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7月 15,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专访人权律师江天勇之妻金变玲:江天勇仍未获得完全的自由

滚动 推荐 中国大陆

曾参与中国大陆大量维权案件的知名维权律师江天勇在2019年刑满释放后,至今未能得到真正的人身自由。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表示,江天勇目前的活动范围仍被中共当局局限在江父母家所在的村子里,若江天勇想要前往其他地方,必须经过中共当局的允许。在中共的持续监控的折磨下,江天勇至今未能恢复身体健康,金变玲则带着能与丈夫在美国团聚的希望,坚定且将持续为人权捍卫者发声。

曾参与中国大陆大量维权案件的知名维权律师江天勇在2019年刑满释放后,至今未能得到真正的人身自由。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表示,江天勇目前的活动范围仍被中共当局局限在江父母家所在的村子里,若江天勇想要前往其他地方,必须经过中共当局的允许。在中共的持续监控的折磨下,江天勇至今未能恢复身体健康,金变玲则带着能与丈夫在美国团聚的希望,坚定且将持续为人权捍卫者发声。

以防疫之名限制出行

江天勇长期帮助中国弱势群体维权,也曾在2008年推动北京律协直选事件,成为中共当局的打压对象,于2009年7月被北京市司法局注销律师执业证。2009年,江天勇曾因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访问北京、中共建国60周年以及六四事件20周年等,被当局数次软禁在家;2011 年2月19日,曾因中国茉莉花事件而被警方逮捕,至4月20日才获释放。

2017年,江天勇因涉及“709大抓捕事件”,被中共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并被剥夺政治权利三年。2019年2月28日江天勇刑满获释后,回到位于河南信阳的父母家中,中共仍未放松对他的监视,监视人员在江天勇父母家附近的路口搭建了一个小房子,只要江天勇出门,就会被近距离跟踪。

直到今年2月底,江天勇收到《被剥夺政治权利期限届满告知书》后,曾在其附近搭建的房子也被拆除,但江天勇仍未获得真正的自由,“虽然表面上看那些棚子被拆了,但是实际上他们(当局)告知江天勇,只要出他们那个村,就要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知道”。

金变玲向本网站表示,江天勇需要在出行前获得中共当局的同意,否则无法购买火车票,此外,中共还可能以监控防疫健康码等手段限制江天勇的出行。

“中共在进一步进行人权控制”,金变玲说道,疫情之前,中共只是通过监控身份证跟踪被“列入黑名单”的人权捍卫者,疫情期间,中共更是利用所谓的“防疫健康码”随意更改疫情风险信息,而从控制被他们关注的维权人士的行踪。金变玲举例河南储户被红码维稳一事表示,部分民众“没有任何的自由”,“他们可以随意改变绿码,可以变为红码限制你不让出省,是在变相的限制、控制人”。

帮助与迫害 美中鲜明对比

金变玲表示,他们维护人权的初衷是希望推动中国法治的进步,亦希望后代能够在人权自由的环境中长大,但“中国人权和自由的环境逐渐恶化”。

与中国的法治环境愈加遭到中共肆意破坏不同的是,金变玲在美国感受到了人权和自由,在美国政府的帮助下,她与孩子在此安家,工作上学。

金变玲称,与十年前相比,中国的法治在持续倒退,此前中共当局还会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法律的约束,但现在对于维权人士、异议人士的打压已毫无顾忌。金变玲与孩子能够在美国正常工作与上学时,身处大陆的709大抓捕事件中的家属们,正在面临孩童无法上学、以疫情为由遭中共管控等困境。“他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孩子没办法上学,另外遇到这个疫情,中共就借着疫情的这个幌子,对人们进行控制”。

2015年7月9日起,中共在多达23个省份大规模打压人权律师、维权人士以及他们的亲属,多达300名律师和人权捍卫者受到不公正的拘留、审问甚至监禁。

虽对中共失望 仍将继续维权之路

在中共长期打压与监视下,江天勇在2019年出狱后身体出现严重浮肿症状,想要就医还遭警方阻拦。金变玲向本站记者表示,现在江天勇腿部的浮肿情况好转,但身体仍然虚弱,“我们现在经常会通话,我会说,你先把自己的身体养好”。金变玲还表示,她与江天勇二人都感觉在中国的人权和自由不断恶化下,维权之路会很艰难。

“我身处国外这样有言论自由的环境中,我会以我自己的能力去关注和支持他们(人权捍卫者)”,虽然维权艰难,但金变玲仍在坚持为江天勇以及其他受到中共打压的维权者和公益人士发声。

在如江天勇、丁家喜、程渊、李明哲等人为中共的进步做相应的努力时,却遭受中共的的迫害,“他们为维权事业牺牲了不少”,金变玲则会与其他受迫害之人的家属联合,共同为他们发声,而对于台湾NGO工作者李明哲被释放一事,金变玲表示,希望中共能够还江天勇自由,“让他来美国,和我们母女团聚”。

金变玲还表示,之后将继续声援维权人士、异议人士以及访民们,揭露他们在中国受到的打压、监禁甚至是酷刑,“我们可以通过网络去支持、去关注、去转发,让世界、让更多的人认识中共对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的迫害,让更多的人去知道去了解”。

即使中国法治在倒退、令人失望,金变玲也会持续声援和支持为中国的进步奉献了许多的人权捍卫者们,“因为我们这一代在没有人权没有自由的环境中长大,不想让自己的下一代或者下下代还继续受到这样的迫害”。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4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xsdfsd
xsdfsd
23 天 前

中共政法干部败类多,安徽省淮南市政法委干部崔小鹏保护黑势力,必将不得好死。

john chan
john chan
回复给  xsdfsd
20 天 前

西辞黄鹤楼
烟花下扬州
帆远碧山尽
为见长江流

隆子未断肠
三晋真宰相
倭寇复入场
横北有气油

波小留白诗
平湖风雪恨
怀与茶叶蛋
走进大使间

我诗对唐诗
今人大古人
我的上帝帝
为何不公平

john chan
john chan
回复给  xsdfsd
20 天 前
鲁迅"狂人日记": 从字缝里看出两个字是“吃人”.

哪个字的字缝里写着“吃人”?
鲁迅能看出,我应该也能看出.
我横竖能睡着,但仔细看了几夜.也看出来了.

"北风行" : 蜘蛛结网生尘埃
蜘蛛两个字的字缝里写着“吃人”.
《狂人日记》作为第一篇白话小说,误导了二十世纪文学和思想.流毒至今.
Happy眨眨
Happy眨眨
19 天 前

Happy眨眨三退声明:
我是动画新人Happy眨眨。我最近偶然读到李洪志先生的经文《大道无形》(https://law.judicial.gov.tw/LAW_MOBILE/FJUD/data.aspx?ty=JD&id=TPDM%2c99%2c%e8%81%b2%e5%88%a4%2c235%2c20110323%2c1&ot=in),深刻地感受到了中共迫害李洪志先生手段之残忍、目的之卑鄙。因此,我决定与邪共划清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