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7月 28,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中共忧烂尾楼停贷潮蔓延 保20大被视为头等大事

中国大陆 滚动 财经科技

不久前突发的中国烂尾楼业主停贷潮和河南村镇银行暴雷持续受到舆论广泛关注,被认为可能升高系统性风险并威胁社会稳定。由于适逢中共高层在北戴河的非正式会议期间和订于秋后召开的20大进入倒计时阶段,当局相继推出一些相应的临时方案,试图安抚受害群体缓解矛盾,凸显北京对这些不稳定因素高度重视,对其可能演变成影响中共政权统治的金融危机和社会动荡深感担忧。与此同时,有维权业主表示,上海市当局拒不执行中央政府有关规定,监管不力应被追责。

房地产集团恒大在中国河南洛阳开发的住宅楼盘没有完工。(2021年9月16日)

不久前突发的中国烂尾楼业主停贷潮和河南村镇银行暴雷持续受到舆论广泛关注,被认为可能升高系统性风险并威胁社会稳定。由于适逢中共高层在北戴河的非正式会议期间和订于秋后召开的20大进入倒计时阶段,当局相继推出一些相应的临时方案,试图安抚受害群体缓解矛盾,凸显北京对这些不稳定因素高度重视,对其可能演变成影响中共政权统治的金融危机和社会动荡深感担忧。与此同时,有维权业主表示,上海市当局拒不执行中央政府有关规定,监管不力应被追责。

停贷抗议群起引发关注

2022年在武汉肺炎疫情复燃的阴霾下刚刚过半,位居GDP总量世界第二的中国近几个月来接连发生经济上的负面事件,成为新闻热点。

河南村镇银行暴雷和多名政府官员被指违法给储户滥赋红码之后,上千名受害储户聚在省会郑州举行了近几年罕见的拉横幅抗议。当局强力清场后,连夜通告答应为受害储户出资垫付。

7月15日起,四家河南村镇银行冻结储户资金近三个月后,通过微信程序 “村行垫付”,结算5万元以下的小额存款给部分储户,其中许多人曾遭遇手机被非法赋红码而出行受限,引发舆论哗然。

2022年7月14日,中国西安烂尾楼业主在银监局门口抗议。(推特视频截图)

7月14日,陕西省会西安街头出现上千名烂尾楼受害业主包围陕西省银保监局并与大批警察对峙的场面。这是正在中国20多省和直辖市迅速蔓延的烂尾楼业主以公告即将停止还贷为主要形式的集体维权活动的一部分。

去年,中国几家巨型房地产开发商由于过度扩张而出现资金链断裂,先后发生债务违约,使得相关的烂尾楼盘复工更加遥遥无期。

江西省景德镇市恒大珑庭楼盘的900多户业主在多次现场维权要求复工无果的情况下,于今年6月30日率先在网上晒出一份《强制停贷告知书》,随后在20多省市引起饱受同样困扰的烂尾楼盘业主的强烈连锁反应。

烂尾楼通常是指已经开始、却因开发商缺乏足够资金而无力完工并验收交付的建筑工程。

政府出资纾困 谨慎应对危机

7月25日,路透社报道称,中国当局将设立一个房地产基金以帮助房地产开发商解决严重的债务危机,恢复对房地产业的信心。基金总额最高可达人民币3000亿元,约440亿美元。自房地产业债务危机去年爆发以来,这是当局采取的第一个重大步骤,以期在解救陷于困境的房地产开发企业的同时,尽快缓解几乎席卷全国的烂尾楼业主停贷维权风暴。

广州地产资深中介人姚女士对美国之音表示,政府在此敏感时期出巨资安抚受害业主和拯救楼市是必须的,而缓解这场停贷危机首先要“保交楼”。

时代周报猛犸工作室发文称:“有业主认为,楼盘无法交付,则无需继续偿还按揭贷款。但从法律上看,强制停贷或构成业主与银行签署的《贷款合同》违约,影响业主征信或导致业主成为失信人。若烂尾房业主持续断供,将进一步影响银行流水收入,对金融链条运转带来冲击。从开发商角度看,如何权衡保交付和稳发展之间的关系,成为必考题。”

烂尾楼现象

在网上流传的音像资料显示,大大小小的烂尾楼盘遍及几乎中国各地,涉及的房地产开发商包括恒大、绿地、融创、泰禾、鑫苑等名声显赫的大房企,由于各种原因停工的烂尾工程多达数千,涉及资金超过万亿人民币,烂尾年头少则一年半载,多则十数载,甚至可以追溯到近30年前,如1994年兴建的安徽合肥新鸿安商城和1992年开工的广州165栋集资住宿楼。

中国房地产价格近十几年来飙涨,平民家庭一般都是老人与晚辈倾尽所有积蓄才够购楼首付,网民称之为“掏空六个钱包”。所购楼盘一旦烂尾,有些业主迫于财务压力,不得不入住他们还在还贷的没水没电没燃气的“三无”毛坯房,每天早晚徒步在他们的高层“新居”爬山爬下。

西安市灞桥区的高层住宅小区易合坊烂尾十年,天津西高区的高银金融117大厦停停建建10多年,经过自媒体人峰哥和小叔的视频介绍,其背后辛酸匪夷所思。

经济发达地区业主停贷 倒逼烂尾项目复工

据维权业主传到网上的“全国各省市烂尾楼停贷通知汇总”名单,经济发达的长三角地区也有20多个楼盘的业主已经宣告停贷维权,其中上海市有7个,浙江杭州市有3个,江苏有13个。

上海市崇明区长兴岛“泰禾大城小院”的受害业主们也加入了烂尾楼停贷维权行列。据了解,这个距离浦东十多分钟车程、靠近长江出海口的风水宝地长兴岛上的别墅与高层公寓项目原订2020年7月交付,却在2019年6月全面停工,已经购买该楼盘房产的2000余户业主曾多次到现场维权,但该项目至今仍未全面复工。

业主们在7月13日发出的强制停贷告知书指出了多家中国银行在为已售出房源购房人办理房贷过程中存在的多种违法违规行为,其中包括:建筑未封顶即违规发放贷款;将非监管银行账号预先打印在贷款协议上 故意隐瞒而未尽到法定的对于格式合同的提醒注意义务;签订贷款协议时放款账号留空,购房人签字后银行再填写开发商提供的用来挪用预售资金的账号,以及签约后私自修改贷款合同中的放款账号并不通知贷款人。

受害业主:必须对地方政府监管不力问责

这个烂尾楼盘的维权业主吴先生是5年前到上海工作落户的技术人才。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造成他所购买楼盘烂尾的主要责任在于上海市政府没有执行的中央政府的相关通知规定,没有建立监管预售房资金的法律法规,造成了上海市十余个楼盘烂尾。

吴先生指出,上海市为了刺激外来开发商前来拿地推高地价的经济考量,一直没有制定预售房资金监管法律法规,这给其他省市起了坏的示范作用,致使其他一些地方的政府即使有相关法律法规也形同虚设,因此应该首先追究上海市当局的责任。

他还表示,购买同一个楼盘的多数业主都不得不租房住,一边交房租,一边为烂尾楼还房贷,不堪重负,有些业主无奈之下只好入住毛坯房。

高学历人才串联 力图摆脱烂尾楼困境

一个叫作“绿地光谷星河绘” 的开发项目位于高新技术企业云集的武汉光谷已经售出2000多户,其中大部分学历在大学本科以上,号称当地“最高学历楼盘”。

有中国媒体报道称,购买这一楼盘的业主中有许多高科技人才,他们不惜冒著可能被列入征信黑名单的风险,串连集体停缴房贷力争复工交楼。有些业主做好了最坏打算:自己若被打进“老赖”名册,就离婚让孩子跟另一半。

有人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上给武汉市长留言问道:“绿地星河绘反复停工,即将烂尾,有人管吗?”

留言说,“只有六个月就要交房了,现在主体才做58.8%,绿化、地下全都没做。我们交的钱,监管账户的钱都去哪里了,为什么反复停工?请求东湖高新区将绿地未开发的住宅用地、其他有价值的资产收回,专款专用建设星河绘,给百姓交代。”

该留言至今仍处于“待回复”状态。网友linuxwt_optics在一个评论网站“过早客”平台上写道:“不怕被坑就买绿地,……你敢买么,坑了你无处伸冤。”

暴雷银行储户维权 政治敏感度高

对于7月10日郑州出现的村行储户因存款取不出而举牌抗议行动,海外中文网媒中国数字时代刊文称,有网民指出这其中的价值扭曲与场景讽刺,例如在维权现场同时出现了毛泽东像与英文横幅,但在毛时代显然“既不会有英文横幅,也不会有个人存款”。

文章说,“还有网民建议转而向俄罗斯驻华大使馆求助,毕竟向美帝喊冤是严重的政治不正确。”

一位自称为河南“存款回家”的合法储户老施的男子在微信群中发帖称,曾被郑州警方抓走5进5出,希望河南省银保监局、人民银行郑州中心支行以及河南农信联社等单位给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40万储户提供一个方便的、打得通的电话,使他们的家庭放心、安心。

该帖文呼吁,“不要让储户流血又流泪!”不过,当接到记者采访电话时,这位储户却作了一番令人啼笑皆非的表白。

他说:“我只接受中国和俄罗斯媒体采访。美国之音不友好。我宁可不维权也要爱国。”

异议人士、自媒体《建民论推墙》主持人吴建民流亡来美前在中国无锡曾领导同小区数百户业主向开发商维权成功,并得到当地电视台和其他媒体跟踪报道。

中国异议人士、自媒体时评人吴建民 (美国之音叶兵拍摄)

吴建民对美国之音表示,他已在油管(YouTube)上作评论节目时分享了当时维权的成功经验,但此一时彼一时,胡温时期讲和谐社会,业主向开发商提出改进要求,政府从中和稀泥,没有对维权业主下手抓人,当前习近平时代强调斗争,就是要严厉打击敢于维权的人士。

保20大成当局优先考量

与此同时,中文社交媒体上有许多反映烂尾楼业主的困境和心愿诉求的内容,受害业主们组成聊天群,追踪局势发展并交流维权经验。

除了表达诉求,还有一些群友讨论政治敏感问题,比如正为在官媒极力宣传造势中的中共20大和“我将无我不负人民”的习近平连任。

一位维权业主写道:“什么民生问题都不是大事,接下来是最大的事情是登基大典。”

吴建民认为,这场风波对中国社会的稳定和可能决定中国未来五至十年走向的中共20大肯定有影响。

一些海外观察人士指出,河南村镇银行暴雷和全国各地的烂尾楼事件频发的根本原因是体制出了问题,成为当前热点则跟中共内部权斗有关,而中共当局并不想追究,只是拿出一些暂时性方案平息风波,防止事态扩大,先拖过20大再说。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