬刚的“斗士”行为仍堪称赞。随着那些江湖骗子的逐渐遁形,司马南也在2000年左右归于沉寂。

后来,又一个风口来临了。互联网时代,人人有微博上,不同层次的人群言论混杂在一起,对任意一件事表达着南辕北辙的观点。此时中共还对互联网疏于管制,一些体验到民主世界自由生活或受到专制政权压迫的人们各抒己见,形成了所谓“恨国党”、“带路党”,“公知”盛行。这些人群的言论及对这些言论的反扑充斥互联网,整个舆论环境无序且极端。

此时,司马南再度出山了。2010年左右,司马南进驻微博,反当时微博主流“崇美”生态而为之,成为了一个“反美”喷子。在简中互联网上表达极端观点,除了每天要与各种污言秽语、造谣、污蔑相处以外,司马南本人及其家庭的黑料,也被黑粉扒得七七八八,以致早就被贴上了“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的标签。

2021年,司马南靠炮轰联想再度翻红。通过批判联想致使国有资产流失、董监高薪、资不抵债等话题,司马南在短时间内成为中国互联网上涨粉速度最快的意见领袖。一个月时间,其久未运营的抖音账号涨粉超500万、微博涨粉超150万、B站涨粉超100万。

去年一篇流传甚广的文章《起底司马南背后的流量机器和变现之谜》为我们揭出幕后秘密。文章指出,司马南背靠中易网天、南京聆思,四月华文三家“饶谨系”公司及饶谨战略盟友、公关专家李肃,通过突袭联想炒作“爱国主义”议题攫取大量流量。

在讨伐联想的一篇篇檄文里,司马南一方面用不严谨的数据指责联想做“卖国”生意,煽动民众对“资本家”的仇恨;一方面高举“爱国”旗帜,散布民族主义情绪。现在来看,这一爱国网红MCN运作模式获得了巨大成功。游弋在互联网的大批流量其实并不需要真理的引导,只需要供给他们仇恨情绪。在中国大陆互联网管制日益加强的今天,“爱国主义”可是硬通货。

司马南从传统媒体人到新媒体人的40年时间,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正每二十年经历一次轮回。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国经济急速扩张,司马南反舆论风向,通过打假博出名声;二十年后,中国互联网野蛮生长,司马南又大张旗鼓做起“爱国生意”,他价值不菲的IP也最终和资本融合,在流量为王的时代将爱国与民粹绑架在一起,迅速实现变现。有了背后MCN机构的包装、营销、推广,司马南根本不必在意之前的恶名,一茬茬新长出来的“韭菜”自然会伸长脖子等待被收割。

又过了二十年,司马南在经历过流量巅峰之后,突然遭遇了禁言。这对其个人际遇来说,固然是一次突变,背后蕴含的,仍然是时代风口的转向。要知道,与司马南同一天被禁言的,还包括著名“毛左”、北大教授孔庆东。主流说法认为,中共察觉到极端民族主义大行其道会使民族情绪极端化而失控,因此借打压这些体制外的流量网红,控制国内舆论。也有评论认为,司马南只是被“保护性禁言”,日后风头一过还会恢复,更有人翻出司马南曾经站错队的旧账,感叹其凶多吉少。

不论司马南日后命运如何,中共正以其翻覆之手牢牢把控住中国互联网舆论风向。摸爬滚打几十年的司马南何其聪明,怎么会不能洞悉这一切。因此,早早在美国投资,将家人安顿在外才是司马南、连岳们的最好选择。即使最终被中共豢养的民粹红利抛弃,他正可以进行人生之中第三次转向,跑到美国向他的好朋友方舟子取经。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