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7月 1,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有担忧但也有需要 太平洋岛国为何转向中国?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在西方国家对中国在太平洋迅速扩大其影响力感到不安之际,身处美中大国博弈前沿的太平洋岛国民众如何看待中国?他们的领导人为什么会转向中国寻求帮助呢?

2022年5月26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与所罗门群岛外长马内莱在所国首都霍尼亚拉举行记者会。(法新社)

在西方国家对中国在太平洋迅速扩大其影响力感到不安之际,身处美中大国博弈前沿的太平洋岛国民众如何看待中国?他们的领导人为什么会转向中国寻求帮助呢?

“与许多同住在岛上的民众一样,我也感到不安——我们的政府与中国打交道缺乏透明度,而北京的最终动机和这一切对我们脆弱的制度产生的潜在影响都让人无从所知,”所罗门群岛的记者多萝西·威克姆(Dorothy Wickham)6月27日在《纽约时报》上发表的“为什么说我们这样的小国转向中国情有可原”的文章中说。

1978年从英国独立出来的所罗门群岛是南太平洋的一个小国,人口只有70万,在经济上也无足轻重。但是自从中国今年4月与这个国家签署了一个安全协议后,这个原本被美国和澳大利亚等传统盟友忽视的太平洋岛国突然变得炙手可热起来。

根据北京与霍尼亚拉签署的这个没有公开的安全协议,中国可以向所罗门群岛派遣军警,帮助维持社会治安。这个安全协议在华盛顿和堪培拉引起了震动。华盛顿和堪培拉担心的是,中国有可能在那里建立军事存在。就像威克姆所提到的那样,澳大利亚人甚至担心,这有可能使位于其东北部一千英里的所罗门群岛扮演美苏冷战时期古巴所扮演的角色,成为它沿海的“小古巴”。

根据中国官媒新华社发布的这张照片,2022年5月26日,所罗门群岛总理索加瓦雷在霍尼亚拉与来访的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会晤。

华盛顿、堪培拉和惠灵顿最近采取了一系列的外交行动,包括派遣高级官员前往该地区。美国——连同澳大利亚、新西兰、英国和日本——刚宣布了一项新的“蓝太平洋合作伙伴”(PBP)计划,以加强与该地区的外交和经济联系。这意味着这些国家不仅单独而且会联合起来,对该地区投入更多的资源,以对抗中国在该地区扩展影响力的努力。

岛国民众的担忧 威克姆说,在所罗门群岛,很多年青人并不懂得也不关心地缘政治问题,但由于不少有钱的中国人开始涌入,当地人担心这些人会抢走他们的生意。另外大量的中国人在那里购买土地也引起了当地人的不满。所罗门群岛政府与中国签署的安全协议允许中国的警察协助治安更是让当地人对其人身安全感到担忧。

所罗门皇家警察部队2022年3月29日发布没有注明时间的照片显示,中国警察联络官在训练所罗门的警察。

太平洋岛国民众对中国的担忧还不仅如此。

“我们担心我们的政治人物如何处理这个关系,他们是否能够在发展这一关系的过程中维持自己的立场,成为平等的伙伴,而不是总是想尽办法去讨好中国,或坚持中国的要求。我们的领导人必须始终记住,我们是一个主权国家,他们的责任首先是对所罗门群岛和人民负责,”威克姆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

她说,所罗门群岛民众还希望,在政府与中国发展关系的过程中,政客不会从中谋求私利,而是服务于国家和民众。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太平洋问题研究员亨利·埃弗拉奇(Henry Ivarature)博士6月28日参加美国网络杂志《外交官》有关太平洋岛国与中国的在线研讨会时,还提出了他对太平洋岛国与中国打交道的一个担忧。

“我们在这里打交道的是一个威权国家,其行为与我们非常不同。所以我的担心是,随着太平洋国家更多地与中国进行接触,可能会出现民主、自治和社区受到潜在侵蚀的问题,”他说。

今年五月,十个太平洋岛国拒绝了中国提出的有关区域安全和经济发展的全面协议,被认为是北京的一个重大外交挫折。分析认为,协议失败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这些国家担心这将使他们受到北京的控制。

中国正逐步赢得支持

尽管在互联网时代,太平洋岛国民众可以获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的信息以及西方媒体有关中国的报道和担忧,但所罗门群岛记者威克姆认为,她们这些处于大国竞争前沿的人对美中之间大国竞争的看法要比华盛顿或堪培拉的更为微妙。

她说,本来,所罗门群岛民众对政府在2019年突然与台湾断交转而与北京建交心存疑虑和不满并爆发了骚乱,但北京根据当地人的实际需求而采取的行动,包括建医院、搞基建,修建召开运动会所需要的体育馆等,正在逐步赢得民众的支持。

“现在,由于中国迅速采取行动,开始在当地开展项目,我想你会看到,现在对中国政府在这里所做的事情有一些接受和支持,因为中国政府显然已经做了很好的研究,并且真正切中了普通所罗门群岛人所表达的他们想要看到的需求,”她说。

2022年4月22日,中国驻所罗门群岛大使李明(右)和所罗门总理索加瓦雷在霍尼亚拉中国资助的国家体育场开幕式上剪彩。

威克姆还表示,美国人和澳大利亚人忘记了,像自来水、电、基本的卫生设备、学校、医疗服务、交通工具和互联网这些对他们司空见惯的事情,对于很多所罗门群岛民众来说都是奢侈品。仍有八成左右的民众生活在交通不便的农村,靠家庭经营的小块土地维持生活。

她在文章中也提到,所罗门群岛虽然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但工作机会稀少,民众难以获得医疗服务,许多儿童因饮食不良而影响到生长发育。作为岛国,所罗门群岛地震、海啸和飓风等灾害频频,而气候变化使他们面临新的威胁,包括珊瑚白化,以及正慢慢侵蚀岛屿的海平面上升。

她说,太平洋岛国的人注意到,中国在减少碳排放方面采取了有意义的措施,而美国和澳大利亚的政客们却在这个问题上犹豫不决。澳大利亚甚至有政客对太平洋岛国的气候担忧不以为然。

斐济记者丽丝·莫沃诺(Lice Movono)在《外交官》杂志举办的在线研讨会上也表示,太平洋岛国的民众对中国的看法虽然褒贬不一,但中国对这些国家提供的支持赢得了不少人的好感。

她说:“太平洋地区有很多人将中国视为合作伙伴,一个友好的合作伙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提供大量的基础设施支持,尤其是教育上的支持的情况下,许多太平洋岛国政府,当然包括斐济在内,人们并不像我们在西方的伙伴那样对中国持怀疑态度。”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埃弗拉奇说,从所罗门群岛政府的角度来看,与中国签署安全协议符合其国家利益,而且也符合其“与所有人成为朋友,不与任何人为敌”的外交政策。

“中国被视为一个朋友,而不是敌人或是一个敌对的国家。它是一个能够向政府提供某些东西的国家,”他说。

遭盟友忽视只能求助中国

所罗门群岛记者威克姆指出,在二战期间,美国、澳大利亚和其他盟国在所罗门群岛的最大岛屿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中用几千士兵的鲜血阻止了日本帝国主义的前进步伐。它们也给所罗门群岛等太平洋岛国提供了亟需的援助,但是美国在1993年撤出了驻霍尼亚拉的大使馆,美国和平队也撤走了。美国对这个岛国的援助少于澳大利亚,而且在2010年以来就没有增加。另外,这些援助侧重于加强公共机构,而不是一般老百姓可以实实在在感受到的能够改善民生的具体项目。

有关数据显示,在过去十年,中国成为该地区仅次于澳大利亚的第二大援助国。在贸易方面,所罗门群岛与美国的贸易微不足道,但中国则是它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对这些岛国的直接投资从2013年的9亿美元增加到2018年的45亿美元,增幅高达400%。

威克姆说,在所罗门群岛感到自己被美国和澳大利亚等国家忽视甚至遗忘,其巨大的生存需求得不到满足时,所罗门群岛的领导人只好转而求助中国。

她说:“如果美国人和澳大利亚人改变了他们帮助所罗门人的方式,而是脚踏实地,说对,我们将建造你们的新医院。我们会做这个,做那个。我不认为我们会处于今天的状况,因为这正是一些所罗门群岛人想要看到的。”

“如果向能够帮我们满足需求的新朋友敞开大门的话,谁又能责怪我们呢?”她在文章中说。

岛国政府面临压力

威克姆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还提到,所罗门群岛的政界人士与西方国家政界人士面临着不同的压力。

她说:“我们的政界人士从各个方面支持我们普通所罗门群岛居民,他们的选民。他们支付学费,帮助支付传统的葬礼和丧葬仪式费用。他们帮助提供交通运输。他们帮助支付医疗费用。他们甚至会来到镇上,住在议员的家里。所以这个压力是很不同的。”

萨摩亚常驻联合国代表鲁特汝(Fatumanava-o-Upolu III Pa’olelei Luteru)大使最近在国际战略与研究中心举行的一个研讨会上也表示,太平洋岛国的政治领导人为了给本国人民提供服务而不得不转向传统合作伙伴以外的国家寻求帮助。

他说:“当你处理政客们做出的关键决定时,你要记住,他们在某些领域有他们的责任。他们必须提供某些服务,无论是基础设施还是其他方面。如果你要求某个国家提供帮助,而他们不能帮助你的时候,你能选择说,不,我们不会为我们的人民提供这种服务吗?或者你去另一个国家,可能不是一个传统的合作伙伴,你对他们说:你能帮助我们吗?”

他同时表示,太平洋岛国领导人并不像外界所认为的那样不了解他们打交道的对象。

“从我们太平洋国家的角度,我们完全清楚我们正在打交道的是什么。我向你保证,至少在我的国家,我认为我们对此非常清楚。让我们向合作伙伴保证,就像我说的,从外面看,好像我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请相信我们。我们知道,” 鲁特汝大使说。

至于中国当局对内进行压制以及对外所表现出来的咄咄逼人是否会成为太平洋岛国与中国当局打交道时的一个警讯,斐济记者莫沃诺说,太平洋岛国的很多民众对中国政府的运作形式与美、澳等存在的不同只有非常模糊的了解,而且他们更关心的是自己的生存问题,尤其是在新冠疫情以及采取的封锁措施严重影响他们生计的时候。

她说:“他们只关心面包和黄油问题。他们关心岛屿的沉没。他们关心盐水入侵。他们关心粮食安全,因为这是气候变化方面非常现实的问题。因此,这位慷慨的合作伙伴在自己本国做了什么,并不像这位慷慨的合作伙伴给他们带来的东西,帮助他们保证餐桌上有食物并拯救他们的岛屿那么重要。所以他们(对中国在人权方面的问题等)有一些理解,但不足以作为他们决定是否希望他们的政府与中国保持密切关系的基础。”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谢锋6月11日在接受中国官媒环球电视网采访时,对外界有关中国在太平洋扩大影响力,尤其是与所罗门群岛签署安全协议的担忧做出了回应。

他说:“中国同岛国的合作公开透明,光明磊落,不强加于人,不附加政治条件,不谋求势力范围,不针对也不受制于第三方。中方应所罗门群岛政府请求,开展安全合作,充分尊重所方国家主权,目的是协助维护所社会治安,保护在所中国公民和机构安全,与地区安排并行不悖。天经地义,无可指责。”

美、澳等国需提供持续行动

太平洋岛国的一些高级外交官表示,太平洋地区的人民及其政府欢迎与美国建立持久的伙伴关系,但他们担心的是这种关系没有连续性。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协调员库尔特·坎贝尔(左)在霍尼亚拉与所罗门群岛反对党领导人马修·威尔(右)会谈后合影。(2022年4月22日)

“这种伙伴关系必须是长期存在的,而且美国与太平洋地区之间高度加强和更广泛的关系不是一会儿停止,一会儿又开始,”斐济常驻联合国代表普拉萨德(Satyendra Prasad)大使在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举行的研讨会上说。

他认为,在太平洋岛国与美国正在深入接触的各个领域,包括气候变化和经济发展等问题上都需要有很大的可预测性。

所罗门群岛记者威克姆也认为,华盛顿和堪培拉需要用持续的行动来证明自己。

“他们在战争时代的牺牲曾在很久以前拯救了我们。但忠诚不是永远的。忠诚需要用行动来赢得。对于像我国这样弱小但具有战略意义的国家,在前进的道路上,除了与能找到的朋友同行外,我们别无选择,”她在文章中写道。

澳大利亚外交部2022年6月17日发布的照片显示,所罗门群岛总理索加瓦雷在首都霍尼亚拉欢迎来访的澳大利亚外长黄英贤。

尽管中国在这些太平洋岛国扩大影响力的努力使美国、澳大利亚等国重新意识到这些岛国的战略重要性,并使他们得到比以往更多的关注和影响力,但毫无疑问的是,这些岛国并不希望成为美中博弈的棋子,尤其是在气候变化这个事关岛国生死存亡的问题上。

“在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地缘政治竞赛中,气候变化正在获胜。这种地缘竞争毫无必要地拖得越久,气候变化就会继续获胜。这就是我们构建安全视角的方式。我认为在这一点上没有任何模糊性,”斐济常驻联合国代表普拉萨德大使说。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