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8月 22,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12港人案乔映瑜2年期满返港 《报导者》追踪调查2周年纪实

滚动 港澳台

12港人案中的其中一名被告乔映瑜,2020年底在中国被判囚两年,22日刑期届满出狱返港,被转交香港警方。乔映瑜返港消息让12港人案再度受瞩。台湾媒体《报导者》推出“12港人案两周年”调查报道,从12港人组织偷渡到被抓捕、判刑以及12人被控罪名有何争议之处,以及帮助12港人案的“关注组”两年来的处境完整详实地揭露。

12港人案中的其中一名被告乔映瑜,2020年底在中国被判囚两年,22日刑期届满出狱返港,被转交香港警方。

12港人案中的其中一名被告乔映瑜,2020年底在中国被判囚两年,22日刑期届满出狱返港,被转交香港警方。乔映瑜返港消息让12港人案再度受瞩。台湾媒体《报导者》推出“12港人案两周年”调查报道,从12港人组织偷渡到被抓捕、判刑以及12人被控罪名有何争议之处,以及帮助12港人案的“关注组”两年来的处境完整详实地揭露。

根据自由亚洲电台粤语组报道,乔映瑜2020年初涉及上水制造炸弹案被通缉,返港后警方马上拘捕,先被带到天水围警署接受调查。

12名港人在2020年8月涉嫌坐船偷渡离港前往台湾,被中国海警抓捕。其中乔映瑜和同案的邓棨然,被控“组织他人偷越边境”罪,分别判监2年及3年。

至于其余10人早前已被送回香港。除了李宇轩的案件分拆处理,其他被告均加控妨碍司法公正罪,当中7人今年7月中于西九龙裁判法院认罪。

12名被告之一邓棨然仍在中国服刑 李宇轩关押在精神病治疗中心

除了乔映瑜22日被遣送返港外,目前邓棨然是12人中唯一仍在中国服刑的。邓棨然的弟弟告诉《报导者》,今年5月到7月中旬,邓棨然在监狱的每月支出收入没有任何更新或记录,这一度让他和妈妈陷入焦虑之中。每个月家书往来,从今年2月起,他们一直没有再收到邓棨然的回信,而他们收到的最后一封信,是邓棨然在去年12月写的。他们只能透过狱方在手机程式发布的消息,了解邓的近况。

《报导者》国际主编张镇宏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中国政府始终没回覆邓棨然的状况,直到他的弟弟透过媒体发声,中国政府才透过管道告知邓棨然有健康上的状况,具体身心状况为何、现在处境如何,外界仍不得而知。”

李宇轩是12人中唯一身负国安案件的人,李宇轩拒绝了家人聘请的律师,原因不明。2021年8月,李宇轩在高等法院认罪,罪名是“串谋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案情牵涉已停运的《苹果日报》创办人黎智英。李至今被关押在小榄精神病治疗中心。

张镇宏说明,虽然根据建制派媒体说法,李宇轩都认罪。但是家属对于在哪里找律师、认罪之后被关押何处,以及他的身心状况,因为家属无法探视,目前处于断绝的情况。在家属要求下,没有进一步调查或延伸。

张镇宏:“李宇轩在‘认罪’中提到,《苹果日报》创办人黎智英中间有协助、参与12港人偷渡。在黎智英案跟12港人案的牵扯里,目前已知的支点是李宇轩案。只是双方目前包括案情、或是港警指控的协助程度、内容为何仍不清楚。”

首开先例! 以更严重的“妨碍司法公正”告“弃保潜逃”

《报导者》报道,对12港人“弃保潜逃”的控罪,指的是《刑事诉讼程序条例》第 9条︰获保释者无论是无合理因由而没有如期出庭,或者有合理因由但无尽快归押,均属犯罪。它的最高刑期是监禁12个月,而“妨碍司法公正”最高刑期是监禁7年。

张俊富的代表律师张耀良是前支联会副主席、大律师邹幸彤的师父,他说,“现在用‘妨碍司法公正’告他们,是引用一个严重罪名告弃保潜逃,不是不可以,但我认为法庭应该考虑其实质是弃保潜逃。”

帮助12港人案的“关注组”怎么了?

“12港人的经验告诉我们,妳要展示力量给他们看,妳要有意识维持和壮大力量。”2021年8月,邹幸彤接受访问时说。

邹幸彤当时刚从“六四集会案”获得保释,预估自己还有两三个月的自由,支联会正面临解散,她马不停蹄接受各家媒体访问,电话从未停过。后来,2021年9月8日,她因“支联会拒交资料案”再次被捕,后被控国安法罪名,被囚至今。

“(邹幸彤)港人救援骨干代表,无论是本地声援或是中港连结,她都扮演相当重要串连的角色。”张镇宏形容邹幸彤在关注组的角色。

在行动期间,至少13名人权律师被当局约谈,6名律师退出代理工作。曾是12港人关注组的岑敖晖、朱凯廸均身在狱中,媒体相继停运,移民潮浩浩荡荡,一年间约9万人离港。

2020年底香港对12港人判决,12月30日判决后,1月16日香港民主派大搜捕朱凯迪等,共47人被补,苹果日报创办人黎智英1月获保释,随后在2月9日取消,一个星期后,港府加控黎智英涉嫌协助12港人案之一的李宇轩潜逃台湾,2021年9月邹幸彤等7名支联会成员被指涉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捕。

张镇宏解释,支联会案与47人案(香港民主派初选大搜捕)、或是12港人案,当初声援12港人的关注组,后来变成47人案的被告。声援47人案以及12港人案的支联会、邹幸彤也因案被抓。张镇宏说,“这几个案子他们彼此声援又彼此牵连,最后一起被中港联手抓捕。”

除了香港关注组外,中国的辩护律师仍被全天候监视,曾经代表12港人的中国人权律师卢思位、任全牛,早在2021年初被当局吊销牌照,他们走完复议程序,没人回覆、没人受理,他们说像“黑洞”一样。卢思位曾去当地法院上诉,一度被警察压倒、跪颈。

最近,卢思位告诉《报导者》:吊销牌照一年多以来,自己基本一直失业,“这一年他们对我的监控进一步升级了。”

张镇宏:“卢思位在四川的私宅,长期受到政府的管制监控。这次《报导者》采访里,卢思位说家里的小区内、外都有长期跟监,家门口安装监视摄影机,监控他的出入、谁来拜访他。”

“不知道这种日子什么时候到头。”卢思位感叹,“想做好事的人最后被干掉。”

持续关注12港人 “Bring Them Back”(带他们回家)

《报导者》引述邹幸彤一年前这样总结12港人案的支援行动。“你的力量在于道义、知名度。不会因为你听话,他会对你好;反而因为你不听话,他才忌你。”

在12港人判刑定罪后,相关的消息在香港已经沉寂一段时间,《报导者》仍持续不懈追踪他们的信息。张镇宏表示,黄之锋、李明哲都说过,在中国被囚禁的政治犯非常需要外界声援。持续用报道、声援、政治施压,关注这些为了追求自由、公义付出代价的人。“持续关注他们的动态和其所遭遇不义,他们所遭遇的奋斗就会有回报。只要不要遗忘他们,就有机会带他们回家。”

正如邹幸彤的钱包里,夹着一张声援12港人的透明卡片,上面胶带有褶皱的痕迹,在一片海和一艘快艇的图案之上,写着:

“Bring Them Back.”(带他们回家。)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陈美华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