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7月 1,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非洲之角局势动荡,北京寻求扮演调停角色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军事

中国提出帮助“消弭枪声”,减少“持久和平的非洲之角”。鉴于该地区冲突不断,这是一项雄心勃勃的任务。这也显示出,北京可能会转变其传统的“不干涉”立场,更加积极地进行外交接触。

资料照片: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艾哈迈德与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晤。(2019年4月24日)

中国提出帮助“消弭枪声”,减少“持久和平的非洲之角”。鉴于该地区冲突不断,这是一项雄心勃勃的任务。这也显示出,北京可能会转变其传统的“不干涉”立场,更加积极地进行外交接触。

中国非洲之角事务特使薛冰上星期在亚的斯亚贝巴一个由中国官员主办和平会议上推出了这项提议。中国政府历史上避免介入外国争端,但是一些观察人士认为,这个活动表明,北京寻求挑战美国作为国际冲突调停者的地位。另一些分析人士则认为,这是中国作为非洲地区的一个主要投资者采取的务实之举,为的是保护自己的利益。

和平会议本身并没有提出解决正在持续的多个地区安全危机的具体方案,但是中国特使说,北京希望更多地介入。

今年早些时候被任命为非洲之角事务特使的薛冰说:“这是中国首次在安全领域发挥作用。”他还说,北京希望“不仅在贸易和投资而且在安全和发展领域”发挥更重要的角色。

根据美国和平研究所的统计,中国在埃塞俄比亚一国就有约400个建筑和制造业项目,投资金额超过40亿美元。但是,埃塞俄比亚自2020年以来就深陷恶性的民族冲突之中,亚的斯亚贝巴的联邦政府与北部提格雷地区的反政府武装交战。和平会谈计划很快开始,但是交战派系就究竟是由非洲联盟还是肯尼亚来做调停方发生了分歧。

位于比勒陀利亚的安全研究所执行主任方特·阿坤姆(Fonteh Akum)对美国之音说:“作为非洲最大的单一国家贸易伙伴,中国认识到,像埃塞俄比亚这样的本地区关键国家的稳定对于经济来说是必要的。”

该地区其他地方也处在危机当中。北部邻国厄立特里亚一直在与提格雷暗中交战,埃塞俄比亚东边的邻国索马里则是数十年来都饱受与伊斯兰叛乱分子的冲突之苦。在南边,南苏丹多年内战后达成的和平脆弱不堪,苏丹则是最近刚刚经历了一场军事政变。就在本周,苏丹和埃塞俄比亚军队因边界争议而发生了冲突。

因此,中国面对的任务并不轻松,中国也不是第一个尝试的国家。华盛顿自己的非洲之角事务特使戴维·萨特菲尔德(David Satterfield)今年早些时候在这个职位上只呆了三个月就辞职了。拜登总统之前任命的特使杰弗瑞·费尔特曼(Jeffrey Feltman)在那个岗位上也只呆了不到一年。

中国主办的和平会议有来自该地区各国的外交官员出席,但是期间甚至都没有讨论任何具体的冲突。会后发布的联合声明措辞也极为模糊,只说各方都同意“维持和平与稳定。”

国际危机组织埃塞俄比亚事务高级研究员威廉·戴维森(William Davison)说:“我认为,尽管他们举办了这场和平会议,但是不清楚他们在调停方面会向联邦政府和埃塞俄比亚的其他冲突方提供什么。”

他对美国之音说:“尚不清楚北京是否有政治承诺,或者是否了解政治复杂性,或者是否有外交能力来真的参与到会谈之中。”

华盛顿对埃塞俄比亚施加了制裁,这令该国总理阿比·艾哈迈德(Abiy Ahmed)感到不满。他曾说中国是亚的斯亚贝巴“最可靠的朋友”。中国常驻联合国大使去年在联合国安理会反对制裁。

戴维森说:“亚的斯亚贝巴有着对所谓西方干涉、美国将其议程强加于埃塞俄比亚内战之上的担忧。所以,如果埃塞俄比亚在和平对话中更青睐中国那种更接近不干涉的方式,并不令人惊讶。”

肯尼亚国际关系问题独立分析人士阿德希尔·卡文斯(Adhere Cavince)也这样认为。他说,西方对埃塞俄比亚冲突的一些干预“受到的评价不好。”

他对美国之音说:“美国的回应是制裁、施加条件和威胁,中国所讲的则完全不同。”他指的是中国关注于发展而不是人权关切。

中国共产党一直表示,稳定是发展的必要前提,非洲之角地区是其全球基础设施项目“一带一路”的重要部分。

中国在肯尼亚为修建铁路和公路提供资金,在亚的斯亚贝巴建造了非洲联盟总部,为内陆国家埃塞俄比亚建设了通往吉布提的铁路。中国在吉布提设立了北京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中国想要保护其战略基地、运输航道以及在那个地区工作的本国公民。

中南项目分析人士克里斯蒂安·吉劳·尼玛·白曼古(Christian Géraud Neema Byamungu)说:“从经济角度来看,地区稳定将有助于中国更加深入非洲东部,那里是‘一带一路’在非洲的中心点。”

他说,他们能否通过提供经济融合和发展项目来做到这点,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他对美国之音说:“那个地区的冲突不仅源自于经济,而且是根植于社会和文化的,这是中国缺乏经验的一个领域。”

然而,看起来中国想要向华盛顿发出一个讯息:北京也能在海外促进稳定。不过,中国特色的斡旋调停也许会非常不一样,它关注的不是人权和民主化,而是经济发展。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英文版最近有关非洲的一篇评论就这样暗示。这篇文章称这是件好事。

文章写道:“虽然像美国一些国家也在地区提供调停,但是中国相比他们具有优势,那就是,中国从来不会选边站或干涉地区国家的内政。“

但是分析人士认为,这并不一定会对中国有利,尤其在埃塞俄比亚。

尼玛·白曼古说,“他们的中立在提格雷人中不受待见”,提格雷人在这次和平会议中没有代表。

戴维森说,由于中国总是支持执政当局,“不可能会有其他的行为体对中国充当调停角色有兴趣,最明显的就是提格雷地区的领导人。”

但是卡文斯认为,“非洲之角国家只是欢迎中国提出的基于相互同意而非对抗和强加的东西。”

他说:“中国在非洲的调停努力是否会成功,这个问题的答案在未来,现在还不清楚。”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