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6月 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G7峰会本周开幕 共同捍卫民主抗衡中国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本周晚些时候,七国集团(G7)的领导人将出席在英国举行的年度峰会。这一民主国家俱乐部希望向世界证明,西方能够团结一致捍卫民主价值观,赢得与中国的竞争。

英国伦敦兰开斯特宫,英国财政大臣苏纳克在七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前的七国集团财政部长会议上发言(2021年6月4日)。

本周晚些时候,七国集团(G7)领导人将出席在英国举行的年度峰会。这一民主国家俱乐部希望向世界证明,西方能够团结一致捍卫民主价值观,赢得与中国的竞争。

这也是美国总统拜登在赢得大选后的首次海外访问。白宫表示,拜登出席会议凸显他对恢复美国联盟、重振跨大西洋关系,以及与美国盟友和多边伙伴密切合作以应对全球挑战的承诺。

分析认为,无论是结束世界各地的新冠大流行,还是应对不断加剧的气候危机,更是为了对抗中国日益加剧的侵略性,都需要民主国家更加密切地协作。

美国企业研究所亚洲安全问题专家库珀(Zack Cooper)告诉美国之音:“七国集团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因为这些领先的民主国家必须表明,他们能够为自己的人民带来回报。他们不必在每个问题上都采取相同的政策,但领先的民主国家必须证明他们有一个适合时代发展的政治制度。”

美国领导力回归

七国集团(G7)由世界上最大的七个发达经济体组成,包括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英国和美国。该集团有共同的民主和人权等普世价值观。

俄罗斯在1998年加入组成八国集团,后由于俄方侵占克里米亚而被逐出。尽管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因其人均财富水平较低,也未被纳入。

英国是今年的主席国,将在6月11日至13日于康沃尔举行的峰会上接待七国集团的领导人。澳大利亚、印度、韩国和南非的领导人今年被邀请作为嘉宾参与峰会。

去年的峰会原定由美国主持,但因为新冠流行而取消。在特朗普的四年任期内,跨大西洋伙伴关系一直处于紧张状态,特朗普让美国退出了数个国际机构,他还抨击G7集团“非常过时”,并一度威胁要退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

这次峰会被视为美国领导力回归的重要一步,拜登将借此机会重申对多边主义的承诺。在G7峰会后,拜登将出席北约峰会、美欧峰会,并计划会见俄罗斯总统普京。

智库威尔逊中心的欧洲项目主任汉密尔顿(Daniel S.Hamilton)告诉美国之音:“拜登总统与美国最亲密的盟友精心策划了这一连串的峰会,以发出一个强有力的信息,即美国重新成为一个可靠和令人放心的伙伴,致力于多边主义和维护基于规则的秩序。”

拜登显然对此行给予厚望。他周日在《华盛顿邮报》发表题为“我的欧洲之行是为了团结世界民主国家”的署名文章,称“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决定性问题:在一个迅速变化的世界中,民主国家能团结起来为我们的人民带来真正好处吗?在上个世纪占有重要地位的民主联盟和机构,能否证明它们有能力应对当今的威胁和对手?”

他接着说:“我相信答案是肯定的。本周在欧洲,我们有机会证明这一点”。

G7峰会将考验美国新政府的领导力,特别是在G7集团本身面临挑战之际。目前这七个核心国家在世界经济中的份额不断下降,该集团在1975年成立时占全球经济生产总值的约80%,现在这一比例降至约40%。为了弥补这一缺陷,该集团这次邀请了四个其他主要民主国家参会。

G7集团需要找到其他切实可行的政策措施。这七个富裕国家面临国际社会的压力,在满足国内需求的同时,向发展中国家捐赠更多疫苗。缺乏这方面的领导力将给予中国推行疫苗外交的机会。

尽管面临疫情后经济复苏的压力,该集团仍需要为11月在格拉斯哥举行的第26届气候峰会指明方向,调整实现将碳排放削减至“净零”的方法,推动全球对气候变化采取一致行动。

早期的迹象是积极的。在美国的推动下,G7成员国财政部长上周末达成了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全球性协议,将全球最低企业税率设定为至少15%,这显示出该集团初步具备达成共识的能力。

“这是多边主义复兴的一个可喜迹象。对于七国集团来说,原则上同意放弃一些税收主权是他们在全球问题上合作意愿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凯投宏观资深全球经济学家麦克亚当(Simon MacAdam)周一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在此背景下,西方盟友之间的贸易争端不太可能发生,应对气候变化的协调行动倒是更可能发生。”

应对中国挑战

分析认为,应对中国带来的挑战为G7集团的团结协作提供了新的动力。

欧洲智库布鲁盖尔的研究员普瓦捷(Niclas Frederic Poitiers)告诉美国之音:“作为西方民主国家协调与俄罗斯和中国的专制政府关系的论坛,七国集团已经被赋予了新的意义。”

德国马歇尔基金最新的跨大西洋民意调查显示,美国和欧洲对中国的看法有很多相似之处。在调查所涉及的11个国家中,人们普遍对中国在全球事务中的影响感到负面。

德国马歇尔基金最新的跨大西洋民意调查显示,美国和欧洲对中国的看法有很多相似之处。在调查所涉及的11个国家中,人们普遍对中国在全球事务中的影响感到负面。

德国马歇尔基金最新的跨大西洋民意调查显示,美国和欧洲对中国的看法有很多相似之处。在调查所涉及的11个国家中,人们普遍对中国在全球事务中的影响感到负面。

拜登在上述评论文章中三次提到中国,呼吁民主联盟采取更坚定的行动,寻求在中国问题上加强合作。

他写道:“世界主要的民主国家将为升级实体、数字和卫生基础设施提供一个与中国不同的高标准替代方案。。。在布鲁塞尔与欧盟委员会和欧洲理事会领导人见面时,他们将聚焦确保民主的市场国家,而不是中国或其他任何国家来制定21世纪的贸易和技术规则。”

中国被指存在不公平的贸易行为,包括对重点行业的不公平补贴,盗窃知识产权等,这损害了西方的技术优势和工人的利益。西方经济体一直要求中国在享有市场经济优势的同时,遵守国际规则和贸易规范,但北京却罕有采取行动改革。

中国还用经济优势换取地缘政治利益,引发了民主国家的深度担忧。据彭博社报道称,G7计划推出一个替代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绿色方案,支持发展中国家的可持续发展和绿色转型。中国的全球基础设施项目常常被指导致当事国陷入债务外交陷阱。

西方也对中国侵犯人权的行为越来越反感。今年3月,除了日本以外的G7成员均加入对中国的多边行动,制裁了在新疆侵犯人权的实体。上月,G7外长峰会声明也强烈谴责中国在新疆和西藏侵略人权的问题。

近日,英国七位前外交大臣公开致信首相约翰逊,要求将香港危机列入峰会议程。作为这次峰会的主席国,英国经常批评中国违反香港回归时作出的国际承诺。

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称,G7领导人也将在新疆强迫劳动问题上采取严厉措辞。

面对西方的质疑,中国官媒本周发出多篇评论文章唱衰G7峰会,称美国政府在“搞小圈子”,并称西方经济体正处于不可阻挡的衰退中。

汉密尔顿认为,拜登传递的信息不是美国试图将盟国拉入反华阵营,而是希望民主国家在一个竞争更为激烈的世界中坚守价值观,并能够赢得竞争。

他说:“拜登的信息不是以美国或其盟友应该反对什么为框架,而是以他们应该支持什么为框架:民主、多边主义、尊重人权和法治的开放、多样性和更公平的社会。”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