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7月 1,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蕭瑜:略谈郭文贵麾下两员大将

滚动 大众观点

他们各自凭借自己的″专长″获取了郭文贵的倚重,之后又因利益分配、认清真面目或是其他原因而分道揚鑣……

熟悉郭文贵诈骗集团的读者应该对王定刚、闫丽梦并不陌生。他们各自凭借自己的″专长″获取了郭文贵的倚重,之后又因利益分配、认清真面目或是其他原因而分道揚鑣。让我们看看两人在新冠疫情和″硬盘门″这两大事件中的表现吧!

2020年1月,在香港做研究的闫丽梦听到传言,称中国大陆出现了一种危险的新病毒,政府正在将其淡化处理。2020年1月19日,她在一名以批评中国政府而闻名的YouTuber″路德访谈"

的节目上匿名发言后,“路德″对频道十多万名追随者说,中国共产党故意释放出了一种新型冠状病毒。他说,他不会给出信源的名字,因为中共官员可以将这个人″消失″。该事件立即引起了特朗普的前顾问史蒂夫班农(SteveBannon)和郭文贵的注意。据《纽约时报》报道,在郭文贵和班农精心设计下,闫丽梦逃到了美国,二人还指导她如何在媒体上露面,还帮助她联系了塔克·卡尔森(Tuckercarlson)和卢·多布斯(LouDobbs)等人气保守派电视节目主持人的采访。

2020年9月后,闫丽梦已不再这么谨慎。她在美国福克斯新闻频道(FoxNews)露面,向数百万人宣布一个未经证实的说法:新冠病毒是中国制造的生物武器。一夜之间,闫丽梦成了右翼媒体的轰动人物,特朗普总统的高级顾问和保守派权威们都把她赞为英雄。同样迅速的是,社交媒体把她的采访贴上了含有″虚假信息″的标签,科学家拒绝接受她的研究,称那是用行话装扮起来的诡辩。闫丽梦从研究者到吹哨人的演变,是两个不相关但越来越联合起来散布虚假信息的团体合作的产物:一个是规模较小但很活跃的海外华人团体,另一个是在美国有高度影响力的极右翼团体。郭氏集团把闫丽梦打造成他们宣传Covid-19信息中的关键人物。甚至在10月,当网络主要关注美国大选时,仍能够看到郭的支持者在Twitter上的持续使用#LiMengYan标签。闫丽梦还在各种媒体中露面,推广使用羟氯喹作为Covid-19治疗方法,以及其他相关错误信息。

闫丽梦9月在塔克·卡尔森的节目上受访的片段在网上已有880万播放量。Facebook和Instagram将其标记为错误信息。

这个两个团体都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中看到了推动自己主张的机会。对海外华人来说,闫丽梦及其毫无根据的说法,分散人们对特朗普政府应对疫情失败的关注。

他们利用了中国不愿提供信息的问题。中国政府拒绝分享病毒样本,一直阻止对病毒来源进行透明、独立的调查。它最初对疫情的掩盖,进一步加深了人们对病毒来源的猜疑。

大量证据表明,几乎可以肯定新冠病毒起源于动物,最有可能是某种蝙蝠,然后演化成能感染人类的病原体。虽然美国情报机构一直没有排除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但到目前为止,他们尚未发现任何支持这一看法的证据。″我从第一天起就说,这里没有阴谋”班农在接受采访时说。“但也没有巧合。”班农指出,与闫丽梦不同,他不认为这是中国政府″故意释放的″。但他一直在推动一个看法,即病毒是高风险的实验室研究意外泄露出来的,他有意制造一场关于新冠病毒起源的辩论。″

“闫丽梦只是一个很小的声音,但至少她是一个声音”班农说。

迎合海外华人的媒体,包括一大堆有的独立网站、YouTube频道和Twitter账户,已成为一个快速扩张的错误信息回音室。由于没有多少可靠的中文新闻来源对网上的传闻进行事实核查,谣言很快会被扭曲成事实。美国的极右翼媒体也越来越多地提供和接受海外中文媒体上的谣言。

阎丽梦联系的那名YouTube主持人″路德″真名叫王定刚,他与郭文贵关系密切,也是第一个传播与现任总统拜登的儿子亨特·拜HunterBiden有关的谣言的人。新冠疫情爆发之前,王定刚正在做他最拿手的事情:在YouTubo自以为是地谈论着贸易战。1月19日之后,他突然在将注意力转向武汉暴发的疫情,表示其从”世界上绝对顶尖的冠状病毒专家“那里,听到了发生在中国疫情黑幕。

时间跳转到临近美国大选的2020年9月,当月25日,还是郭文贵集团头目的王定刚,在其YouTube频道″路德社″故作神秘的宣称前任中共高层人士向其提供了″三个硬盘″——并且很确定自己是第一个爆料的,其中包含大量亨特·拜登从事滥交和吸毒行为的视频和图片。郭文贵2020年10月24日的直播中表示,中国政府利用相关内容臧胁亨特拜登及其总统父亲。当然,相关影片已被证实不是来自中国,而是来自时任特朗普总统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三名知情人士表示,他们被告知郭从朱利安尼那里得到了这些材料,但消息人士称,这些材料可能是由其他中间人传递的。此前《纽约时报》报道中称,亨特·拜登于2019年将其笔记本电脑留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的一家维修店,之后一直未取回。修理店老板约翰保罗麦克艾萨克于2020年夏天,将电脑交给朱利安尼的律师罗伯特·科斯特洛,之后王定刚再从郭文贵那里获得了亨特·拜登的硬盘拷贝。据相关消息人士称,郭的私人助理YvetteWang使用Dropbox链接将文件发送给了王定刚。在朱利安尼向郭文贵提供亨特·拜登笔记本电脑上的资料后,郭向两个WhatsApp群组发出了详细指示,其中包括数十名郭的支持者。参与这项工作的人士说,选举前后郭指示在GTV、GNews等网站上发布和炒作数百张关于拜登的图片、视频,王定刚正是其最得力的传声筒。纽约时报曾试图采访闫丽梦、王定刚,但闫丽梦通过班农和郭文贵的代表拒绝了多次采访请求,王定刚也拒绝接受采访,他称《纽约时报》是”假新闻“。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Niceboy
Niceboy
7 月 前

应该说不管是郭文贵还是王定刚,在美国的日子都不会好过了,很明显他们都已经被美国人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