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7月 17,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对不起,我们要白人”

滚动 中国大陆

羞辱性视频、征聘面试缺乏机会:中国针对黑人的种族歧视在新冠疫情期间有所加剧。而对于种族歧视这个话题本身,中国人十分敏感。一位在华生活了13年的非洲人对德广联表示,“要是中国人对非洲人也有同样的意识,那就好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我是黑鬼,智商很低”,一群非洲儿童用中文对着镜头喊。这是一段特别有辱人格的视频。在中国,此类视频目前已成一产业。经由网络平台,可订购这样的问候视频。供应商承诺,24小时内交货。所有视频均符合“非洲人落后”这一俗调。按价目表所列,跳舞的孩子视频要价约折合13欧元,持枪的半裸男子,价格折合20欧元。此类视频此前一度火爆。 

中国的种族主义   

奥卢费米(Olufemi)熟悉此类视频,因此并不惊讶。他17岁时从尼日利亚来上海上大学,迄今已在中国生活了13年,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中国实际上已是他家,却常因肤色而被排斥。

他告诉德广联(ARD)记者:“我常会被提醒我是黑人,来自非洲,和其他人不一样。” 即使在大都市,人家也惯常叫他“黑人”,或用手指他。他认为,这很少是一种示好的表现。

奥卢费米表示,黑皮肤在找工作时更难。他回忆道:“他们直接了当地对你说:‘对不起,我们要白人’。” 

缺乏敏感?  

中国当局称,对种族主义采取零容忍态度。然而,中国国内几乎没有涉及歧视和排斥现象的教育及公开讨论。奥卢费米本人不愿指责中国人存在种族主义,而更愿说是“无知”使然,或者说,“缺乏敏感”。他说:“他们不愿想想,这对另一个人来说会是什么感觉?要是我在一个人身后喊‘黑人!’…..”  

None

2016年,中国电视连续数星期播出一洗衣粉广告:一亚洲女性将一粒洗涤剂胶囊塞进一黑人劳工嘴里,然后把他一头推入洗衣机。经短暂洗涤,洗衣机门打开,一白皙的亚洲男性眨着眼睛走出,女子开心了。在外国媒体询问时,该洗涤剂制造商表示,未认识到这会是问题。

洗衣粉广告一年后,武汉的一次摄影展震惊了一名外国游客。此展取名 《面孔反映心灵》,其中有作品将黑人与动物做对比。例如,将一张老人的照片与一只猴子的照片放在一起;一张嘴孩子与一张嘴大猩猩相邻。在一些非洲国家大使馆对此表示不满后,展方才取走相关照片。

疫情期间情况变得更糟

新冠疫情期间,种族主义问题加剧。一直居住有不少非洲人的千万人口城市广州发生了一起轰动事件。2020年春,数名尼日利亚人检测结果呈阳性,为此,当局下令隔离市内全部非裔群体,对之检测,不少人因此被赶出住家和旅店,流落街头。美国一度发出去华旅行警告。  

这样的举动助长了关于非洲人是病毒携带者的偏见。北京外交部此后不得不重申,对种族主义采取零容忍立场。 

金赛( Jacobie Kinsey )指出,这一政策的执行情况很不理想。封城期间,他在上海。当时,2500万人不能离开所在住宅区,尤其在初期,部分人的情绪有失控危险。他回忆说,“大多数家庭里食物只够吃一星期,所以,当时所有人的食物都告急。” 

他通过网上群聊和所在高楼的居民就如何获得食物交换意见。他回忆道:“这时,一邻居说,或许,我们可以把七楼的那个黑人弄来吃。”他承认,回想起来,仍非常恼火。

他是整个住宅区内唯一的黑人。因为封城,气氛紧张。他回忆说,当时他想:这家伙可能是在开玩笑,但也可能不是随口说说的。他在群聊中这样回复邻居:“别吃我”。朋友传播了这一聊天记录。在华外国人当中,此言不胫而走,已成一讽刺性笑话。   

让很多非洲人惊讶的是,一旦自己成为所谓的种族主义的受害者,中国人立即义愤填膺,反应激烈。比如,去年,西方商家展示的中国模特,眼睛明显变窄,引起强烈反响,法国奢侈品牌迪奥的摄影师被指贬低中国人,不得不公开道歉,德国汽车制造商梅赛德斯也因种族主义指控撤回广告。  

奥卢费米说:“要是中国人对非洲人也有同样的意识,那就好了。”但是,如果对这一问题没有反思,没有公开的讨论,那就很难实现。”    

转载自 德国之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