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6月 29,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中共开设“非洲党校分支” 输出中国治理和发展模式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中国对非洲的介入正在步步升级,除了上周在埃塞俄比亚召开“非洲之角和平会议”外,中共于坦桑尼亚开设的政党学校也于6月初完成对120名非洲6国执政党干部的培训。分析人士说,中国基于对非洲的经济影响力,正在打破其“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原则,首度展现介入非洲政治、安全事务的野心,并积极以政党外交的形式,输出治理和发展模式。

资料照:坦桑尼亚妇女在达累斯萨拉姆尼雷尔国际机场准备欢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抵达。(2013年3月24日)

中国对非洲的介入正在步步升级,除了上周在埃塞俄比亚召开“非洲之角和平会议”外,中共于坦桑尼亚开设的政党学校也于6月初完成对120名非洲6国执政党干部的培训。分析人士说,中国基于对非洲的经济影响力,正在打破其“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原则,首度展现介入非洲政治、安全事务的野心,并积极以政党外交的形式,输出治理和发展模式。这让不少人士担忧,部分非洲国家恐效仿中共一党专政的独裁体制,从而不利于当地民主发展,甚至导致各国言论自由倒退。

不干涉?中国介入非洲政治、安全

中国邀集非洲之角国家,于埃塞俄比亚召开首届的“安全、治理与开发会议(Conference on Security, Governance and Development)”,包括吉布提、索马里、肯尼亚、乌干达、苏丹等六国都派高官出席。根据中国外交部6月23日发布的新闻稿,中非双边高层在两日的会议中就地区安全、发展和治理等挑战交换意见。

北京特使薛冰在会中明确表示,中国未来于非洲“不仅在贸易和投资上,也将在和平和发展领域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并愿出面调解该区的多重争端。

对此,部分分析人士说,非洲之角和平会议代表中共正在打破其“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原则,首度展现介入非洲政治、安全事务的野心,且尝试在全球治理上发挥作用。

《南华早报》引述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所属外交政策智库LSE Ideas之“中国前瞻(China Foresight)”项目研究员卢卡斯·菲亚拉(Lukas Fiala)的分析表示,中国对非洲安全的介入意在保护其在当地的投资及军事利益,因为中国的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就设在吉布提,但他说,调解该地区的争端,挑战很多。

菲亚拉说:“区域事务还是得由各当事国自行解决。中国也许无法在实质协商上扮演积极的角色,但可以促成争端国间的对话,并提供经济诱因。”

除了介入非洲政治和安全事务,中国也积极向非洲输出治理模式。

“中共党校非洲分支” 输出治理模式

中共已斥资4000万美元,在坦桑尼亚设立“尼雷尔领导力学院(Mwalimu Julius Nyerere Leadership School)”,首批120名学员来自坦桑尼亚、南非、莫桑比克、安哥拉、纳米比亚及津巴布韦六国的执政党,并于5月25日至6月初完成为期10天的中青年干部研讨会。会后,津国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政治局委员滕代·奇劳(Tendai Chirau)表示,他在研讨会上“深入学习了解中国发展道路,以及中国减贫的实践经验……意义重大。”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6月8日也特别致函给全体学员,他于信中强调:“中非人民长期友好的希望寄托在青年一代身上。”他希望这些非洲学员能投身中非友好事业,并打造中非命运共同体。

分析人士称,该学院除透过政党外交,加强中共与各国执政党的关系外,更企图向非洲各国传授“中国模式”,尤其是“一党独大”和“以党领政”等治理手段,因此有“中共党校非洲分支”之称。

针对此一中共党校,六国的在野党人士尚未发表评论。美国之音以电话和电邮联系南非最大在野党“民主联盟”、津巴布韦最大反对党“争取民主变革运动”、纳米比亚国会第二大党“大众民主运动”、安哥拉在野的“争取安哥拉彻底独立全国联盟”、莫桑比克主要反对党“雷纳摩党”以及坦桑尼亚在野党“民主进步党”,希望获得置评,但至截稿前,仍未收到任何回覆。

中共党训助非洲六国万年执政?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事务学院兼任教授大卫·汉密尔顿·希恩(David Hamilton Shin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参与该学院的六国政党均长期垄断执政,与中共一党专政如出一辙,因此这些学员接受中共党校培训,主要是为了学习如何持续独揽大权,而培训内容对各国经济或其他发展的质实帮助,也恐有限。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事务学院兼任教授大卫·汉密尔顿·希恩(David Hamilton Shinn)

希恩说:“参与(该学院)的是政治党派,不是经济发展部、总统办公室或是财政部,这些(政府)部门并未参与。这些执政党希望继续掌权,不想被剥夺权力,所以他们关心的是继续执政。”

位于台北的政治大学国关中心研究员严震生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共的党政培训应颇受欢迎,因为这些学员都希望学习如何持续专制统治。

这样的党校对非洲人民究竟是福还是祸,他认为,忧喜参半。

非洲学拼经济?学压制自由?

严震生说:“过去20年,虽然(中国)大陆越来越专制,但是(非洲)老百姓看到经济建设,所以不是那么在意,或者也能够忍受一党独大的威权统治。如果今天,(中国)大陆在传授长期执政的‘秘诀’的时候,让这些非洲国家重视经济发展,倒不见得是坏事。但是如果是透过(学院学习)压制自由的言论或者新闻自由,那绝对不是好事。”

中国虽已深耕非洲20年,但未必赢得当地的民心。非洲民调机构“非洲晴雨表”(Afrobarometer)2020年11月发布的调查显示,非洲18-38岁年轻人更偏爱美国及其发展模式。统计结果显示,32%的非洲受访者选择了美国的发展模式,高于选择中国的23%。其次,对比美国和中国发展模式,在18个调研的非洲国家中,美国受到13国的欢迎,而中国的发展模式只在马里、布基纳法索和博茨瓦纳三国受到较高的肯定。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希恩说,非洲54国的政经发展不尽相同,更与“中国模式”相差悬殊,即便中共培训课程未来扩大参与度,各国也未必能仿效中国的经济崛起模式,未来如何改善非洲人民的生活还很难说。

位于北京的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系主任唐晓阳(照片提供:唐晓阳)

不过,位于北京的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主任唐晓阳说,中共推出非洲党校,其实是仿效美国,让有志投身政治的非洲年轻人,除了解西方政治运作外,也能一探中国政治制度的优势。

唐晓阳告诉美国之音:“其他国家对中国的政治制度和思想不了解,所以,这样一个学校能够帮助他们更好地来了解,不同于西方的政治角度和政治体系。”

根据美国国务院网站“ShareAmerica”,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于2010年启动”非洲青年领袖计划”(Young African Leaders Initiative, YALI),希望透过民主的机制、和平及安全项目,在非洲培养有潜力的青年领袖。该计划之一的“YALI网络”(YALI Network) 目前已有至少70万名会员。

中共设海外党校争国际话语权?

中国在非洲的经贸影响力已超越各国,不仅连续12年维持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国的地位,也是非洲的主要投资来源国。根据中国海关总署的统计,中非贸易总额于今年第一季达648.6亿美元,同比增长23%。

但分析人士称,尚未有任何非洲国家采用“中国模式”,即便多数国家欣赏中国的一党独大或国家主导发展的治理模式。

台湾政治大学的严震生说,“尼雷尔领导力学院”若运作顺畅,将集结非洲其他一党独大的国家,形成独裁联盟,这将提高中国的国际话语权,也是中共在海外设立党校的目的之一。

位于台北的政治大学国关中心兼任研究员严震生

严震生说:“更多的非洲人在这里(尼雷尔领导力学院)训练过之后,未来在政府执政党受到重用,这就会鼓励越多人加入。当然,他们也会在国际议题上面不断地挺中国,譬如说,在联合国的人权议题也好,或者WTO(世贸组织)的议题也好。我认为,这就是(中国)大陆用一种不是条约的方式进行结盟。我们可以看到,在很多国际场合,包括联合国或者周边组织,挺中国大陆的非洲国家特别地多,那就是它(北京)经营的目标。”

不过,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希恩认为,中国的非洲党校短期内对当地或全球的影响不大,中国也没有立即性的诱因,扩大培训机构,毕竟中国与非洲各国的关系很难一概而论。

希恩说:“我不认为短期内会在非洲其他地方看到类似的机构。我不确定,以军事统治或以其他模式治理的(非洲)政党能从中国学到很多。也许威权政党将学习如何继续掌权,但这可能因各国国情而异,而且(非洲)54 国也将(与中国)发展不同的关系。”

中非关系进一步深化

位于台北的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教授刘晓鹏 (照片提供:刘晓鹏)

位于台北的政治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教授刘晓鹏表示,时势所趋,中非关系将渐趋紧密。他说,多数非洲国家曾是欧美列强的殖民地,因此和北京一样,都具有强烈的“反殖民及反帝国主义”思维。此外,中国提供低廉的基础建设项目,也颇受非洲各国青睐。

刘晓鹏告诉美国之音:“非洲国家都是反殖出身,必定想摆脱殖民(国)的控制,现在唯一能够平衡的就是中国。中国这几年开始有讲话的余地,因为它的东西就是便宜,对方可以用较好的价格拿到基础建设。非洲领导人现在会想办法跟中国建立关系,要不然就一直被殖民母国控制住。”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