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8月 3,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要闻分析 – 美国“干净网络”欲与中国割席 小扎对两个互联网价值观的警告

中国大陆 国际 滚动 财经科技

自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7月23日发表了题为《共产中国与自由世界的未来》这一重要涉华政策演说后,最新迹象显示,美国政府正在加大努力,从数字网络方面与受北京控制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和平台割席。蓬佩奥在8月5日参加美国国务院新闻会上宣布了扩大美方的“干净网络”倡议,以确保美国的网络不受到中国共产党政府的影响。他的发言不到24小时后,诸如谷歌和推特等美国互联网巨头纷纷宣布举措,其也引发了来自北京坚决反对的呼应。

脸书创始人兼CEO扎克伯格与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资料图片

蓬佩奥在这一新闻会上专注介绍了美国政府宣布扩大美方的“干净网络”倡议,其被指是为了确保美国的网络不受到中共政府的影响。据悉,华盛顿的这一政策方向主要集中在五大领域,它们包括“干净运营商、干净商店、干净应用、干净云储存以及干净电缆”。这一最新措施是对蓬佩奥今年4月宣布的5G网络“干净路径倡议”的扩展。他在当天的新闻会上一上来,就谈起了其口中“共产中国”在近期的几个问题。它们中包括香港立法会选举被推迟,民主派人士遭到打压和逮捕,以及包括一名美国公民在内的海外流亡港人遭到通缉的事件。此外,他还谈到了中共政府对新疆穆斯林少数群体地持续控制,美方所采取的制裁等反制措施和中国船只被指在南美厄瓜多尔沿岸进行的“掠夺性捕捞”等事例。

蓬佩奥说, “这些不是个例。正如我上个月在尼克松图书馆所说,热爱自由的国家必须团结起来,直面中共咄咄逼人的行为。好消息是潮流绝对正在转向。‘不信任然后并核实’这种中心思想,我想全世界正开始将其视为应对这些挑战的正确方式。我们在本届行政当局,特朗普行政当局,正在努力去保护美国人免于遭受这些威胁。”他随后将话题转向美国国内,开始介绍当局将扩大此前宣布的“干净网络”倡议。蓬佩奥在对上述倡议所包含的5大方面介绍完后强调称,“我们不能允许这种情况继续下去。我们呼吁所有热爱自由的国家和公司加入‘干净网络’。”

值得一提是,在蓬佩奥宣布这一倡议不到一天内,多家美国互联网公司便纷纷传出相关的举措。谷歌公司最新宣布,已经撤下2500多个与中国相关的“油管”(YouTube)频道,并称系该公司为在视频分享平台清理虚假不实信息做出的努力。谷歌表示,这些频道在今年4月到6月间被移除,并称其“持续调查与中国相关的协同影响力行动”。谷歌在季度公告中披露称,被撤下的上述频道通常发布“非政治的垃圾内容”,但一个小的分类涉及了政治。

此外,推特在周四亦宣布决定给政府官员和受国家控制的推特账号贴上标签。推特表示,“各国外交部长、大使和官方发言人等重要政府官员将获得这个标签,而属于‘国家附属’媒体实体,其总编辑和高级职员的账户也将获得这一标签。”推特说,各国元首的个人账户将不会获得这个标签,因为“这些账户享有广泛的名人认可、媒体和公众意识地关注。” 此外,新标签还将专用于“国家通过财务资源、直接或间接政治压力以及/或者控制制作和发行而对编辑内容行使控制的媒体”。据悉,推特的这一贴标签计划首先将针对联合国五常的相关机构和官员,并逐渐将其转向全球各地国家的账户。

显然,美国科技企业所遵循的“干净网络”倡议措施才刚刚开始,其形式也颇具多样化。以近日备受关注的微软计划收购抖音国际版TikTok的案例为例,据英国《金融时报》周四援引5名消息人士的话报道指,微软调整计划,希望收购TikTok的全球业务,包括其在欧洲和印度的业务。蓬佩奥则在周三的讲话中曾点名谈到了TikTok问题,并称,“有着总部位于中国的母公司,TikTok、微信等应用程序对美国公民的个人数据是重大威胁,更不用说是中共的内容审查工具。”

美国政府此次宣布的系统性倡议,专注于切割美中两国就互联网领域的联系其背后除了有两国政府的关系交恶外,也体现出近年来在中国互联网公司走出国门,对已形成的国际互联网体系进行影响和重塑时,所谓中国“局域网”体系与国际现行互联网的价值观对峙的担心。

对此,脸书创始人和CEO扎克伯格曾对国际互联网在近年来的发展进行过诠释并发出警告。他在去年10月于乔治城大学发表演讲时,以脸书在中国发展尝试的起伏为例,并表示该公司之所以于不久前停止了在过去数年中,对中国执行的“魅力计划”就是因为当地所实行的网络审查制度,与他设想中将脸书作为连接全球民众的平台互不兼容有关。扎克伯格在这场演说中介绍指,中国拥有庞大的互联网市场,全球前10个互联网平台有6个都在中国,但这些平台并不提供大部分民众熟悉的未经审查的互联网内容服务。他说,“直到不久之前,中国以外的几乎每一个国家的互联网都受到拥有强烈言论自由价值观念的美国平台的界定”,“现在无法保证这些价值观念将会胜出”。

据彭博社报道,扎克伯格还在近日参加美国国会针对四大互联网企业提出的反垄断听证会时,更是一度打算警告称,“中国正在建立自己的互联网版本,着眼于截然不同的想法,他们正在将自己的愿景输出到其他国家。”在这场记者会上,当谈到美方对中国政府的知识产权盗窃指控时,扎克伯格则坦言称,“我认为有充分的证据表明中国政府从美国公司窃取了技术。”他强调,“脸书代表着一系列的基本原则,包括维护民众安全,维护言论自由等民主传统。”扎克伯格补充说,这些“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基本价值,但不是世界上每个人的价值,不是与我们竞争的每家公司或它们所代表的国家(拥有的价值)。”

扎克伯格强调,“如果你看一下十年前顶级科技企业的来历,则绝大多数是美国公司。 今天,几乎一半是中国的公司”。相比之下,同样就这一提问,苹果的库克说,从未在自己的公司见证过知识产权被中方盗窃。亚马逊的贝佐斯说,听过有关美国知识产权被中方盗窃的报道,但声称从未在自己的公司看到过。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皮查伊一开始表示,不知道谷歌曾经发生过这种情况,但后来又补充说,该公司在2009年经历了一次网络攻击,该攻击似乎起源于中国。

对此,美国司法部长巴尔在7月16日发表的涉华政策演讲中曾点名对硅谷的一些大企业进行了批评。他说,“向中国叩头的远不止好莱坞。美国的大科技公司也让自己成为中国影响力的棋子。在美国与中国实现贸易关系正常化的2000年,克林顿总统将这个新世纪称为‘自由将通过手机和电缆调制解调器传播的世纪’。相反,在接下来的十年中,思科等美国公司帮助中国共产党人建立了中国的防火长城,这是世界上最复杂的互联网监视和审查系统。”

巴尔称,“多年来,像谷歌、微软、雅虎和苹果之类的公司已经显示出来,它们过于乐意与中共勾结。例如,最近,在中国政府对有关香港民主抗议活动的报道提出抱怨后,苹果公司在其中国应用商店中删除了新闻应用Quartz。苹果还删除了允许用户绕过防火长城的虚拟专用网络的应用程序,并从其中国音乐商店中删除了宣扬民主的歌曲。同时,该公司宣布将把部分的苹果云数据转移到中国的服务器上,尽管人们担心此举将使中共更容易接触到存储在云中的电子邮件、短信和其他用户信息。”

巴尔还谈到这些公司的高管指,“中共长期以来一直利用公开报复的威胁和禁止进入市场来施加影响。然而最近,中共也加大了发展和胁迫美国企业高管来实现其政治目的的幕后努力—这些努力更加有害,因为它们很大程度上隐藏在公众视野之外。”对此,他略带威胁的指出,“美国的企业领导人可能不会把自己视为游说者。例如,你可能会认为,建立一个互惠的关系只是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展业务所必需的‘关系’—也就是一个有影响力的社交网络系统的一部分。但是你应该警惕可能会被利用,以及你代表外国公司或政府所做的努力可能涉及《外国代理人注册法》。该法不禁止任何言论或行为。但它确实要求那些充当外国负责人‘代理人’的人通过在司法部注册,公开披露这个关系以及他们的政治或其他类似活动,允许受众在评估一个演讲的可信度时考虑到这个演讲的来源。”

他强调称,“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中,美国公司和大学等可能将自己视为全球公民,而不是美国的机构。但是他们应该记住,当初使他们成功的是美国的自由企业制度和法治以及美国的经济、技术和军事实力所提供的安全。”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