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8月 22,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港府成立专案小组处理被“卖猪仔”市民 评论员忧乏传媒监察脱离民情

滚动 中国大陆 港澳台

大批台港民众被“卖猪仔”(诱骗)到柬埔寨、缅甸等东南亚国家禁锢、虐待事件持续发酵,香港保安局表示,今年1月开始接获东南亚相关诈骗案求助受害港人增加至28人,目前仍有14人分别受困于缅甸及柬埔寨,当局已成立专案小组处理。有时事评论员批评,港府早于今年1月已陆续接获港人被诱骗求助个案,但一直没有对外公布,忧虑缺乏异见传媒监察下,港府施政脱离民情。有前政协委员发公开信呼吁中国政府营救受害人,否则可能会影响中国的国际形象。

香港警方联同入境处人员8月20日下午在香港国际机场,向准备前往泰国曼谷的游客派发传单,呼吁东南亚诈骗集团求职连片按騙集團求職騙案。(美国之音汤惠芸报道)

大批台港民众被“卖猪仔”(诱骗)到柬埔寨、缅甸等东南亚国家禁锢、虐待事件持续发酵,香港保安局表示,今年1月开始接获东南亚相关诈骗案求助受害港人增加至28人,目前仍有14人分别受困于缅甸及柬埔寨,当局已成立专案小组处理。有时事评论员批评,港府早于今年1月已陆续接获港人被诱骗求助个案,但一直没有对外公布,忧虑缺乏异见传媒监察下,港府施政脱离民情。有前政协委员发公开信呼吁中国政府营救受害人,否则可能会影响中国的国际形象。

针对近月接连有台港传媒揭发,大批台港民众被东南亚诈骗集团以“高薪”利诱,到柬埔寨、缅甸、泰国及老挝等国家工作后被禁锢虐待,香港保安局局长邓炳强上星期六(8月20日)表示,今年1月开始接获东南亚相关诈骗案求助受害港人增加至28人,目前仍有10人受困于缅甸及4人受困于柬埔寨,合共14名港人急需当局营救。

港府成立专案小组处理“卖猪仔”事件

保安局副局长卓孝业上星期四(8月18日)会见传媒表示,高度重视事件,已成立专案小组处理,但拒绝回应会否派人营救,或会否派员前往缅甸当地组织营救,至于犯罪集团是否涉及港人、香港有没有蛇头,卓孝业亦不作回答。

卓孝业又在电台节目表示,入境处有“协助在外香港居民小组”,被禁锢的港人可透过电话热线求助;如果没有手机漫游服务,只要有数据仍可下载入境处手机应用程式,拨打网络电话;即使无网络电话或信号较弱,仍可在网上填写表格,而不清楚具体位置的求助人,可以拍摄照片透过表格提交。

为防止再有市民被诱骗到东南亚国家,警方联同入境处人员上星期五(8月19日)开始,在机场往泰国航班的登机柜位附近,派发宣传单张,提醒离港旅客小心求职骗案及注意外游安全。

市民指诈骗集团不会绑架游客

香港市民Cherry上星期六(8月20日)下午,带同两名年约6岁及10岁的女儿到曼谷自由行。 Cherry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在机场收到警方派发的传单之前,已经留意有传媒报道,东南亚诈骗集团“卖猪仔”事件,她坦言有担心安全问题,不过,当地有朋友表示,只要不离开曼谷,不要到偏远地方应该没有问题,她在曼谷也会加倍小心,晚上不会外出之类。

Cherry说:“因为我是一早订了机票、酒店就没得退,当时都有担心的,但是后来我上网看了很多资料,有很多人去了(曼谷)都说ok的,而且它(诈骗集团)是要骗你过去工作,不是说要去绑劫游客嘛。”

评论员批港府说法官僚非急民所急

针对保安局副局长卓孝业呼吁,被困东南亚的港人可以拨打入境处网络热线电话,或者下载入境处手机应用程式,填写表格求助,化名谭美德的时事评论员接受美国之音访问,形容港府处理港人被“卖猪仔”,有如现代版“何不食肉糜”,他认为说法非常官僚,并没有急民之所急。

谭美德说:“你做到这么多事情,你应该都很安全了,应该都没大问题的了,人家(受困港人)就是有问题、不可以做得到,现在这种答法是很官僚,当你说急民之所急,你讲到人民安全这么重要的时候,原来他是被禁锢,甚至乎可能遇到不测的事件、不幸的事件的时候,他还会识(懂)得有漫游电话、还会可以上到数据,还会可以就是没有的话还要识(懂得上网)填表,还要交到给你(入境处),你是不是跟现在的实际情况相差很远﹖”

异见传媒停运港府乏监察恐埋政治炸弹

香港警方联同入境处人员,在香港国际机场向准备前往东南亚国家的旅客派发传单,呼吁他们小心求职骗案。(美国之音汤惠芸)

谭美德表示,早于去年7月2日他已经留意自由亚洲电台报道,美国国务院发表2021年《美国贩运人口报告》,连续第2年将香港评为第二级别监察名单,指未能达到消除人口贩卖的最低标准,到今年7月底,台湾传媒开始关注及报道,数以千计台湾人被“卖猪仔”到柬埔寨及缅甸等东南亚国家,但是香港主流传媒甚少跟进报道,直到8月中才有网媒报道说,“卖猪仔”受害者涉及港人。

谭美德表示,今次港人被“卖猪仔”事件反映,特首李家超竞选时承诺的所谓“能做事、做实事”并不是急市民所急,他忧虑《苹果日报》、《立场新闻》、《众新闻》等,较具规模的异见传媒相继停运之后,港府缺乏传媒监察下,施政更脱离民情,可能埋下政治炸弹。

谭美德说:“7月27日台湾已经有(传媒)报(台湾民众被‘卖猪仔’),但是我们这一个月在讲,习近平7-1重要讲话、普通话教中文、(立法会)前厅交流会、5亿(6千4百万美元)清洁香港(灭鼠大扫除),可能他(李家超)定义的‘做实事’就是做这些事情,但是市民心想就是我现在有家人,或者我是有一些同胞其实是在柬埔寨、在缅甸,现在生死未卜啊,当然你可以说我们现在给它(港府)一个机会,到底是不是所有香港人都平安回到香港,否则这个可能是一个政治炸弹来的,因为所有现在许下的政治承诺、或者一个说法,不是一些传媒帮你(李家超)讲,是你自己讲,反过来传媒都没有一个机会,可以有一个很透彻地去问问题的时间。”

港府多“武官”却未能掌握卖猪仔情报

谭美德质疑,为何港府早于今年1月已陆续接获港人被“卖猪仔”求助个案,但一直没有对外公布,而今届特区政府多名主要官员都是纪律部队出身,特首李家超及行政会议召集人叶刘淑仪,都曾经担任保安局局长,为何他们没有掌握港人被“卖猪仔”的情报,也没有及早通报相关消息,避免更多市民受骗。谭美德批评,港府维护中国国家安全,并没有将维护市民安全放在同等地位,而缺乏传媒及早跟进报道,港府也落后于形势。

谭美德说:“2020年6月12日《人民网》在讲什么呢﹖就是‘人民安全是国家安全最重要的基石’,这样来合理化整个(香港)政府都是一些、即是大部份,不要说整个都是一些叫做纪律部队出身的人,但是看看今次的‘卖猪仔’事件,如果它(港府)不是后知后觉,就肯定是情资、情报出了问题,为何这么多是纪律部队出身的人,而完全是没有留意到有什么事发生,所以你说没有了《苹果》、没有了《立场》当然非常可惜,但是同一时间你有没有取代得到,或者补充了这个缺口呢﹖有的话可能都不是问题,但现在很明显是没有,所以你(港府)就落后于形势。”

诈骗个案不影响营商环境欠逻辑

港府没有即时提高发生“卖猪仔”事件的缅甸、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的旅游警示,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应桦上星期六出席电台节目表示,9月将会到柬埔寨出席东盟经贸部长会议,他认为出现诈骗个案,不代表柬埔寨营商环境有问题。

谭美德表示,邱应桦的逻辑有问题,因为正常人都不会去一个充满诈骗的地方做生意。

谭美德说:“法律里面最主要是保障两件事情,一个就是人身安全、一个就是财产安全而已,要不然你有什么可能还需要有这些东西存在,而现在已经去到一个很根本性的问题,就是说那个地方出现了这样的诈骗的情况,而你(邱应桦)仍然系有一个判断,跟营商环境没有问题的话,我就很质疑他的判断了,而且日后是不是香港人应该还要去呢﹖还有一件事情,既然你觉得没有问题的话,大家又拭目以待,到底他是不是今次去完(柬埔寨)之后,希望再早一点,是可以很安全地,令到所有(被禁锢)的香港人回来香港,而是‘无穿无烂’(完好无缺)的呢﹖如果连这件事情都做不到的话,我觉得这个讲法就有多少自欺欺人了。”

刘梦熊吁中国政府营救“卖猪仔”受害人

身兼一带一路发展银行筹备组顾问的前政协委员刘梦熊,上星期四(8月18日)在社交媒体发表公开信,呼吁中国政府营救被“卖猪仔”的受害人,促请中国政府立即照会柬、缅两国政府,反映事件的严重性,表达中方高度关切,敦促两国政府刻不容缓侦查打击诈骗犯罪集团,迅速解救被绑架禁锢的受害人,并给予人道援助,协助受害人平安重返家园。

刘梦熊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如果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台港两地民众被”卖猪仔”事件,比照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访问台湾的剧烈反应,他认为缅甸及柬埔寨政府可能会有迅速的回应。

刘梦熊说:“因为中国政府是它们(缅甸及柬埔寨)的‘米饭班主’、是它们的‘大金主’。它们那些缅甸政府以及柬埔寨政府,可以同人作对就不敢同钞票作对,所以它(们)怎可以得罪中国这个‘大金主’呢﹖它(们)那些什么一带一路项目,是中国‘泵水’(注资)下去、中国去援助建设、中国派出工程人员去搞的,所以我觉得关键在于中国政府是否‘上心’、是否重视、是否能够表达中国政府的高度关切。”

“卖猪仔”处理不好或影响中国国际形象

有台湾传媒报道,被形容为“人间炼狱”、禁锢“卖猪仔”受害人的柬埔寨西港,以及缅甸KK园区,在中国一带一路发展“烂尾”之下,沦为犯罪份子的温床。刘梦熊认为,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不单输出价廉物美的商品,更要输出令人信服的价值观,他认为中国政府应该妥善处理今次“卖猪仔”事件,否则可能会影响中国的国际形象。

刘梦熊说:“国际上有一种叫做‘中国威胁论’,就是觉得你那套价值观,强调消灭私有制、马克斯是对的、要搞世界革命、埋葬资本主义,要建立共产主义的新世界,这个价值观是对国际秩序及自由世界的一个威胁。但是如果今次你(中国)能够出手去解救缅甸及那个柬埔寨那些‘卖猪仔’、那些受到逼害的台湾同胞以及香港同胞的时候,那样就证明了你中国政府真的有一个尊重人的生命、尊重人的价值的价值观,这样就会对中国的国际形象的改善有好处、对中国国际地位的提高有好处。”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