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7月 12,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河南村镇银行弊案维权储户遭暴打 白衣人是谁?学者或揭答案

滚动 中国大陆

河南村镇银行弊案越演越烈,3000名取款难的储户10日集结省会郑州展开维权行动,现场爆发流血冲突。事件引起舆论譁然,有维权民众怀疑这群身分不明的“白衣人”是便衣员警,而官方未有解释。“白衣人”究竟是谁?这个问题或许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政治系教授王惠玲的新书“外包式镇压”中,可窥见端倪。

河南村镇银行弊案储户示威维权 2022年7月10日 照片

据中央社署名沈朋达今天报道称,日前一群因村镇银行中止支付而受害的储户到河南郑州维权,却遭一群身分不明的白衣人殴打,引起关注。加拿大学者王惠玲的新书指出,这是中国政府常见的外包镇压手法之一。

河南数家村镇银行4月起不让储户提领现金,6月更传出有储户想到当地维权,手机里的健康码却无故转为红码。近3000名储户10日到河南省会郑州的中国人民银行支行外拉布条抗议,与警方对峙。期间一批身着白色T恤的人士对维权民众拳打脚踢,爆发肢体冲突。

政治学科普网站“菜市场政治学”11日刊登美国内华达大学拉斯维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王宏恩撰写的文章,介绍“外包式镇压”。书中尝试解答的问题是:为何中国政府可在大规模推动土地征收下,避免因镇压造成民众激烈的反弹,从而使社会发展速度高于民主国家?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政治系教授王惠玲在(Lynette H. Ong)的新书“外包式镇压”(Outsourcing Repression)中指出,中国政府善用两种外包的镇压工具:黑衣人(thug-for-hire)和群众动员(mobilizing the mass),借此规避政府的责任,和降低成本。

书中所谓的“黑衣人”,是指地方政府在土地征收遇上钉子户,会非正式聘雇邻近的黑社会人士,以骚扰、破坏公物,甚至杀人等方式,完成土地征收。王惠玲整理1992年到2007年间共2209件与迫迁相关的抗议,发现黑衣人出现了973次:且黑衣人出现,往往让事件中出现伤亡的机率上升。王惠玲的研究也发现,相较于公务单位介入的抗争,黑衣人出现的案例,之后较不会爆发更大规模的抗争;且政府还可适时和黑衣人切割。

而所谓的“群众动员”,常见型态就是“朝阳大妈”。政府透过地方头人(意见领袖),对钉子户形成社会压力,造成当事人心理压力而最终就范。

中央社说,王惠玲的研究认为,中国政府让这两个群体作为公权力的延伸,使执政更为顺利,并可节省政府的成本、增加收入,以及降低抗议发生的机率。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