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7月 24,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侯鎮安:感謝已故「支聯會」各常委的捨身取義!

大众观点 滚动

眾所周知,中共對「支聯會」恨之入骨,所以《香港國安法》生效後,便窮追猛打;始料不及的是,現在「支聯會」已經被打死了,但中共並冇就此罷休,反而變本加厲,加大力度,繼續窮追猛打,秋後算帳,抄家滅族,連「支聯會」的新知舊雨、親朋戚友、骨灰靈魂,通通都不放過!

.
眾所周知,中共對「支聯會」恨之入骨,所以《香港國安法》生效後,便窮追猛打;始料不及的是,現在「支聯會」已經被打死了,但中共並冇就此罷休,反而變本加厲,加大力度,繼續窮追猛打,秋後算帳,抄家滅族,連「支聯會」的新知舊雨、親朋戚友、骨灰靈魂,通通都不放過!
.
但由於時機尚未成熟,為免觸動民憤,中共株連九族式的秋後算帳,放棄使用「間諜組織」和「特務組織」等字眼,寧願改用令到自己尷尬萬分的字眼,來起訴「支聯會」:外國代理人!
.
2021年9月5日,香港警方國安處指控「支聯會」為「外國代理人」,並要求「支聯會」於兩天內交出全部帳目紀錄、財務資料、成員名單、聯絡資料等,即是所有「新知舊雨、親朋戚友、骨灰靈魂」的清單,企圖誅其九族!幸好「支聯會」仍然是有義氣和有良心的,拒絕交出,保護了需要保護的人;這些人,有些是香港人,有些是外國人,有些是國內同胞!萬幸!
.
「外國代理人」一詞,始於1938年美國的《外國代理人登記法(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FARA)》,原非針對中共,但由於中共近年積極擴展其全球影響力,還有一帶一路倡議,在世界各地進行的間諜活動和特別任務,與日俱增,世界各國為了自保,皆紛紛立法規管,有備無患,《外國代理人登記法》因而已經遍地開花!
.
現時,中共派駐各國的「間諜組織」和「特務組織」多不勝數,有新聞媒體,有旅遊公司,有建築公司,有通訊公司,有科技公司等等,最多被世界各國列為「外國代理人」的組織和機構,就是中共派駐各地的企業(包括民企和國企)、組織和機構,因為世界各國都看到這些企業、組織和機構,正在擔當著「中共代理人」的角色!
.
有見及此,早於2018年,台灣當局已經計劃通過和實施自己的《外國代理人登記法》:《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但可惜因為難以於議會中取得共識,早已胎死腹中;加上中共並不打算設立自己的《外國代理人登記法》,台灣便有民眾認為如果自己先設立,反而不利!其實這是一個誤解,因為雖然中共沒有《外國代理人登記法》之名,但其實早已經有《外國代理人登記法》之實,早已經有《外國企業常駐代表機構登記管理條例》之類的政府規定,對外國機構進行約束管理,還有很多大小不同的行政法規;對外國媒體機構及外國「非政府組織NGO」在中國境內活動進行監管的嚴厲程度,可以說是冠絕全球;還需要什麼《外國代理人登記法》嗎?
.
雖然中共向來獨斷獨行,無視民主、人權、自由等普世價值,也不跟隨世界潮流,不玩、亦都不需要玩《外國代理人登記法》這套,但是中共的最親密盟友俄羅斯,早於2012年已經跟隨世界潮流,設立自己的《外國代理人登記法》,與西方抗衡;2021年12月30日更宣佈,把當地著名樂隊Pussy Riot兩名成員、一批記者及知名活躍分子,列為「外國代理人」,加強管制。
.
返回香港,中共除了要置「支聯會」於死地,還要誅其九族,其實早已有跡可尋!
.
2021年8月25日,雖然「支聯會」常委已經於兩天前決定解散「支聯會」,警務處國安處仍然去信「支聯會」,要求「支聯會」就《香港國安法》43條附表5提供資料。
2021年9月5日,「支聯會」被警方國安處指稱為「外國代理人」,需按要求,於9月7日或之前,提供所有帳目紀錄、財務資料、成員名單、聯絡資料等。
2021年9月6日,「支聯會」強烈否認是「外國代理人」及公然拒絕向警方國安處提交任何資料,質疑警方並無提出理據是濫權及不合理!
2021年9月8-9日,警方國安處正式拘捕「支聯會」七名常委:李卓人(主席)、何俊仁(副主席)、鄒幸彤(副主席)、徐漢光(常委)、梁錦威(常委)、鄧岳君(常委)、陳多偉(常委)。
2021年9月9日,「支聯會」在七名常委先後於兩天內被捕後,被警方國安處指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並被凍結約220萬資產。
2021年9月10日,「支聯會」七名常委收到保安局局長鄧炳強的信件,表示將會建議「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行使《公司(清盤及雜項條文)條例》第360C條下的權力,命令公司註冊處處長,將「支聯會」自公司登記冊中剔除。根據「支聯會」提供的信件,鄧炳強在信中說,考慮了警務處處長蕭澤頤的建議及資料後,認為假若「支聯會」屬《社團條例》適用社團,則根據條例第8條禁止運作或繼續運作,是維護國家安全、公共安全及公眾秩序所需。
2021年9月13日,何俊仁發表聲明,宣佈辭任「支聯會」所有職務,並退出「支聯會」。
2021年9月20日,在獄中服刑的「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及前副主席何俊仁,透過「支聯會」社交網站聯名發表公開呼籲信,指就社會環境,認為主動解散是「支聯會」最好的處理方案。兩人在信中又指,知道「支聯會」計劃在9月25日召開特別會員大會議決解散事宜,公開呼籲各個成員團體代表支持解散「支聯會」。
2021年9月29日,保安局局長根據《國安法》,繼續凍結「支聯會」約220萬元銀行資金。
2022年5月10-11日,就拒交資料案,「支聯會」常委梁錦威和陳多偉認罪,被判囚三個月!他們表示,為了保護「支聯會」的廣大朋友們,失去三個月的自由,是值得的!其餘三名常委(鄒幸彤、徐漢光、鄧岳君),決定選擇不認罪,直接挑戰特區政府和警方國安處的「無法無天」!案件編號:WKCC3633/2021
2022年7月13日,西九龍裁判法院開審三名常委,由於鄒幸彤仍然是香港執業大律師,獲准離開被告欄,坐在律師席後排自辯和處理案件。親自應訊的鄒幸彤穿黑西裝,與旁聽人士揮手,又將手放胸口喊道:「今日係曉波忌日,大家記得呀!」旁聽席聞言後,數人分別高聲解釋和補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先生逝世五周年呀!」控辯雙方在開審前,提出兩個「初步爭論點」(preliminary issue),包括辯方在審訊階段可否挑戰通知書的合法性、以及控方需否證明「支聯會」是「外國代理人」,希望法庭先釐清相關法律觀點。法官表示需時處理,遂將案件押後至8月2日。
.
筆者認為,無論8月2日香港法院如何釐清相關法律觀點,「初步爭論點」的裁決是如何,定必影響所有在香港的外國人組織,如果辯方的論點失敗,即是香港警方國安處可以隨意認定你是「外國代理人」,無需證據,可以即時向你執行《香港國安法》,你必須服從;要你交人,你就要交人;要你交資料,你就要交資料;資料足夠,還可以起訴你涉露國家機密、間諜、顛覆政權、煽動叛亂等罪!
.
所以,各國領事必須派員旁聽法院如何處理這單案件(案件編號:WKCC3633/2021)!不但是8月2日的聆訊,還有8月23至29日的聆訊!
.
尚未認罪的三位「支聯會」常委,雖然尚未定罪,但是,相信他們已經作好所有準備,準備捨己取義,付出自己三個月或以上的自由,來換取「支聯會」所有新舊支持者的安全。之所以堅持不認罪,就是要以身試法,就是要喚醒所有在香港的外國人組織,讓他們清楚自己的處境,其實有多危險,叫他們都保重,好自為之!
.
各國領事必須派員到法院旁聽,因為筆者認為,情況並不樂觀,相信法院必定會站在國安處的一邊,判定國安處毋須證明你是「外國代理人」,也可以執行《香港國安法》的相關規定。到時,相信任何在香港的「外國人機構」,也會自動變成「外國代理人」:「英國文化協會」是「外國代理人」,「法國文化協會」是「外國代理人」,「德國文化協會」是「外國代理人」,「摩門教」是「外國代理人」,「創價學會」是「外國代理人」,「日本人學校」是「外國代理人」,「日本文化協會」是「外國代理人」,「外國記者協會」是「外國代理人」,「外籍教師協會」是「外國代理人」,「大陸委員會」是「外國代理人」,「臺北經濟文化辦事處」是「外國代理人」,甚至所有外國商會,也是「外國代理人」,無一倖免,「美國商會」也不能例外!
.
最後,雖然「支聯會」已死,但也必須感謝「支聯會」各常委的捨身取義,寧願失去自由,也沒有讓任何一個支持者曝光,為大家的安全而入獄,謝謝!
.
自由撰稿人、香港市民兼選民:侯鎮安
2022.7.24
(本文為公開信,並無版權,歡迎自由轉載和廣傳,謝謝。)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