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7月 8,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林锡星:缅甸民主之争的虚实之间

滚动 大众观点 国际

缅甸临时政府外交部长吴温纳貌伦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于7月3日上午11时,在蒲甘南敏观景塔勃印瑙大厅举行了缅-中双边会谈。此次会谈中,双方就加强两国现有的胞波情谊、继续实施缅甸和中国的合作项目、增加从中国进口至缅甸的化肥、增加缅甸出口至中国的农业及渔业产品、允许缅甸留学生入境至中国的相关事宜、维护缅-中边境和平与稳定、以及继续进一步促进两国边境贸易合作进行了讨论。

缅甸临时政府外交部长吴温纳貌伦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于7月3日上午11时,在蒲甘南敏观景塔勃印瑙大厅举行了缅-中双边会谈。此次会谈中,双方就加强两国现有的胞波情谊、继续实施缅甸和中国的合作项目、增加从中国进口至缅甸的化肥、增加缅甸出口至中国的农业及渔业产品、允许缅甸留学生入境至中国的相关事宜、维护缅-中边境和平与稳定、以及继续进一步促进两国边境贸易合作进行了讨论。

王毅此行还有一个主重要任务便是从7月3日起在缅甸古都蒲甘举行的、为期2天的第七届澜-湄合作机制外长级会议。

本届会议由东道主缅甸外长吴温纳貌伦与中国外长王毅联合主持。据悉缅甸国管委主席敏昂莱(Min Aung Hlaing)大将和相关国家外长都有参与;这就意味着缅甸政府主权的存在受到认同,并相信澜-湄合作将对地区的繁荣和发展带来好处。这是缅甸国管委发言人佐敏吞少将在7月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向记者表达的言论。当然西方和NUG则对此次的会议持有抗议态度,他们想看到的是军方政权受到抵制和孤立。

6月30日下午,第二次访缅的东盟缅甸问题特使、柬埔寨副首相兼外交大臣布拉索昆(Prasat Khun)与缅甸Tatmadaw临时政府总理、国家管理委员会主席敏昂莱在内比都举行会见,双方就落实与东盟的五点共识以及人道主义援助进行讨论。

7月1日,东盟缅甸问题特使、柬埔寨副首相兼外交大臣布拉索昆在内比都会见了南掸军、勃欧民族解放组织、拉祜民主联盟等7支缅甸民族地方武装的代表。这7支民族地方武装都已与Tatmadaw签署了全国停火协议(NCA)。此前不久,这7支民族地方武装的代表与缅甸看守政府完成了一轮和谈。

此后布拉索昆与包括多支缅甸民族地方武装代表在内的利益攸关方举行会见后,还将出席第七次澜沧江—湄公河合作外长会。

目前,“拥军”和“仇军”的人已泾渭分明。军事委员会发言人 Zaw Min Tun 将军7月1日在内比都举行的第 17 次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敦促人民参与公共生活的安全,正在组建公共安全部队,以确保该地区的和平与安全。他说:“问问现在正在做生意的人,没有人会说他们害怕军队,他们害怕的是 PDF。谁是暴力的幕后黑手,一目了然。”

本区域国家多元多样,且相互依存,专制与民主之间的意识形态斗争,不是亚洲更不是东盟区域的核心议题。缅甸当然如此,目前,只有“拥军”和“仇军”泾渭分明。

就目前而言,虽然PDF看似闹得很凶,但是给予缅甸现政权的威胁极其有限,人民国防军(PDF)目前并没有撼动Tatmadaw主导的“临时政府”在缅甸统治根基的能力,他们虽然很难缠,但对付40万军队和警察、民团的其战斗力尚属欠佳,PDF运动除非能够把国家经济和社会秩序搞崩溃(事实上NUG目前的策略就是如此),激化军方与社会的矛盾或者让外部势力介入缅甸内战,否则仅通过单纯的军事行动夺取政权的NUG胜算甚微。

毕竟军方目前无论好坏仍然是缅甸名义上的执政政府。

缅甸Tatmadaw政府统治有积极的一面,它是基于60年代初缅甸社会复杂的社会背景下产生的政府组织形式:

(1)军人独裁统治有利于对社会进行管控式发展,尤其是在时局动荡、面临内外武装威胁的情况下。敏昂莱大将声称:“Tatmadaw是将缅甸团结在一起并始终努力防止国家分裂的唯一力量。”无论这种论点对与否,Tatmadaw执政一定程度上保持了缅甸作为一个主权整体没有走向分裂;(2)Tatmadaw在过去一定程度上避免了缅甸各党派纷争带来的国家分裂和动乱。同时在60年代初的社会管控解决了部分因为政府管理无序混乱导致的问题;(3)Tatmadaw有较为完整的政府组织架构和一定的治理经验。

随着双方搏弈的深入发展,Tatmadaw的手段变得更加圆滑。

截至目前为止,昂山素季被指控的罪名达到18项,军政府发言人佐敏吞6月23日发声明说,根据刑事法,昂山素季自6月22日起被单独关押在监狱里。此后,昂山素季也会改到设在监狱里的法庭接受审讯。

昂山素季过去尽管名义上被关押了许多年,但只是软禁在风景秀丽的茵雅湖边的别墅里,有佣人服侍,如今首次改变待遇。

最近军方频频发出“统战”或招安措施,并与邻国加强防控,有一定的效果,NUG和PDF有人开始陆续投诚。

国家管理委员会(Nasaka)信息小组组长、信息部副部长 Zaw Min Tun 于 7 月 1 日在 Nasaka 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从 2022 年 6 月 6 日至 29 日,205 名 PDF 成员返回了法律框架。在重返法律框架的 205 名 PDF 成员中,男性 156 人,女性 49 人。

在返回法律框架的 205名PDF 成员中,1名来自克伦邦;1名来自掸邦;1名来自孟邦;119名来自伊洛瓦底地区;8名来自仰光地区;41名来自曼德勒地区;12 名来自马圭地区;10名来自实皆地区;9名来自勃固地区;3名来自克耶邦。

投诚者主要来自缅甸人居住的缅甸本部地区。

“民地武”与民族团结政府(NUG)的政治理念存在根本性的不同,因此在当下Tatmadaw和民族团结政府双方对抗中,目前大部分“民地武”对NUG大抵还是持有静观其变、隔岸观火、口头声援的态度,民盟(NLD)和“民地武”不是一家,民盟(NLD)曾号召“民地武”响应加入联邦军(PDF),但除了钦族武装其它的都不响应,之后才成立PDF,而钦族这支支持PDF的“民地武”主要是为了减轻自身压力。“民地武”本身的利益诉求并没有推翻现政府、支持民盟(NLD)政权的打算。

他们只要军方不侵犯他们自己的地盘,能够让他们在自己占据的地盘上安安稳稳的统治,所以NUG当前的利益诉求和政治目标与缅北地区军头们渴望占山为王的争取自治策略完全不同。

目前而言,Tatmadaw临时政府控制了经济命脉和全国基本上的经济基础,而且军方生命力强大,目前昂山素季和温敏都被军方软禁,从事变的突然性看民盟还没有做好充足的与缅甸军方长期抗衡的准备。可以说民盟团结政府(NUG)对付军方唯一的手段就是让军方管辖下的缅甸经济和社会秩序崩溃。

但这样的结果越来越不得民心。

综上所述,NUG和PDF的“民族问题工具化”策略已失效。然而,“矛盾外溢”有用吗?如今全球疫情漫延、通货膨胀、政治动乱、大家都没钱,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谁还有真正心思插手缅甸的窝里斗,除非是有人别有用心或试图转移国内视线。西方也只是在忽悠这帮反军斗士而已。如今反Tatmadaw阵营中已有人发出哀怨声,声称西方靠不住,要寻找其他支持者,找谁呢?

林锡星 广州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2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反共救国我叶青
反共救国我叶青
6 月 前

林锡星这个大五毛,整天在博讯上发布给缅甸军人政权洗地的文章,无耻至极,必遭恶报!

john chan
john chan
回复给  反共救国我叶青
6 月 前
送晋三
July 12,2022

隆子未断肠
三晋真宰相
倭寇还复来
北抢油气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