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8月 20,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拦截测试:台湾中科院试射无限高飞弹

滚动 港澳台

台湾的中山科学研究院(中科院)18号晚间,朝台湾东部海域试射无限高飞弹。与此同时,解放军1艘飞弹驱逐舰,也在接近中科院划设的危险范围徘徊,军事专家分析,这次试射应该是天弓三型增程型射程70公里的测试。

台湾的中山科学研究院18号晚间,朝台湾东部海域试射无限高飞弹。

台湾的中山科学研究院(中科院)18号晚间,朝台湾东部海域试射无限高飞弹。与此同时,解放军1艘飞弹驱逐舰,也在接近中科院划设的危险范围徘徊,军事专家分析,这次试射应该是天弓三型增程型射程70公里的测试。

解放军在台湾周围举行大规模军演后,台湾实施首度飞弹试射。综合台媒报道,台湾的中科院18号晚间8时40分别从屏东九鹏基地、台东成功镇海边,朝绿岛和兰屿间外海试射无限高飞弹。

台湾媒体引述军方人士表示,18号上午雷达追监到1艘解放军飞弹驱逐舰,在台湾东部离岛的绿岛东北方33浬处活动,接近划设的警戒范围,但下午脱离追监再往东北移动,应是避开警戒范围。

这次试射,台东是射靶弹,九鹏是拦截弹。前雄风三型反舰飞弹总工程师张诚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这次应是天弓三型增程型飞弹,在做“两枚飞弹击杀一枚靶弹”的测试。

张诚指出,以飞弹拦截作战准则,是两枚拦一枚,“shoot-shoot-look”模式,一次发射两枚,再做评估。张诚分析,“假设第一枚就命中‘靶弹’,第二枚再测试。如果在末端拦截,因为第一枚打到时,弹道飞弹轨迹会异常,我们再测第二枚会如何反应。”不过,这一次第一枚飞弹发射升空后不久便失去动力落海。

弓三机动垂直发射架。(截图自中科院官网)

解放军军演试射导弹 台湾天弓三型能拦得住吗?

8月初解放军演习,对台发射11枚导弹,其中有4枚越过台湾上空落入东部海域,张诚预估导弹从台湾高空飞过高度已经降到100公里,“以目前天弓三型到70公里还是拦截不到,所以我建议要把我们的射程高度再拉高。”张诚说。

张诚提出相关数据指出,爱国者三型拦截高度35公里,现行的天弓飞弹可以到40公里。18号的试射,应是天弓三型增程型射程70公里测试。美国的萨德系统射程高度为150公里。

张诚示警,解放军的导弹试射弹着点落在台湾东部外海的海军战力保存区,也是外国势力要介入集结的地方。张诚认为,如果可以拦截下来,还是有意义的。

张诚:“以弹道飞弹轨迹,国防部说不会打到陆地,不用拦截,没错!因为那个区域是我们战力保存区,但如果那边受到攻击是不安全的,所以我们要发展更高射程的天弓飞弹。”

“天弓做了‘增程’,等于它可以打更高、更远。也就是说一般飞机,我们天弓二型可以打到200公里(作战范围),三型“增程”可以更远,相对高度也可以更高。”台湾前国防部飞弹指挥部计划处长周宇平对本台表示。

台湾反弹道飞弹防御系统:天弓飞弹与爱国者飞弹

台湾目前的反弹道飞弹防御系统有“天弓三型”与美国的“爱国者三型”。天弓三型飞弹又被称为“国产爱国者”,有拦截隐形战机能力,战力不输爱国者飞弹。

周宇平比较了天弓飞弹与爱国者的差距指出,天弓可以看到目标就进行攻击,但是雷达信号不能分享和一起控制,而是所有信号都送回空军控制中心(Air operation control center),空中的情报、情资,都是传送至此处,再分派飞机、飞弹或是防炮拦截。

弓三垂直发射架飞弹发射。(截图自中科院官网)

周宇平:“天弓飞弹1个Fire Unit(发射组),看到目标就自己打,或者长官叫他打就打;但是爱国者不同,爱国者可以6个统一都在一个地方部署完成,我交给我上面battalion commander(营长)可以控制,雷达可以交互计算,哪一个命中率最高,他派哪一个Fire Unit(发射组)去打,这个比较厉害,但是天弓做不到。”

周宇平分析,防护任务中以美军的规范,爱国者现有系统有两个任务,其一反飞机、另一种是反飞弹。因为雷达计算机处理器的能力有限,必须做任务调整。如果是“反弹”就朝高仰角,若是“反机”,因为飞机飞行高度较低,雷达往低仰角。在雷达资源有限情况下,飞弹拦截的部署还是在西部,防解放军航母上的舰载机,或是一般反飞机任务。

“天弓反弹部署要在西部。西部配署一般防空跟导弹都能做,我们的保护区资产要在前方,而不是在后方。我们真正重要的经济跟军事设施,全部在西海岸。”周宇平补充说道。

飞弹总体拦截如何在交战时高效因应?

当敌军发射导弹攻击时,台湾该如何有效因应?张诚提出“20%、20%、60%”总体拦截因应的建议。

“前20%,我们应发展源头打击能力,当飞弹要攻击我,如果我得到这个情报,用远程打击武器,先把你的发射架打掉。”雄三飞弹工程师出身的张诚说,依报载,雄三飞弹射程600到1200公里,是有能力做到源头打击,如此一来也少了后面拦截问题。

后20%,则要加强阵地防护、强化阵地工程。他举例,像是衡山指挥所刀枪不入,除了原子弹,什么都打不穿它。金门外岛防御工程也有相同效果。

至于中间的60%拦截任务才是飞弹拦截。他主张要发展电子作战能力,因为台湾站在主场优势,以电子作战干扰弹道飞弹的轨迹。有30%的部分干扰让其打不准,剩下的30%才是以飞弹拦截它。如此一来,用天弓三型或是爱国者三型去拦截,成本也就大大降低。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陈美华 梒青    网编: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