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7月 9,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专访维权律师卢廷阁:每一个律师都可有所作为

中国大陆 推荐 滚动

中共当局近年来对维权律师们的打压力度持续升级,他们从多方面警告、威胁相关律师事务所以及律师个人,频繁有律师因防疫码限制出行、被软禁,甚至被羁押、判刑,维权律师在执业过程中遭受诸多刁难,苦不堪言。曾代理过“12港人被送中”等案件的河北维权律师卢廷阁表示,司法当局知法犯法的情况已变得肆无忌惮。

中共当局近年来对维权律师们的打压力度持续升级,他们从多方面警告、威胁相关律师事务所以及律师个人,频繁有律师因防疫码限制出行、被软禁,甚至被羁押、判刑,维权律师在执业过程中遭受诸多刁难,苦不堪言。曾代理过“12港人被送中”等案件的河北维权律师卢廷阁表示,司法当局知法犯法的情况已变得肆无忌惮。

2015年“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后,中国维权律师的空间进一步被压缩,中共当局大规模逮捕、传唤、刑事拘留、约谈了上百位律师、民间维权人士、上访民众及其亲属,波及范围多达23个省份,2016年,司法部出台《律师执业管理办法》,明显加大对律师的管控力度和处罚力度。卢廷阁认为,该办法中许多条款均是反法制的,中共当局对维权律师的压制力度亦在此后开始加强。

司法机构进行“违法”迫害 维权律师申诉无门

卢廷阁表示,近几年有越来越多的律师被吊销律师证,其本人如今也面临这个问题。卢廷阁的律所由原先的20多人变成只剩下他一个人,其他的律师因受到司法当局和律协的威胁纷纷转走,此外,案源方面亦受到了影响。去年5月,卢廷阁还被律协指控“发表不当言论”并立案调查。

卢廷阁说,在这种打压下,律所已有两年未进行年检,他的律师证也已三年未检。按照规定,律所不进行年检会导致银行账户会被冻结,工作和业务均无法正常开展,虽然律师证不进行年检不会影响执业状态,“但是在现实司法事件当中,公检法都是要看这个的,没有年检就会被刁难”。

虽然执业状况遭遇多方干扰,卢廷阁并未因此放弃对民主和法治的争取,他持续向法院对司法局、律协的违法行为提起诉讼,但始终未有立案。卢廷阁还向纪检监察部门和检察院控告法院,也没有任何结果。卢廷阁说,现在维权律师的生存空间越来越恶化,陷入一种“死循环”当中,面对司法当局侵害维权律师权利的行为,虽然在法律中有维权渠道,但律师首先需要向司法有关部门提出抗议或诉讼,因此,最后的维权结果往往是司法部门无视维权律师的诉求。

还有更多与卢廷阁境遇相似的维权律师,例如唐吉田律师摔伤、常玮平律师被羁押至今。唐吉田律师于2021年12月计划出席欧盟驻北京代表团在北京举办的活动时,被警方带走,“强迫失踪”至今已有半年,今年6月,他突然摔倒在厕所,头部着地,出现昏迷咳血、口鼻出血、脑震荡等症状,在其急需就医的状况下,警方仍拒绝解除这种非法的维稳措施。

常玮平律师于2019年在厦门与异见人士和律师聚会后被警方监视居住,10天后取保候审,次年十月,他因在网上讲述此前遭受的酷刑再次被监视居住,后于去年被当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常玮平的妻子说,常遭羁押至今已超过29个月,相关案件的进展非常缓慢。

卢廷阁表示,唐、常的情况,均是中共流露出的违法信息。卢廷阁说,常律的案子远超刑诉期限已是违法,唐律被软禁、受伤应给与及时救治而非继续遭当局维稳,这毫无人道。

中共利用防疫措施对维权律师的打压加码

卢廷阁还提到,中共当局利用防疫手段对社会和公民进行管控,尤其是对维权群体的管控或会持续加码。卢廷阁称,当局自始至终都在滥用防疫,如郑州红码事件,“完全没有按照防疫本身的要求进行,而是利用防疫对社会或者公民进行管控”。

今年3月,王宇律师因“健康码”信息提示“时空伴随者”,其出行遭到干扰。即便王宇当时没有去过疫情所在区,并按照当局要求进行核酸检测,但相关防疫信息仍未消失,这前往任何场所都需出示“健康码”的大陆,其出行受到多次阻碍。

709律师谢阳也曾在去年年底遇到这种情况,当时代理公民记者张展相关案件的谢阳准备前往上海,却因“健康码”突然转红、显示为“时空伴随者”在机场被拦截。

卢廷阁担忧道,防疫手段被滥用或会拖延疫情的结束。卢廷阁说:“尽管疫情可能已经没有什么危害了,或者说应该结束了,但是他(中共当局)可能不会结束。另外,即便疫情结束之后,当局对社会和公民的管控可能还找到别的理由,这个是很可怕的,尤其是对维权群体的管控,会更加加码。”

执业环境严峻 但仍将乐观期盼法治社会的到来

即使在为自己、为他人寻求公正的途中仍有阻拦,但卢廷阁并未放弃为自由法治的社会做出贡献。卢廷阁说,虽然现在维权空间越来越小,但从法律人的角度来讲,仍有抗争余地,“我们只能在有限的空间之内去维权、去抗争,整体扩展维权的空间,阻止进一步的打压和律师空间的进一步压缩。我觉得还是完全能够有所作为的”。

正在经历司法打压的卢廷阁表示,接下来,他准备继续向向上一级检察机关,对司法厅、司法局以及市律协实施的打压进行投诉控告,同时,由于现在出行遭受以疫情为由的阻拦,会在疫情结束后继续前往各地办理维权等案件。

卢廷阁还说,虽然维权空间被压缩,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会激发更多有良知、有正义感的律师站出来,“如果能有更多的人站出来维权,那么抗争的效果会更好”。

“如何让更多的人去维权,就让我们去影响这些有正义感的律师,甚至是公民,参与进来,”卢廷阁对于未来民主法治社会报以乐观情绪,“我们每一个律师都是可以有所作为的。不要悲观,也不要背负多么大的使命感,我一定要干成什么,我一定要改变什么,只要你在改变社会或者促进社会(进步)的洪流当中施加了一点影响、做出了一点点贡献,那就行。”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1 月 前

July 12,2022

隆子未断肠
三晋真宰相
倭寇还复来
北抢油气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