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7月 23,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外企中的党支部 中共加速控制经济的跳板?

滚动 财经科技

英国汇丰银行在中国子公司设立中共党支部,成为第一个在其中国分公司成立党支部的外国金融机构,再次掀起各界对在中国运营的外企被要求设立党支部的顾虑。

汇丰银行在香港总部的标识

英国汇丰银行在中国子公司设立中共党支部,成为第一个在其中国分公司成立党支部的外国金融机构,再次掀起各界对在中国运营的外企被要求设立党支部的顾虑。

《金融时报》周四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汇丰控股有限公司(HSBC)设立在中国的子公司—总部位于深圳的汇丰前海证券—–成立了党支部。汇丰没有直接证实这个消息,但表示在中国设立党支部“十分常见”,并称党组织对于其业务不会产生影响,也不会在运营中担任任何正式角色,“汇丰不追踪其员工的政治派别”。

总部位于伦敦的汇丰银行是全球资产规模最大的银行之一。《金融时报》援引资深人士的话说,此举可能迫使其他外资银行采取同样行动。

美国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鲁比奥(Marc Rubio, R-FL) 在同一天发表声明,警告美国投资者需要提高警惕。“北京的利益在于削弱和破坏美国的稳定,而不是为美国退休者提供一个好的投资渠道”,他在声明中说。

郭荣铿:中国利用党组织加大控制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上台之后,中国政府不断推进在企业中设立党支部的工作。

中国证监会于7月4日发表新的行政许可事项服务指南,规范在中国境内运营的基金管理公司的审批。其中第29条引起了观察人士的注意。

“基金管理公司应当按照中国共产党章程的规定,设立党的组织机构,开展党的活动,并为党组织的活动提供必要条件”,《指南》说。

“我认为中国正在做的是向外国公司开放其金融市场。你看到很多投资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对进入中国市场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但与此同时,中国也在利用(在公司中建立)党组织来增加对这些金融机构的控制和影响”,纽约Elliott Kwok Levine & Jaroslaw LLP律所负责国际贸易及涉中营商纠纷的郭荣铿律师告诉美国之音。

“一开始他们只是观察和默默地收集这些金融机构内部的数据,但随着这些公司更深入地进入中国金融市场,我们预计这些党组织将增强其影响力和控制力,并最终接管决策权”,郭荣铿补充说。

中国证监会的新规中除了表示所有公司都应当设立党支部,还特别指出国有的基金管理公司应当将党的领导写入公司章程。这意味着党组织将不仅仅拥有政治影响力,也在公司治理结构中拥有法定地位。

美国之音联系了中国证监会就此进行说明,但截稿前没有收到回复。

科尔:公司高管心知肚明,视而不见

中国共产党党章第五章写道,任何基层单位 “凡是有正式党员三人以上的,都应当成立党的基层组织”。这适用于从国有企业到私营企业,从合资企业到外资企业的所有公司。

党章中对于私营企业中党支部的作用没有明确规定,但是在国有企业中,党委需要“发挥领导作用”,“依照规定讨论和决定企业的重大事项”。

耶鲁大学蔡中曾中国研究中心(Paul Tsai China Center)高级研究员、法学院客座讲师杰米·霍斯利(Jamie Horsley)在2019年的一篇文章中指出,超过90%的国有企业都设立有党支部,而在央企中,党的领导人则进入董事会和其他领导职位。

对于那些与中国国有企业合资的外国企业,建立基层党组织的要求也在逐渐加强。截至2017年9月,已经有30多家在香港上市的国企将党建写入其章程。

根据《金融时报》的报道,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BlockRock)和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在2017年就将党的角色写入其章程,这意味着全世界最大的一些资产公司将党的角色至于其董事会之上。

记者联系了贝莱德和富达国际以证实其中国子公司是否设有党支部,但截稿前并未收到回复。

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 是科尔咨询公司(Corr Analytics) 的创始人,他的公司为企业提供政治风险分析。“实际上,很多西方公司的中国分公司都已经建立了党支部,但是他们不会公开告诉你这件事”,科尔说,“公司管理层可能知道,但是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在2018年的一篇分析中说,其成员公司报告他们的国有合资伙伴与他们接洽,要求他们修改公司章程来支持在合资企业中设立党组织,甚至要求修改公司章程,要求重大事项需要首先得到党组织批准,再被提交到董事会。一旦公司章程纳入党支部的角色,这些党支部将对公司的管理拥有法律权力(legal authority)。

郭荣铿律师讲述了他在香港从业时看到的一些经验。

“过去我们看到的,根据我在香港的经验,他们要么在一个机构内正式成立一个党组织,要么让一名共产党员进入董事会”,郭荣铿对美国之音说。

“这样他们就可以观察该公司的决策过程,最终能够通过董事会或是党组织来影响决策,例如对董事会作出指示。他们成了凌驾于董事会之上的管理机构,这对公司的管理和监管方式将产生根本性的影响和改变”,他补充道。

中国外企应尽快评估风险

科尔则认为,民主国家的市场有公平竞争和反垄断法来限制经济权力的过分集中,这对政府也有限制作用。“但是中国共产党反其道而行之,即自己的权力最大化”, 科尔对美国之音说。

“通过利用对企业的影响力在无形的损害投资者的利益,而现在这个举措变得更加制度化”,他补充。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对美国之音说,随着中国经济继续恶化,失业率居高不下、财政短缺以及房地产行业的崩溃,中国政府将“加速对所有中国商业和经济的控制。”

郭荣铿律师表示,目前的情况下,不仅是国际金融公司,所有在中国开展业务的国际公司都应当重新评估其风险。

“现在需要对你在中国的实地运营进行压力测试,看看是否能以正确的方式管理法律和政治风险。如果情况与你的评估相左,(你必须自问)你的国际运营是否可以处理来自中国的任何政治或法律风险?”郭荣铿说。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