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7月 12,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土耳其发现大量稀土 中国老大地位不保?

滚动 财经科技

过去40年来,北京凭借着丰富的矿藏、低廉的劳工价格和宽松的环境政策,成为全球稀土市场的龙头老大。然而,来自土耳其的一则消息可能冲击中国在稀土行业一家独大的地位。

资料照:中国内蒙古一座稀土冶炼厂的管道将污水排放到包头市郊区一座巨大的尾矿坝中。

过去40年来,北京凭借着丰富的矿藏、低廉的劳工价格和宽松的环境政策,成为全球稀土市场的龙头老大。

然而,来自土耳其的一则消息可能冲击中国在稀土行业一家独大的地位。

土耳其日报上周援引伊斯坦布尔矿产和金属出口商协会的消息说,该国西北部埃斯基谢希尔省发现大量稀土资源,储量可以满足全球1000年的需求。

该协会董事会成员梅汀·切基奇(Metin Cekic)对土耳其媒体说,这将为该国的年轻人和当地人口创造就业。“我们的矿业将使我们国家挤入世界领先地位”,他说。

据土耳其媒体报道,这片矿藏大约有6.94亿吨的稀土。土耳其能源与自然资源部部长法蒂赫·唐梅兹(Fatih Donmez)对土耳其媒体说,这片矿藏接近地表,所以加工成本将相对较低。“在我们已知的17种稀土中,我们可以在这里开采10种”,他对媒体说。

随着新能源产品的不断开发,全世界对稀土的需求量与日俱增。

有矿藏还得要能开采

但是在欢呼之前,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能源安全项目的高级研究员简·中野(Jane Nakano)说,我们还需要问一些问题来评估这个新矿藏可能对全球供应链产生的影响。

“有矿藏是一回事,但是能够进行商业化生产又是另外一回事。除此之外,这里有哪些稀土元素?一些元素比其他更有价值”,她说。

“如果土耳其的矿藏有很多具有高商业价值的稀土元素,并且能够在合理的时间范围内批量化生产,那么这个矿藏就能够促进全球稀土供应的多样化 ”,中野继续说。

稀土共有17种,广泛运用于航空、国防、航天和生物制药领域。从智能手机和电动汽车,到风力涡轮机和军用导弹,很多产品都离不开稀土元素。一个常用的比喻是,稀土是工业的维生素。

稀土在我们日常生活的产品中无处不在。苹果手机就是一个例子。钕用于制造手机里的磁铁,让iPhone的扬声器能够工作。铕负责手机屏幕的颜色,而生产过程需要铈来进行抛光。苹果公司在2021年财年度出售了2.4亿只手机,价值1919亿美元。

根据CSIS在2019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国的稀土矿藏占全球总量的37%。而在开采和商业运用方面,中国目前提供全世界超过85%的稀土供应,并为全世界提供大约三分之二的锑和重晶石等稀有金属和矿产供应。

“中国已经成为全球主要的稀土供应商,北京表现出利用在稀土行业的垄断地位来实现其政治目标的意愿,这给几个主要国家敲响了警钟”,CSIS的报告说,“然而,随着不断变化的市场动态赋予新参与者竞争的能力,中国在该行业的影响力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受到削弱”,报告指出。

北京利用稀土推动政治目标

那么,土耳其发现的新矿藏是否会让伊斯坦布尔成为新的行业竞争者呢?

“稀土实际上并不稀少,难的是如何开采它们”,稀土工业协会(Rare Earth Industry Association)秘书长纳贝尔·曼切里(Nabeel Mancheri)通过电话对美国之音说。

“最大的问题是,开采需要大量能源,环境污染严重,目前大多数的开采技术都集中在中国”,他补充道。稀土工业协会于2019年成立于比利时布鲁塞尔,12家发起会员中的两个来自中国,分别是中国福建长汀金龙稀土有限公司和中国科学院城市环境研究所。

CSIS的报告指出,北京在过去几十年靠着低廉的劳工成本和宽松的环境法在全球市场获得主要优势,成为稀土的主要供应商。这也使得中国在全球稀土领域一家独大,能够将其作为政治杠杆。

给世界敲响第一次警钟的是2010年中日的一次冲突。当时,一艘中国渔船在尖阁列岛(中方称钓鱼岛)附近撞击了一辆日本自卫队船只,日方逮捕了该船船长后,中国对日本禁运稀土两个月。此后2011年,中国利用其稀土出口大国的优势提高了稀土价格。

而在2019年美中两国深陷贸易战之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江西省的一个稀土冶炼厂。分析人士解读这是在提醒美国,北京在能够影响很多行业的稀土行业掌握着话语权。

近年来,美国、欧盟、澳大利亚等西方国家迅速采取行动,开始开采自己的稀土矿藏,并努力将供应链进一步多元化。

美国重开位于加利福尼亚的帕斯山矿来重建稀土产业,欧盟也在2020年指定了30种包括稀土在内的矿业原材料,并指出中国在这些市场的占有率 “使得其产业链极其脆弱。”

“我们看到很多国家在开发自己的矿藏,美国在开发自己的矿藏,欧盟与包括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在内的国家设立双边和多边合作项目。所以如果土耳其有足够的优质矿藏,那么可能可以满足欧洲和美国的一些需求”,稀土工业协会的曼切里说。

CSIS的研究员中野则表示,如果拥有好的投资环境,土耳其的这些矿藏可能改变全球的稀土供应格局,但是时间线是个大问题。

“中国可能也会参与开发土耳其的矿藏,从中获益。商业化也是个大问题。土耳其可能会邀请多个实体来竞标,所以来自不同国家的公司都可能赢得竞标,这也包括中国公司”,她说。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