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8月 24,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已在南中国海主权争议中渐据上风?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中国凭借日渐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开始在南中国海战略竞争中占据很多上风,其海警巡逻等灰色胁迫战略也令其他声索国家多年来无法在自己周边海域从事油气资源开采。

大批中国船只停泊在南中国海有争议的惠特森礁 (中国称牛轭礁,菲律宾称朱利安·费利佩礁)(Whitsun Reef)。(2021年3月7日)

中国自7月底直到上周末接连在多个海域举行一系列军事演习,但除了主要意在震慑台湾以外,这些演习也被认为充分彰显出中国对南中国海的控制能力。

美国空军部长弗兰克·肯德尔(Frank Kendall)星期一在访问澳大利亚期间再次对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军力扩张发出警告,称美国对中国在该地区的开发并将其军事化等行为颇感担心。“我认为此时世界各地的每个人都对中国的行为以及他们非常咄咄逼人的方式感到担忧。”肯德尔在与澳大利亚空军司令罗伯·奇普曼(Rob Chipman)联合举行的记者会上说。

长期以来,南中国海一直是美中博弈的聚焦点,军事观察人士指出,中国凭借日渐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开始在这一战略竞争中占据很多上风,越来越接近主宰南中国海,而海警巡逻等灰色胁迫战略也令其他声索国家多年来无法在自己周边海域从事油气资源开采。

南中国湖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高级研究员格雷戈里·波林(Gregory Poling)说,中国自1980年代以来就一直渴望主宰南中国海,这一目标虽尚未实现,“但它比华盛顿愿意承认的要近得多”。他说:“事实是,美国可能别无选择,只能在与中国发生任何冲突的开始阶段拱手让出南中国海。”

这位该智库东南亚项目的主任最近在外交事务网站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离南中国海最近的美国战斗机部署在冲绳和关岛,分别距南沙群岛1300和1500海里,而中国则在当地有四个空军基地,还不包括较小的设施或沿岸的设施,鉴于这样的兵力结构,在任何冲突的早期阶段,中国都可以控制整个南中国海上空,其在导弹力量方面的巨大优势也将把南中国海变成一个射击场,局势“很快就会明朗,美国无法保护在该地区的美国海军军舰”。

美军高级将领近年来多次对解放军对南中国海的控制提出警告。早在2018年,时任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菲利普·戴维森在参议院作证是就曾说,中国“现在有能力在与美国开战以外的所有情况下控制南中国海”。

美国空军空战司令部司令马克·凯利(Mark Kelly)去年在空军协会的年度研讨会上说,由于美国在南中国海挑战中国越来越困难,所以中国得以“不费一枪一弹”就声称拥有了南中国海部分领土的主权。

美国第七舰队司令卡尔·托马斯(Karl Thomas)最近再次警告说,如果美国不作出挑战,中国控制下的海域就会突然变得像南海的岛屿一样,成了军事前哨。他说:“它们现在功能齐全,上面有导弹、大型跑道、机库、雷达、和监听站。”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波林说,中国在南中国海的的大部分军事基础设施都在加固掩体的保护之下,这意味着瘫痪这些基地可能需要数百枚导弹,而美国印太司令部没有这么多的弹药,尤其是在任何美中冲突不太可能仅限于南海的情况下。投向对南沙群岛的任何导弹都必须从东京或台北的防御中抽出。他说:“数字已很残酷且越来越糟:中国的地位越强,就越难以想象美军在南中国海冲突期间将会如何行动。”

中国外长王毅在本月初的金边东亚外长会议上再次强调,是中国最早发现、命名和开发利用南海诸岛及相关海域,中方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主张有充分的历史和法理依据。

兰德公司高级政策分析师莫里斯(Lyle Morris)在说,中国循序渐进地在南中国海改变局势,进而控制整个南中国海。他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国已经充分表明它可以在军事上维持其在南中国海的威力,而其他各国总体上并没有作出非常有力的回应,因为我认为他们担心与中国之间发生某种军事摩擦。”

波林也强调,在南中国海切实维护美国利益的时间不多了。他在接受美国之一采访时说,南中国海正在迅速发展到这样一个地步,即对于东南亚平国家说,追求自己的权利将太困难、太危险或太昂贵,“如果我们到了那个地步,即使美国海军继续在南中国海航行也无关紧要,中国那时已经把这条水道变成了事实上的中国湖。”

上兵攻心伐谋

波林强调,中国并不想和美国兵戎相见,而是宁愿将威慑见诸于其他小国,不战而屈人之志,因为即使能力挫美军也是成本大于收益。他对美国之音说,如果你是北京,你在南中国海的目标不是大战美国第七舰队,“你的目标是让该地区的所有美国伙伴和盟友相信,美军在战斗打响之前就已败下阵,因为无法指望美国来帮助捍卫其伙伴的权利和资源。”

波林说,在过去五年左右的时间里中国已经让任何东南亚国家几乎不可能进行石油和天然气勘探。他对美国之音说:“如果你看一下自 2018年底以来的石油和天然气项目,南中国海任何地方的每一个新的石油和天然气勘探项目,或者至少是九段线内的任何地方的项目,都会立即遭到中国海警的挑战,无论是马来西亚还是越南,甚至现在是印度尼西亚,因此在南海钻探石油和天然气变得越来越危险、风险越来越大、越来越昂贵,甚至是在非常明显没有法律争议的海域都是如此。”

这位东南亚问题专家说,如果美军无法帮助东南亚国家维护自己的利益,帮不了东南亚国家的渔民和他们的石油和天然气公司,他们就会质疑自己为什么要靠向美国:“如果你是马来西亚政府或印度尼西亚政府,有一天你会环顾四周,你会说,如果我只是帮助你的第七舰队,但没有帮助我,那么我支持美国在亚洲的存在对我有什么好处?”

澳大利亚最大的商业新闻网站news.com.au上周五的一篇评论说,东南亚国家对此心知肚明。这篇评论说,“北京已经赢得了南中国海。”

这篇署名杰米·赛德尔的评论说,和平时期的“灰色地带”恐吓策略已经达到了大动干戈可能无法实现的目标:区域控制。

在最近的环台演习中,中国围绕台湾划出了6个不同区域进行实弹射击,其中南边的两个区域扼守巴士海峡,而该海峡是进出南中国海的必经之地。美国华盛顿智库传统基金会的成斌(Dean Cheng)说,演习发出的信号是,中国在南中国海占据主导地位。

他在上星期的一篇论文中指出,中国的评估称,这实际上意味着中国有能力关闭巴士海峡,虽然这对美国海军来说虽然有点夸大其词,“但它可能会引起南海周边较小国家的担忧。例如,南沙群岛的其他声索国(文莱、马来西亚、菲律宾、越南)都没有强大的海军,也没有海军弹道导弹防御系统。”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贾拉特南国际研究学院的埃米尔扎·赛亚伦德拉(Emirza Syailendra)说,面对中国海警的频频侵入,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选择了“随之翩翩起舞”。他说 ,两国海军仅仅“尾随”而不是与之对抗并驱离,颇似跳华尔兹:中国海警船向前时,两国海军向后,反之亦然。赛亚伦德拉上星期在《外交官》上撰文说,交战规则很简单:正如印尼国防部战略主管最近所说,“jangan bikin gaduh”或“不要先升级”。在每个人都保持克制的情况下,不升级原则等于向中国海警船作出了保证,双方间不会有对抗,因此,中国人能够留在争议地区。

中国多年来一直提出愿意跟有关争议国家“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一提议最为引人瞩目的中菲两国的合作项目。菲律宾曾在2018年曾与中国签署了《关于油气开发合作的谅解备忘录》,然而,即将离任的菲律宾外交部长洛钦(Teodoro Locsin, Jr)在今年6月透露,杜特尔特总统已决定完全终止与中国的油气谈判,令这一标志性共同开发谈判陷入僵局。然而,有中国专家在上个月的一次研讨会上指出,洛钦在非相关正式场合的发言不应被当作是菲方的官方结论。

中国表示,南海(南中国海)问题国际化和复杂化程度不断上升是因为受到域外大国各种干扰,中国与东盟国家努力管控了争议,总体保持了南海的和平稳定,航行和飞越自由也从未发生过问题。

中国外长王毅在本月初的金边东亚外长会议上说,由直接当事国通过磋商谈判和平解决争端,是中国和东盟各国在《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中作出的共同承诺。

《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是2002年中国与东盟国家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签署的首份政治文件,得到了有关国家的普遍认可。越通社的报道说,越南外长裴青山在7月份与王毅在金边会晤时也表示,要充分落实这一宣言。

在另一方面,东盟最近的会议显示,有关国家在南中国海主权争议问题上仍继续在某种程度上挑战中国。本月初的东盟部长级会议声明明确表示会议讨论了南中国海问题,对填海造地及其相关活动表达的关切,称这些行为“加剧紧张局势,并可能破坏该地区的和平、安全与稳定。”

澳大利亚皇家空军司令奇普曼星期一说,中国虽然已经在南中国海集中建立了“强大的航空能力”,但澳大利亚仍可以在那里展开军事行动。“这并不意味着它是不可穿透的,也不意味着当你对中国采取行动时无法通过军事效果来得到你的利益,所以我不认为已经达到了将我们排除在外的地步,”

兰德公司高级政策分析师莫里斯(Lyle Morris),他认为美国不会在南中国海被吓倒,也不会允许南中国海完全在中国控制之下,成为中国湖。他说:“而且我还认为,在其他声索国内部几乎都认为,这是不可接受的。”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安全问题专家波林也说,美国仍然是亚洲有首屈一指的影响力,美国虽然无法跟中国比舰艇和军机等数量孰多孰少,但是美国有很多中国无法比拟的优势,其中包括有志同道合的盟友和合作伙伴网络,而中国孤立无援。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