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6月 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普京加紧镇压,反对派人士流亡被捕 再有独立媒体歇业

滚动 国际

最近一个多星期以来,多位知名俄罗斯反对派人士被迫流亡国外或是被捕。在普京政权持续严厉镇压反对派力量的气氛下,又有几家不受官方控制的俄罗斯主要网络媒体宣布停办。最新民调显示,俄罗斯民众参与街头抗议活动的意愿也开始下降。

资料照:俄罗斯总统普京

最近一个多星期以来,多位知名俄罗斯反对派人士被迫流亡国外或是被捕。在普京政权持续严厉镇压反对派力量的气氛下,又有几家不受官方控制的俄罗斯主要网络媒体宣布停办。最新民调显示,俄罗斯民众参与街头抗议活动的意愿也开始下降。

官方施压 知名反对派人士流亡

俄罗斯知名反对派人士和前国家杜马议员古德科夫6月6日乘车越过俄罗斯与乌克兰边界后宣布,在遭受各种压力和警告以及考虑了家人亲属的安全后,他决定离开俄罗斯。但他期望这一流亡行动仅是临时的,不会持续太长时间。

在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入狱之后,古德科夫被认为是一名目前仍能自由活动的反对派政治明星。今年40多岁的古德科夫一直试图参加9月份将举行的俄罗斯下议院国家杜马选举,并在莫斯科北部他所在的选区中拥有非常高的民意支持。强迫古德科夫流亡国外的举动被普遍解读成为当局不希望他参加议会选举。

古德科夫的父亲老古德科夫同样是前国家杜马议员和知名反对派人士。老古德科夫一年多之前已被迫流亡保加利亚。老古德科夫最近对莫斯科回声广播电台表示,几名克里姆林宫高官已警告让他的儿子及时停下脚步,因为如果小古德科夫不顾警告执意参加9月份的杜马选举,当局会动用一切手段让他的儿子坐牢。

在联邦安全局秘密警察的指挥下,大批俄罗斯军警6月1日包围和搜查了小古德科夫在莫斯科市的住处和他郊外的别墅。当局指控他与一名亲戚多年前所涉及的一件经济纠纷事件有关。但因为找不到任何证据,古德科夫在莫斯科市内务部被关押了两天后被释放。

波兰客机准备起飞被突然叫停 反对派人士机上被捕

另一名俄罗斯知名反对派人士皮沃瓦罗夫5月31日在圣彼得堡的普尔科沃国际机场被捕。皮沃瓦罗夫当时正搭乘波兰航空公司的班机前往华沙。皮沃瓦罗夫虽然通过了各项过关手续,但当波兰班机开始在跑道上滑行准备起飞时,却突然接到机场命令让班机掉头返回停机坪,接下来俄罗斯军警冲入飞机客舱将皮沃瓦罗夫带走。

皮沃瓦罗夫目前被暂时判处两个月的监禁。他被指控在俄罗斯从事不受欢迎的活动和其他罪名,有可能被判处6年徒刑。

皮沃瓦罗夫被认为是一名非常有前途的政治活动人士,受到持不同观点的反对派力量尊敬。他曾参加俄罗斯地方议会的选举,还曾是著名反对派组织“开放俄罗斯”的领导人。在国外注册的“开放俄罗斯”组织被普京当局列入到了“不受欢迎组织”的黑名单中,为保护这个组织在俄罗斯境内成员和支持者的安全,“开发俄罗斯”5月27日已宣布停止运转。

“开放俄罗斯”由目前流亡伦敦的俄罗斯前首富和普京的批评者霍多尔科夫斯基创建。最近几年来,这个组织在俄罗斯境内越来越多的工作人员和支持者都因为各种罪名被当局逮捕判刑。

当局也试图把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所领导的几个机构定性为“极端组织”。纳瓦尔尼所领导的这几个机构不久前也宣布停止运转。

选举仅让自己人参加 对反对派关上大门

俄罗斯已经实施和准备实施的多项法律正把越来越多不想接受当局控制的反对派人士阻挡在选举活动之外。这些活动人士或是普通民众如果涉嫌与被当局列入黑名单的所谓“外国代理人”、“不受欢迎组织”、或是“极端组织”有关联,就将被禁止作为候选人参加选举活动。与这些组织有关联指的是曾是这些组织的成员,支持过这些组织,曾为这些组织捐款,或是为这些组织充当过志愿人员等等。

当局显然仅想让受克里姆林宫控制的政治力量的代表参加选举活动。独立网络媒体“重要历史”刚刚报道说,最近14年来,在俄罗斯的各级选举中,有多达12万人无法作为候选人参选,其中有10万人都不是目前国家杜马中受克里姆林宫所控制的4大党派所推举的候选人。

独立媒体生存环境恶化

不受克里姆林宫控制的一些有影响的俄罗斯独立新闻媒体的生存环境同样继续恶化。20多年来一直在俄罗斯传媒界拥有重要影响的网络媒体NEWSRU.COM 5月31日宣布停止工作。这家媒体发表的声明说,这一决定虽然与政治无关,但普京当局所创造的气氛导致广告商都害怕与这家媒体合作,丧失广告收入来源使这家媒体无法再继续办下去。

在荷兰注册的知名网络媒体VTIMES最近宣布将在6月12日停业。普京当局5月14日把这家媒体列入到“外国代理人”名单后,这家媒体立刻丧失了广告收入来源。

VTIMES由俄罗斯主要大报《公报》的主要记者们在去年秋季创建。美国华尔街日报和英国金融时报曾经入股的《公报》去年春季任命了听命于克里姆林宫的主编,导致报纸多数记者抗议,这些记者随后出走创建了VTIMES。

普京当局不久前还把另一家主要俄罗斯网络媒体《墨杜萨》列入“外国代理人”名单,同样使这家媒体丧失广告收入,这家媒体目前依靠读者支持苦撑。

专制体制不容忍反对力量存在

许多政治分析人士说,拥有全国知名度、在俄罗斯仍然能享有自由的反对派人士现在已经屈指可数。其他人即使没有流亡或是被判刑,也是官司缠身。

莫斯科回声广播电台6月7日的一档政论节目说,俄罗斯目前正在建立专制独裁体制,不容许任何挑战当局的政治力量存在。

目前定居乌克兰基辅的前俄罗斯知名媒体人基谢廖夫在当地名叫《政治》的网络频道节目中说,如同在斯大林时代富农和农民作为整个阶级被消灭一样,普京目前也想彻底消灭反对派力量。

俄罗斯人权活动人士达维吉斯说,许多欧洲国家正成为俄罗斯政治流亡者的汇集地。

他说:“他们都能找到一些事情干。立陶宛就有很大的俄罗斯政治流亡者社群。在其他的波罗的海国家,在波兰、英国、法国、捷克等地也有很多政治流亡者。很显然,这些政治流亡者逃避迫害的同时,仍然都非常关心俄罗斯目前的政治局势。”

乌克兰政治学者博尔特尼克在YOUTUBE频道上说,最近几年来,乌克兰已接受了数千名来自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政治流亡者。

最新民调:民众抗议意愿下降

俄罗斯主要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刚刚发表的最新民意调查显示,俄罗斯民众的上街抗议意愿开始下降,已经返回到了去年春季时的水平。目前仅有接近三分之一的人认为在自己的城市会出现有政治和经济要求的抗议活动,而今年一月份时,持这一观点的人数比例曾达到45%左右。

此外,有68%和64%的人认为近期不会出现带有政治和经济要求的大规模民众抗议活动。

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今年年初回国被捕后,俄罗斯曾出现过多起大规模的抗议示威。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