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8月 11,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魏京生、王军涛:关于民主中国的国防政策和军队转型

滚动 焦点 国际

上月底,临近中共建军95周年之时,由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办、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协办的《民主中国国防政策和军队转型》研讨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召开,来自美中军事和相关方面的近30名专家学者进行了深入广泛的讨论。

上月底,临近中共建军95周年之时,由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办、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协办的《民主中国国防政策和军队转型》研讨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召开,来自美中军事和相关方面的近30名专家学者进行了深入广泛的讨论。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先生称,在民主转型期间争取军队的支持,是转型成功的保障,也是保证转型成功的关键条件。建立民主之后,一支非党派的国家化的军队,是巩固民主政权,反抗专制复辟的重要力量,也是保障地区和世界和平的重要力量。

现在就指出军队国家化的方向和规划,就是未雨绸缪,让更多的军人了解他们对中国前途的责任。也让大家了解,民主转型可以依靠什么力量,什么样的军队。从现在就开始为了顺利进行民主化转型开始工作,积蓄力量。民主派的所有朋友和同志们都要明白,我们除了需要民主的力量和支持,也需要军队的力量和支持。只有这样,才能得到一个顺利的、比较和平的民主转型。

这就是我们这次会议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为了民主革命的成功,付出代价是必要的。想付出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好的结果,也非常必要事先做好淮备。

成长在解放军最高学府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学院、长期从事中国民主运动的嘉宾王军涛先生,就“未来中国民主转型中的解放军管理”提出了设想和宝贵建议。王军涛称,中国民主转型也许将是本世纪世界政治史上具有最大意义的政治转型,因为这场转型能否发生、转型进程的秩序和混乱、以及转型后的宪政民主的运行状况,都关系到国际地缘政治格局重组、世界和平、以及自由民主世界的安全。而决定转型质量的关键因素之一是,在转型期间对中国共产党军队的使用与改造。他认为对此应有清醒和恰当的认知,可以解除人们对宪政民主转型的风险顾虑,减少转型的阻力。

王军涛提到,中国军队的民主转型有两大任务:一是将其改造为宪政民主政体中的国防军,也就是宪政民主政体中的军队国家化;二是在转型中管控和使用军队,支持转型,维持转型秩序,完成政权的和平交接。他指,对于中国军队的政治改造,使其成为宪政民主政体中的国家军队,是推动中国宪政民主力量的共识,但这方面的方案的讨论远远不够。而对中国军队在转型中的作用及管控使用,基本上是空白。但这是转型成败和代价的最需要因素。

王军涛指出,中国的宪政民主转型与世界各国一样,有三个阶段:破局结束旧政体,圆桌会议制宪,大选产生新政府行宪。在破局阶段,争取军队在大规模政治风潮爆发时,不暴力镇压民众政治表达,支持民众选择,附和民主化改革。在圆桌会议阶段,维持秩序,支持和平谈判和遵守公约。在新宪法制定后,有条不紊地开始军队改革。这里最困难的是圆桌会议阶段的两个困境;一是军队维持秩序需要权威与管控军队防止军队颠覆制宪进程的矛盾,二是民主化力量的不同派系勾结军队或军中不同派系不公正地谋求政治私利打压其他力量。处理不好,会有暴力事件、内战和军事政变。

王军涛称,据我看,关键是如何处置中国军队的政工系统。中国军队自三湾改编以后就建立与世界其他军队(包括前苏联)不同的政工系统。其任务、角色、职责与工作机制,确保共产党的政治有效控制和使用军队。有效利用这一系统,可以更好地控制、使用和改造军队。做到这一点,不仅要避免对政工系统的厌恶从而简单取缔作政工系统,而且要平衡转型正义必要的清算与转型期间的使用。他建议,不要简单从理念出发解体政工系统,而是先控制后转换革命前与破局的工作是普及知识和启蒙意识,圆桌会议与行宪大选的工作是设立一个管理委员会,宪政政体中的改造:立法保障利益;宪政体制中的军人荣誉和待遇可以得到拥护。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