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7月 9,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709大抓捕”七周年:她们仍在捍卫人权路上坚定行进

滚动 推荐 中国大陆

在“709 大抓捕”7周年之际,博讯新闻网向捍卫人权、坚定反抗当局镇压的中国女性人权勇士表达敬意。她们中有些是律师、法律倡导者,有些是被当局打压的律师或法律倡导者的妻子,为了相同志向、为了维护自己和家人的自由,坚持追求公平和正义,主动选择或被迫走上了艰难的维权之路,从而为成为当局打压的对象。

在“709 大抓捕”7周年之际,博讯新闻网向捍卫人权、坚定反抗当局镇压的中国女性人权勇士表达敬意。她们中有些是律师、法律倡导者,有些是被当局打压的律师或法律倡导者的妻子,为了相同志向、为了维护自己和家人的自由,坚持追求公平和正义,主动选择或被迫走上了艰难的维权之路,从而为成为当局打压的对象。中国的维权之路一直都是艰难的,违法拘捕、久拖不判、秘密审判……这些女性们未因恐惧而退缩,未因挫折而放弃抗争,多年来尽其所能为自己所爱的亲人好友的自由积极呼吁,她们超凡的抵抗力和强大的韧性,以及坚定捍卫人权的决心和民主精神,值得世人尊敬。

李翘楚

“新公民运动”倡导者许志永的女友、女权捍卫者李翘楚,因不断在社交平台声援被捕的维权人士及其家属,且长期参与公民社会活动而多次受到当局有关部门的骚扰。许志永因参加2019年12月26日的福建厦门聚会于2020年2月15日在广州被警方带走,李翘楚亦于2月16日凌晨被北京警察带走,之后被秘密关押长达4个月。获释后,李翘楚曾在推特上发表被囚经历,声援其他被捕人士并持续投诉关押男友许志永的看守所的伙食问题。2021年2月6日,李翘楚被山东临沂警方带走后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15日被批准逮捕,后被关押于山东省临沂市人民医院东区(监管医院),导致患有抑郁症的她病情愈加严重。‘

近日,李翘楚案传来好消息,一名优秀律师主动加入,将为翘楚提供义务辩护。新律师已于7月1日下午成功会见李翘楚,观察到翘楚“还处在抑郁中度状态”,要求看守所为翘楚进行复诊并提供合理的药物治疗。

魏欢欢

湖南株洲民主人士欧彪峰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仍被羁押中,两个儿子由妻子魏欢欢照顾。魏欢欢日前在推特发文感概“时代的灰第二次落在我们家”,透露五岁的大儿子欧阳朗诚今年6月身体出现异常,其后确诊患上一型糖尿病。魏欢欢怀疑这与近期数以百计罹患糖尿病儿童的情况吻合,儿子在接种新冠疫苗后约三个月发病。

魏欢欢说:“儿子最明显的表现是尿频。幼儿园的老师也提醒。我赶紧带他到医院。开始还以为是尿路感染,给他验了血验了尿,其后在尿里面发现有葡萄糖。当时我心理就有了个判断。7月2号一早就带他到医院去测血糖,还做了另一个测试也是确定他的血糖问题的。当天出来了一份检测结果,发现他空腹的血糖有18.8,远远超出正常水平,所有的指标均严重超标,完全确定得了糖尿病。”

魏欢欢称比疾病本身更难接受的是全国已知与新冠疫苗接种相关儿童罹患一型糖尿病已有六百多例远超正常发病率。她无奈发问:“近乎强制接种的恶果落在任何一个家庭都是灾难,可谁会为之负责?”

陈紫娟

2020年10月22日,常玮平律师因“12·26公民案”第二次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采取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强制措施。2021年4月7日,常玮平被宝鸡市检察院批准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执行逮捕,目前被羁押在陕西省宝鸡市凤县看守所,其太太陈紫娟因此被迫走上为夫维权的道路。

从她工作的城市深圳到陕西(常玮平被关押的地方)去,有将近两千公里的路程,到看守所的路更是需要翻过秦岭。虽然有诸多不便,但陈紫娟没有放弃,竭尽所能为其丈夫维权,控告宝鸡公安对他实施酷刑、办案过程中非法取证等诸多违法行为。陈紫娟目前仍在不断地为其丈夫的境遇持续发声,进行控告和呼吁。

7月6日,陈紫娟发推文称,“凤县看守所签收我提出的《紧急给常玮平进行全面身体检查和无痛胃镜肠镜检查的申请书》。我已于2022年6月30日致电凤县看守所,提出上述申请,至今未收到任何回复,现提供以下法律依据,望凤县看守所相关人员牢记使命,遵守法律,保障常玮平及时就医的权利!”

紧接着,7月7日她又在推特发布了一段推特视频,字里行间透露着对公正的绝望感。她说常玮平案7月11日开庭前会议,但“最近的我陷入了深深的迷茫,我对之后的庭审已经完全不抱任何希望了,我的脑袋中总有个声音:黑成这样,开庭又有什么意义呢”。

施明磊

2019年7月22日,国家安全警察当着施明磊和他们3岁女儿的面,将其丈夫、长沙富能创始人之一的程渊抓捕。

成立于2016年的“长沙富能”是一家通过政策倡导、法律赋能等方式,维护弱势群体权益的民间非营利组织。程渊、刘大志、吴葛健雄三人于2019年7月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 “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直到2021年7月才被秘密判决。程渊获刑5年。

程渊被捕后,施明磊也遭遇了戴黑头套、手铐和秘密审讯;证件、手机、电脑全被扣押,银行账户被冻结,并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名监视居住180天。后来,她被迫辞职,女儿失学。2021年初,施明磊带着女儿历经千辛万苦逃离中国来到美国。

6月底,施明磊与丁家喜太太罗胜春女士一同参加了在美举行的国际宗教自由峰会,她们继续呼吁中国政府释放程、丁等人权勇士。

施明磊7月初在推特贴出丈夫程渊的亲笔信件,再次提到程渊在湖南赤山监狱被虐待并强迫劳动的情况。根据程渊的自述,他瘦了12斤,头发白了很多。施明磊无法接受社会主义优越性就是把像我老公程渊这样的权利倡导者囚禁起来,“关进一平米左右的小黑屋三个月,再给他安排上强迫劳动,让他每天熟练踩缝纫机,作为奴隶提供免费劳动。同时禁止他看书,禁止他有思想,控制他的饮食起居,剥夺他一切的自由,包括时间”。

罗胜春

身在美国的中国维权律师丁家喜太太罗胜春一直为“释放丁家喜”在国际上坚持呼吁,她与施明磊女士在上月28日举行的国际宗教自由峰会上作为中国人权捍卫者妻子发表了独立声明,她说,这是为被下进监牢的丈夫而战。

丁家喜与许志永在2019年底参与“厦门聚会”后被捕。继许志永案6月22日开审后,丁家喜被控“颠覆国家政权”案24日在山东省临沂市临沭县的法院闭门审讯,庭审持续近12小时。

罗胜春认为秘密审判是可耻的,“我们必须揭露中共的谎言,指控他们。我们每个人都有质疑政府的权力,如果许志永与丁家喜再度入狱,中国公民社会又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消声。他们不过是希望建立一个能够发出自己声音的公民社会而已,但是,政府就是要把他们的声音卡灭在萌芽状态” 。

金变玲

2016年12月,江天勇到湖南长沙探望“709大抓捕事件”被捕的律师,遭公安监视居住;之后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囚2年。2019年江天勇刑满获释后,一直住在河南信阳老家的父母家中,长期受到当局的严密监控,并不允许其赴美与妻子金变玲和女儿团聚。

金变玲说,这场牢狱之灾使江天勇身心受创。她称,过去三年,当局对江天勇也依旧采取全天候监控,即便江天勇很少外出,每当外人试图接近江天勇,当局都会严阵以待。2022年2月底,江天勇在法律上被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届满,但并没有获得真正的自由。

流亡美国的金变玲盼望能早日与丈夫江天勇团聚。但她也悲观认为,当局为了监控江天勇会无所不用其极,漫长的等待很有可能成为泡影。

许艳

今年的7月9日对许艳来说意义不同,因为她的丈夫余文生律师终于重获自由,与她团圆。

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发生后,余文生律师挺身而出为多名被捕律师辩护,并于同年7月30日控告中国公安部及部长违法拘捕公民,成为此事件后首位公开反击的维权律师。

余文生于2018年1月19日被中共当局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2019年5月9日,余律师被羁押近一年半后在徐州法院被秘密判刑4年。2021年1月14日,许艳终于首次与丈夫通过视频会面。

今年3月1日,余文生刑满获释。余文生和他的妻子许艳都算是的“709大抓捕”受害人。余文生在推文中回忆道:“‘709’刚爆发的时候,是我和我妻子率先发声、开始反击,当时是为谢燕益、王宇发声,后来我又控告公安部,也使我当时被北京警方破门。”

许艳在描述自己的维权之路时曾表示,实际上我只希望中国政府能够立即回到法律和人道的这个轨道上来,在压迫中坚持出一条属于正义的路。这几年来,许艳曾几十次到达各部门现场或提交书面申请书中的材料,但是基本都没有答复,有时甚至连大门都无法进入。

许艳曾说,她会一直往前走,也希望与她有相同遭遇的维权人士可以坚强勇敢理智,在法律范围内拿起法律的武器争取每一项应得的权益。

陈桂秋

今年1月,曾被中国当局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湖南人权律师谢阳突然失踪。其太太陈桂秋透露,谢阳是被长沙市国保人员带走。2021年12月,谢阳律师曾公开声援被强送精神病院的怀孕女教师李田田事件。

谢阳一直关注维权人士和弱势群体。2015年,卷入“709案”的谢阳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罪名被捕。法院认为,谢阳律师的有关行为情节轻微,而且没有严重危害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加上他认罪、悔罪,决定免去刑事处罚。而在709案律师当中,谢阳应该算是走在最前面也是最活跃的一个。

2020年,湖南省司法厅以谢阳在代理案件时扰乱法庭秩序为由,吊销了他的执业证。

对于谢阳此次被非法拘押,陈桂秋认为当局没有任何理由把谢阳扣住,必须无罪释放,让谢阳赶紧回家。她也在国际上不断为夫呼吁,“释放谢阳”。

王宇

王宇是“709大抓捕”首位被抓的律师。

曾任职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的王宇,参与过重庆民营企业家李怀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恶俗维基”案被告牛腾宇等备受关注的案件。在因此被注销律师执业证后,王宇改以公民代理人的身分接办案件。

王宇曾指,自己每天仍活在被监控的状况中,一直无法过正常生活。但困难中仍有不少律师愿意牺牲,办理维权案件,并鼓励她不能轻言放弃。

然而自从“709大抓捕”事件以来,王宇指人权律师多面临吊照、停业、抓捕软禁,律师事务所被加强党建工作甚至解散,律师协会出台各式规范限制,仍保有执照的律师不仅变得谨小慎微,替当事人辩护也处处受限,生存之道被完全堵死,从凑局搓麻将的角色到“一只花瓶”。

对于中国律师的出路,王宇说,中国律师一直都是摆设,没有办法真的去做工作的,我个人是挺绝望的,“律师应该在法律框架内为当事人利益最大化,现在这个环境根本没办法”。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26 天 前

July 12,2022

隆子未断肠
三晋真宰相
倭寇还复来
北抢油气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